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际评论 > 刘宝莱:盘点2017年中东七大看点

刘宝莱:盘点2017年中东七大看点

时间:2017-12-26 15:35:14  来源:环球网  作者:翟亚菲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2017年即将过去,回眸中东,令人眼花缭乱,主要有七大看点。

一、 稳、治明显,深得民心

一年来,中东地区多数国家政府积极致力于稳定政局,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取得了较好成果。据报道,地区经济有所恢复,GDP平均增长约4%,人民生活水平也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

(一) 土耳其政局相对稳定

土耳其对内加大维稳力度,深度推行全面整改,成功实现了修宪。2016年,GDP为此8577亿美元,同比增长2。9%,人均GDP10788美元。对外,土调整政策,同美欧适当拉开距离,加强同俄罗斯合作,改善与伊朗、伊拉克和以色列关系;支持并参与叙利亚危机的政治解决,同俄、伊(朗)一道,达成在叙建立4个“冲突降级区”协议,并协助落实。埃尔多安总统在国际场合经常亮相,强调反恐,坚决打击“伊斯兰国”极端组织(IS),决不手软。土国际孤立处境有所改善;政权得到了进一步巩固。目前,土耳其国内因去年未遂政变带来的负面影响正逐步弱化。

(二) 沙特国王易储君,国内政局平静

6月21日,沙特国王兼首相萨勒曼“废旧立新”,宣布免去侄儿穆罕默德。本。纳伊夫的王储、副首相和内政大臣职位,任命其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为新王储和副首相,并继任国防大臣。这是今年中东发生的一个重大政治事件。其影响深远,标志着人们关注的地区“老人政治”正在转型。对沙特而言,萨勒曼国王迈出了终结“兄终弟及“继承制的关键一步,开始了权力交接”垂直化“的新时代。对此变革,沙特国内外反应正常。究其因,主要有:1、萨勒曼国王老谋深祘,精心策划。“2、沙特密切同美国关系,得到美认可和支持。3、小萨勒曼人气较旺。他的“崛起是沙特年轻人希望的象征。这个国家一半的人口在25岁以下。”4、地区局势动荡,各国自顾倾向日增,无暇顾及沙特。5、欧美普遍看好小萨勒曼,故而大加赞扬。

(三) 埃及加快转型

埃及重视吸引外资。今年6月颁布新《投资法》,确定了平等、透明、可持续发展等招商引资原则,拟在土地出让模式、所得税减免、投资保障、当地雇员数量等方面提供优惠政策。

与此同时,埃及政府关注民生,加大推进保障住房工程、提高养老金标准、确保基本生活物资供应。为了减少财政开支,政府先后宣布削减对面粉、燃油等物资的政府补贴。对旅游业,埃及政府改善和扩建许多旅游景点和设施,增加了对外国游客的吸引力。一年来,埃及治安基本正常。但也发生了三起恶性恐袭事件,

对外方面,埃及高举反恐旗帜;支持叙利亚危机政治解决,加入叙“冲突降级区”担保国行列;促成了巴勒斯坦两大主要力量法塔赫和哈马斯达成和解协议。今年4月,塞西访美,

同特朗普举行会谈,实现了双边关系正常化。最近,埃、俄达成了关于两国战机可以使用对方空军基地的协议。

(四) 突尼斯稳中求进

突尼斯政局相对平稳,未再发生重大暴恐事件,旅游业有了较大发展,农业也有起色,粮食不仅自给自足,而且有盈余出口。据报道,全国78%的城市居民拥有自己的住房,74%的人享受医疗保险,其中8%的人持有免费医疗证。99。9%的家庭有固定电话,80%的人有移动电话。90%的家庭有饮用水和供电。而广大农村,特别是山区居民生活依旧十分困难,是产生极端势力的温床。突政府现已制定2016年—2020年五年发展规划,重点突出港口、铁路、高速公路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建设,以便提振经济,吸引外资,创造就业,改善民生,实现国家可持续发展。

二、 热点难决,多有起伏

(一) 巴以冲突升级

7月14日,3名以色列警察在阿克萨清真寺所在的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外区域遭枪击,其中2人身亡。事发后,以色列封锁了阿克萨清真寺,禁止穆斯林前往礼拜。16日,以警方开始逐渐开放阿克萨清真寺,但在通往圣地的入口处加装金属探测门和摄像头,招致穆斯林的强烈不满,并引发冲突,且持续升级。21日,巴勒斯坦人在多处举行名为“愤怒周五”的抗议活动,并与以色列军警爆发冲突,”造成至少3名巴人死亡,另有约450人受伤。这是巴以持续一周冲突中伤亡人数最多的一天。“

巴以冲突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7月21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谴责西岸发生的袭击事件。23日,阿拉伯

国家联盟秘书长盖特指责以色列的保安措施是在”玩火“。 24日,安理会举行紧急会议,呼吁巴以双方保持克制,尽快使紧张局势平静下来。同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派国际谈判特别代表贾森。格林布拉特穿梭巴以斡旋。在多方压力下,25日以方做出让步,拆除了金属探测门和摄像头,致使局势有所缓解。12月6日,特朗普总统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使巴以关系再度紧张。7日,数以千计的巴勒斯坦人走上街头,举行抗议示威。9日,据以色列军方发布的消息,约有4500名巴勒斯坦人在加沙地带边境地区暴力示威。此外,哈马斯还向以色列境内发射了火箭弹。12月9日,阿盟外长举行会议,坚决反对特朗普有关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的表态,强烈要求美方“撤回这一决定”。12月21日,联合国大会投票,以128票赞成,9票反对,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无效。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利说,这一天美国在联大受到了围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说:“特朗普先生,你无法用你的美元买到土耳其的民主意志。”这充分表明美国的国际影响力在明显下降。

目前看来,巴勒斯坦问题仍将拖下去。在可见的未来,难见曙光。

(二)叙利亚问题解决“路漫漫”

今年,在联合国安理会积极推动下,围绕叙利亚问题的有关各方保持了和谈势头,相继召开了阿斯塔纳和日内瓦和会。叙冲突各方(IS和“征服阵线“除外)基本维持了停火状态。目前,叙政权得到巩固,政府军力量增强,赢得了阿勒颇战役,打恐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已收复大部分国土,库尔德武装为主的叙“民主军”拿下了拉卡。11月19日,叙政府军收复阿布卡迈勒市。至此,“伊斯兰国”作为建政实体已经消亡。9月15日,作为叙利亚停火机制担保国的俄罗斯、土耳其和伊朗在阿斯塔纳举行第六次会议,最终确定在叙霍姆斯市以北、大马士革市郊的东古塔区、叙利亚—约旦边境的德拉省、伊德利卜省建立4个冲突降级区。当日,三国予以宣布。同时,三国军队将监督伊德利卜省的停火机制,其他地区由俄军警负责。11月22日,俄、土、伊(朗)三国总统在俄南部城市索契举行会谈。三方就叙利亚问题的最新进展、出路等一系列问题交换意见,并签署联合声明,强调,“盘踞在叙利亚的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征服阵线“等已经基本被消灭,未来俄土伊三国将继续致力于完全清

除叙境内极端组织。“同时,声明指出,”实现叙利亚问题政治解决需要在建立包容、自由、平等、透明、叙人主导的政治进程以及举行自由、公正选举的条件下进行,俄土伊三国将对此予以协助“。12月6日,普京宣布,叙全境已从IS手中解放。11日,普京突访叙,并宣布“将部分撤出驻该国的俄罗斯部队”目前,叙冲突各方仍纠缠在巴沙尔去留问题上。美俄对叙问题的解决也未达成一致。因此,叙政治解决进程仍将是漫长的。

(三) 利比亚乱而无序

利比亚局势混乱,武装冲突不断,正“陷入东部和西部两大政治势力对峙,国家统一与政治和解停滞的僵局2。”位于西部的由总理萨拉杰领导的民族团结政府,地位虚弱,难

有作为。今年3月,利国民代表大会已宣布该政府为非法。而控制东部的利退役将领哈夫塔尔武装,势力较大,能够维持一方治安,具有一定群众基础。前一段,萨拉杰公开表示,要在2018年春举行新的议会选举,得到了法、英、美等国的相继支持。不过,当地舆论普遍认为,即使议会再次选举,也改变不了利现状。7月25日,在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撮合下,

萨拉杰同哈夫塔尔在巴黎附近举行会晤,双方同意共同致力于让国家摆脱混乱,呼吁实现停火和尽快举行大选。但要落实,尚需时日。

(四) 也门战乱不已

也门内战持续,硝烟弥漫,山河破碎。哈迪政府和胡塞武装各据一方,严重对峙。战场上形成胶着状态。沙特联军已无回天之力,打不赢,输不起,进退两难,出境尴尬。胡塞武装也精疲力尽,不可能打出一统天下。据报道,8月27日,“萨那爆发史无前例的大规模冲突。”胡塞武装与也门前总统萨利赫部队发生内讧,双方兵戎相见,互有伤亡。12月4日,萨利赫被胡塞武装击毙,并强占萨部队的地盘,致使也门局势变得更为复杂

三、美俄博弈加剧

随着战场形势的变化,美俄加紧争夺在叙利亚问题上的主导权。俄战略明确,当仁不让,牢牢掌握在叙战、和方面的主导权,坚持军事先行,高举反恐大旗,力推政治解决进程。11月,叙总统巴沙尔访俄,同普京会谈,商讨下一步叙政治解决问题。尔后,普京迅即分别同美、沙、埃、以领导人通电话,通报有关情况,以显示俄的重要作用。

美不甘寂寞,对叙动武,发射“战斧”,击落叙战机,增兵叙北部地区,建立多处军事基地,大力支援库尔德武装,以提高同俄讨价还价筹码。双方既争夺,有合作。争夺是长期的,而合作是暂时的。

7月7日,在德国汉堡举行的G20峰会期间,普京同特朗普进行了长时间的会晤,其中谈及叙问题。当日,双方达成在叙西南部地区的停火协议。同时,双方同意共同反恐,继续维持叙停火和推进其和平进程。美方不再坚持立即推翻巴沙尔政权;俄愿同美继续保持沟通。19日,《华盛顿邮报》报道,特朗普已决定停止一项美中央情报局在叙实施了4年的秘密项目—向叙”温和反对派“提供武器和训练,旨在协助其推翻叙政府。11月11日,普京和特朗普在越南岘港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会议期间,进行了简短的交流,批准了两国关于叙利亚问题的联合声明,表达了打败叙境内“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决心,并重申要根据联合国安理会2254号决议的精神,维护“叙利亚的主权、独立、统一、领土完整和世俗体制。”两国总统一致认为,叙冲突没有军事解决方案,应当遵照安理会决议,在日内瓦进程框架内寻求政治解决方案。

当前值得关注的是,叙问题政治解决的发展走势和美俄的较量。

四、 卡塔尔断交风波持续发酵

6月5日,沙特、阿联酋、巴林和埃及4国,以卡塔尔“支持恐怖主义,危害地区安全”为由,宣布同卡塔尔断交,并予以全面封锁和制裁。对此,卡政府表示,“难以理解”。

23日,4国通过科威特向卡方提交了13项复交条件,其中包括要求卡切断与伊朗外交关系、不再允许土耳其在卡驻军和与其联合军演、关闭半岛电视台、切断与“伊斯兰国”、“基地”组织、穆兄会、黎巴嫩真主党的关系等。限期10日答复。7月3日到期之时,4国又将卡答复最后期限延长了48小时。7月4日,卡政府正式答复对方,断然拒绝,强调,主权不容谈判。5日,4国外长发表联合声明,对卡的回复表示“失望”。18日,4国外交官联合宣布,不再坚持13点要求,而是提出6条原则,要求卡方接受,以化解断交危机。这6条原则“包括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不向恐怖主义组织提供资金和庇护地、停止煽动仇恨和暴力、不干涉他国内政等。”显然,4国已降低条件,作出了让步。21日晚,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也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表达了希通过对话解决分歧的愿望。至此,这场风波开始降温。

9月8日,卡埃米尔塔米姆与沙特王储小萨勒曼罕见地通电话,双方讨论了解决断交危机问题。然而,次日,沙特外交部突然宣布,鉴于卡政府歪曲事实,沙特决定暂停与其一切对话和联络,直到其发布一个明确声明,公开澄清其立场。沙方突然翻脸,据说是因卡通社的相关报道“歪曲事实”。按沙方说法,两国领导人通电话是“应卡方要求”,而卡通社的说法是,特朗普总统先前与卡埃米尔通电话,从中斡旋,从而促成了后者与沙特王储通电话。上述戏剧性一幕,表明双方尚未达成共识。10月22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穿梭沙特和卡塔尔,呼吁尽快解决卡断交危机,以免让伊朗“渔翁得利”。当月30日,卡塔尔埃米尔警告断交国勿诉诸武力。他说,武力只能让该地区陷入混乱。12月5日,海合会年度峰会在科威特召开,仅有东道国和卡塔尔两位国家元首与会。峰会草草收场。

断交风波发生后,科威特、阿曼、土耳其、美国、德国、法国、俄罗斯等国相继居中调解,但收效甚微。双方实现对话,还有一段路要走。

五、“伊斯兰国”(IS)风光不再

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两个战场上,IS节节败退,溃不成军,元气大伤,成建制的主力基本被歼。7月8日,伊拉克政府

军收复IS大本营摩苏尔,消灭了其建立的“哈里发国”。该极端组织在叙的首都拉卡,也于10月17日被叙“民主军”拿下。鉴此,IS已“国中不国”。然而,这并不意味着IS已被全部铲除。

首先“人还在,心不死”。IS的残余势力犹存。他们的骨干或潜逃其他地区,或转入地下。一旦风头已过,有点风吹草动,他们便出来兴风作浪,制造事端。

其次IS在利比亚、也门、埃及、阿富汗等周边国家的基地

仍会继续大打出手,进行疯狂报复,甚至流窜到欧美、东南亚等地制造恐袭,扰乱社会治安。

另外,地区动乱、宗教矛盾、经济发展滞后、失业、民生凋蔽、社会分配不公、贪污腐败、种族歧视等均为IS提供生存空间和滋生温床。鉴此,铲除该极端组织决非轻而易举,尚需国际社会团结一致,共同努力,将其扫进历史的垃圾堆。

六、库尔德独立公投,加剧地区紧张局势

9月15日,伊拉克库尔德斯坦自治区议会通过了库区主席马苏德。巴尔扎尼于6月7日宣布于9月25日举行独立公投的建议。此事立即引起轩然大波。尽管遭到两伊、土、美欧和联合国安理会的反对,但公投仍按时在库区进行。27日公布的公投最终结果显示,近93%的人支持独立,3%的人反对。有超过330万人(占合法选民的72%)参加了投票。当日,阿巴迪总理要求库区政府取消公投结果。10月16日,伊政府军“闪电”夺取基尔库克,库尔德武装几未抵抗,迅速撤离。27日,伊政府与库区同意临时停火。同日,美国务卿蒂勒森打电话给阿巴迪总理,敦促双方展开对话。库区领导人马苏德因独立无望已于11月1日卸任。与此同时,伊军方与库尔德武装开始磋商解决危机。目前看来,库区公投虽遭压制,但却带动了库尔德问题整体升温,成为地区潜在乱源。

七、美伊关系紧张,伊核协议面临严峻挑战

特朗普执政后,对伊朗立场明显强硬。5月,特朗普中东之行,访问沙特和以色列时,公开指责伊朗“支持恐怖主义”,号召中东国家“孤立伊朗”。7月下旬,美国参众两院通过制裁俄、伊、朝法案。8月2日,特朗普予以签署。就伊朗而言,该法案主要对掌握伊朗主要经济命脉的伊朗革命卫队实

施制裁。8月5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在第二任期就职仪式上警告特朗普说:“那些希望撕毁核协议的人应该知道,他们将要撕毁的是自己的政治生命。”与此同时,海湾上空战云密布,美伊军舰严重对峙。对伊核协议,8月20日,鲁哈尼表示,新政府的外交政策首要之务是保护核协议不被撕毁。……。核协议仍是解决问题的优先方向,有助于伊朗恢复处于困难的经济,创造就业机会。9月20日,特朗普在联大演讲中“几乎毫不掩饰地表明该国将退出伊朗核协议。他说,伊朗核协议是美国史上最糟糕且最片面的协议之一,给美国带来”难堪“。鲁哈尼反击称,该协议属于国际社会,而不属于一两个国家。……。如果”无赖“特朗普要废除核协议,伊朗会拒绝重新谈判,并将坚决地”做出回应“。10月13日,特朗普发表讲话,不仅拒绝认定伊方履行伊核协议承诺,而且还宣布将制裁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当日,鲁哈尼总统表示,伊核问题全面协议是一份国际协议,美国

无权单方面将其取消。法英德三国领导人也发表联合声明,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担忧。声明坚定支持伊核议以及各方完全落实这一协议。俄罗斯外交部发表声明,对特朗普的决定表示遗憾。

目前伊核协议正面临严峻考验和挑战。美伊都深知对方底线,双方均留有余地。美国尚不致贸然行事,对伊”动真格“的。(作者是中国人民外交学会前副会长、前驻阿联酋、约旦大使、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