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际评论 > 杨成绪、王嵎生:我们心目中2017年十大国际新闻

杨成绪、王嵎生:我们心目中2017年十大国际新闻

时间:2017-12-26 15:35:14  来源:环球网  作者:翟亚菲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一、中共19大制定和规划了中国特色大国外交,明确宣示中国的战略目标是要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寻求建立相互尊重、公平正义、合作共赢的新型国际关系。5月,在北京举办了“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为新时期互联互通和贸易投资自由化提供了新的途径。9月,中国还举办了金砖国家峰会,彰显了新兴经济体的团结和可持续发展,为建立更加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与时代变迁增加了新的推动力。中国还以一贯的“亲诚惠容”睦邻友好政策、既坚持原则,有定力,又注意政策和策略的灵活运用,化解了一系列矛盾,以及遏制中国的图谋,使中国周边更加平稳和顺畅。普京和特朗普相继访华,中俄战略伙伴关系进一步巩固和全面务实发展;中美关系也平稳向好。中美领导人相互进行了历史性访问,双方一致认为,中美应该成为伙伴而不是对手,两国合作可以办成许多有利于两国和世界的大事。

11月30日至12月3日,中国共产党和世界政党举行了高层对话。这是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破天荒第一次,意味深长,影响深远。

面对国际上对中国的好评,中国始终保持清醒, 深知中国仍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是当今世界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任重道远,而且中国一向反霸而不争霸,主张大小国家一律平等,遇事共商共建共享。

二、2月,慕尼黑安全会议讨论的主题是:“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 这是西方主导的国际会议第一次探讨这样的问题,引发了全球的思考和热议。西方有评论认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老牌发达国家(特别是敏感的精英阶层)的某种焦虑和反思,既关乎世界形势,又关乎国际秩序和他们所谓的“政治正确”。

《2017年慕尼黑安全报告》明确指出,西方国家已经意识到,他们的治理体系所产出的积极效果越来越少。会议主席伊申格尔还判断说,“当前国际安全环境比二战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加动荡不安。一些西方社会以及自由国际秩序最根本的基础在发生动摇。”他还开门见山地发问:“世界是不是正在步入后秩序时代?”。

实际上,这一议题本身就反映了我们“时代变迁量变进程正在加速发展,国际力量对比正在发生历史性的变化”,好像已经到了一个大转变的“临界点”。

三、1月20日,被誉为美国“黑天鹅”的特朗普入主白宫,并开始执行一切以“美国优先”为主旨的“新政”。近一年来,在稳定和发展美国经济、就业和金融方面初见成效,在国际军售方面更是成绩斐然。据说,他的三大支柱是:军工联合体、华尔街金融资本家和白领中产阶层的中下层。但特朗普比较倾向于反全球化、反国际协议和国际组织,不倾向于多国协商;挑战战后形成的以美国为主导的盟国体系,也招来不少非议,有诸多“败笔”,特别是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宣布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引起全球性反对和抗议。

目前,美国“建制派”及其影响下的美国媒体同特朗普的博弈,正在持续发酵,“让美国再伟大”的霸权永续和冷战思维的幽灵仍在特朗普及其团队徘徊,军火商逐利的影响也很大,不能不察。特朗普这只“黑天鹅”究竟向何处飞,怎么飞,顺势还是逆势,途经何处,尚需冷静和仔细观察。

12月18日,美国发布特朗普政府的第一个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这个报告的指导思想是“美国优先”和“让美国再伟大”,并有美国两党“建制派”的冷战思维影子;承认当今国际权力平衡正朝着对美国不利的方向发展,强调美国四个核心国家利益:保护美国人民、推动美国繁荣、以力量求和平、扩大美国影响。报告把中俄说成是“改变现状的国家”,是美国的“战略竞争者”,但又声称,美国的新国安战略,不应被认为试图遏制中国,而是要清晰检视中国构成的挑战。

四、10月18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华盛顿智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首次提到“自由而开放的印太”这一概念。而后,美国政府就开始使用“印太”的说法取代“亚太”。

实际上,2016年8月,日本首相安倍在肯尼亚出席第6次非洲开发会议时,就曾提出印太战略构想,并一直在试图游说印度和澳大利亚参与其中,甚至想拉英国入伙,以期建立对付中国的“亚洲小北约”。日本对特朗普11月亚洲行寄予厚望。但特朗普似乎没怎么买账,对“印太战略”构想态度有点暧昧,言辞谨慎。11月10日,特朗普在APEC峰会上只提及“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强调美国“将与任何想成为我们伙伴、并将遵守公平互惠贸易原则的印太国家达成双边贸易协议”。对此,日本媒体倍感受挫,认为日本想得美,实际上被美国“捅了一刀”。美国“建制派”,特别是希拉里之流,大肆攻击特朗普“一反常态”、“谨小慎微”,避免“刺激中国”,不利于美国主导亚太和印度洋的战略目标。

其实,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特朗普的印太战略仍在探索和酝酿过程。他既要否定奥巴马的“亚太战略再平衡”,又脱不了关系。“亚太战略再平衡”可能消声,但实难匿迹;“亚洲小北约”的阴魂也将继续徘徊。美国国务院11月13日发表声明称,美日印澳当日在马尼拉就“印度洋-太平洋”问题进行了磋商,四方讨论了促进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的繁荣与安全的共同愿景,并承诺深化合作,加强印度洋-太平洋地区的以规则为基础的秩序。时隔一月,12月13日,日印澳又在新德里举行三方高官会议,商讨加强印太安全合作,并声称,这个“三方”与有美国的“四方”机制将“共存”。不难看出,这三国出于不同原因,在不同程度上,都有构建印太战略的需要,而且有点迫不及待,其中不乏中国因素的考虑;这也表明,特朗普主政的美国似乎积极性不如它们高。人们注意到,一个没有美国积极参与的印太战略,可能也像TTP一样,前途可想而知。

五、12月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美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并将美国使馆迁往耶路撒冷。此言一出,震惊世界,遭到国际社会、特别是阿拉伯国家强烈抗议。阿盟外长会议指责特朗普这一决定没有法律效力,违反国际法,是无效的。伊斯兰合作组织举行特别峰会后,宣布承认东耶路撒冷为巴勒斯坦首都。联合国安理会讨论这一问题时,除美国外,所有14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非常任理事国均一致谴责或反对美国的所作所为,美国成了“孤家寡人”。

巴勒斯坦领导人阿巴斯发表义正辞严的讲话,谴责美国这一作为,不利于解决中东和平问题。约旦、埃及、伊朗、沙特阿拉伯等国家的领导人纷纷发表讲话,指责美国。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也强烈反对。在欧洲,欧盟外交和安全高级代表莫盖尼警告美国不应单边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法国总统马克龙决定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合作,要求华盛顿撤回有关决议。德、法、意和瑞典发表联合声明,对美国此举强烈不满。特朗普这一重大举措是他所谓“新政”的又一大败笔。现如今,美国在中东已很被动,今后可能更加被动,难以自拔。这并不是什么特朗普的“大嘴巴”使然,并非“随意性”所致。特朗普不是一个简单的个人,这是他的支持势力使然,就好像他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一样,有其必然的原因。

六、10月,伊拉克政府宣布“伊斯兰国”已被全部赶出伊拉克,伊拉克军队全面控制了伊拉克到叙利亚的边境地区。接着,叙利亚政府也宣布收复失地,彻底击败“伊斯兰国”,取得了重大成果。这为确保叙利亚国家安全的前景发生难以逆转的形势,但反恐仍然任重道远,不容过于乐观。

11月22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伊朗总统鲁哈尼就叙利亚问题在俄罗斯索契举行会谈,并签署联合声明,提出了它们对解决叙利亚问题的思路和途径,达成政治解决叙利亚问题的基础共识。这同美国的战略意图背道而驰,令其更加被动。此前,10月初,美国的重要盟友沙特国王萨勒曼突访莫斯科,这是美国更不愿看到的,堪称破天荒的历史性事件,折射出中东地缘政治正在美俄博弈中发生有利于俄罗斯的变化。此外,以色列也出现了试图与俄罗斯发展关系的倾向。12月中旬,普京在突访埃及后,又闪电式访问叙利亚,并下令开始从叙撤军。显然,在叙利亚危机和反恐问题上,俄罗斯正在频频得手、中东政治格局似乎正在重塑,俄罗斯中东影响力在提升,也给美国添了堵。

七、12月中旬,欧盟理事会宣布,欧盟25个国家达成“永久结构性防务合作”。今后,它们将更加紧密地开展防务合作。目前,28个欧盟国家决定不加入的,仅剩下脱欧的英国和拥有特殊“不参与立场”的丹麦、马耳他。

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在推特上声称,《里斯本条约》这位“睡梦人”醒来了,“永久结构性合作”要落实了!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也表示,最新的进展“具有历史意义”。德国国防部长冯德莱恩认为,这是欧洲各国防务合作“数十年来取得的最大进展之一”。

欧洲一些媒体认为,“永久结构性防务合作”机制的目标,是让欧洲更加独立于北约,是因为美国让欧洲“不放心”。德国总理默克尔不久前曾破天荒第一次明确表示,欧洲不能继续指望美国。

八、11月12日,东盟在马尼拉庆祝东盟成立50周年。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致辞说,作为轮值主席国,菲律宾在“拥抱变革,融入世界”主题指引下,将继续协调东盟共同体三大支柱:加强经济一体化,树立共同身份认同,同时保持自身的独特和多样性。

50年来,尽管有诸多外界干扰,以及其个别成员的摇摆,东盟始终坚持其大方向,不选边站,主导着地区合作,取得了堪称“亚洲奇迹”的巨大成就,使贫穷落后的东南亚成为世界最具发展活力和潜力的地区之一,深刻改变了亚洲乃至全球地缘政治和经济格局,有力促进了地区和平稳定与合作共赢。

九、6月13日,中国与巴拿马建交。巴拿马战略地位很重要,中巴两国长期以来一直在探讨两国关系正常化。1989年11月,两国内部已达成关系正常化协议,并草拟了有关文件,巴拿马外交部长行将访华。不幸的是,此前不久,美国入侵了巴拿马,推翻了巴拿马当时的政府,中巴建交进程不得不中断。今年11月,巴拿马总统访华,主持巴拿马使馆开馆活动。习主席在欢迎词中强调:中巴要做平等相待、坚定互信的朋友;中国发展同巴拿马的关系,真心实意坚持合作双赢,坚持共同发展,坚持开放包容。中方把拉美看作“一带一路”建设不可或缺的重要参与方,巴拿马完全可以成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向拉美自然延伸的重要承接地。

十、津巴布韦老总统穆加贝下台,政权和平更迭。11月15日,津巴布韦军方宣布接管政府,随后津巴布韦国内形势剧变,数万名津巴布韦民众举行大规模游行,要求穆加贝辞职。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民盟)呼应群众要求,主张穆加贝下台,并决定解除穆加贝的民盟主席和第一书记的职务。

11月21日,年届93岁高龄的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执政37年后宣布辞职,前副总统姆南加古瓦被选为新任总统。这是一种新形势下的“和平军事政变”,军方和民众的强力促请,终于迫使穆加贝不得不辞职,保持了和平过渡。这是发展中国家和非洲实现政权更迭的一种“新方式”。

津巴布韦的变化其实质问题仍是一个殖民地国家,在摆脱殖民统治、实现民族独立后,如何实现有效的国家治理,保持经济增长,满足广大人民提高生活水平的愿望。

津巴布韦今后面临着如何缓和党内斗争、消除政治腐败和贪污,发展经济的艰巨任务。这是每一个发展中国家在发展过程中,总结历史经验、不断消除隐患的必然途径。(作者均为前驻外大使、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