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际评论 > 萨仏米:倘若扁鹊尚在人间,会对印度说这句话...

萨仏米:倘若扁鹊尚在人间,会对印度说这句话...

时间:2017-11-24 15:38:12  来源:环球网  作者:翟亚菲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导读:最近,被喊得很响的“印太”战略和美日澳印“四国机制”,有一个很简单的共同点,那就是愈加明显地提高了“印度”的地位和话语权。长期以来,中国也一直对这个邻国小兄弟保持着最大程度的友好和克制,可这种局面被莫名其妙的“洞朗对峙”打破了。时隔几月,中印边界问题或许逐步淡出了人们的视线。但是,看现在的局面,美日等西方国家与印度之间的关系越来越趋于紧密,成为我们必须重视的一个问题。

而这个顺着手电光往上爬的印度,也越来越把自己“当根葱”。11月19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与昂山素季共同会见记者时表示,中方提议建设“人字型”中缅经济走廊,打造三端支撑、三足鼎立的大合作格局,缅方对此表示赞赏。但谁想又击碎了印度的“玻璃心”。为什么?今天我们争取来解开这个谜底。

你们觉得,印度版图看起来像什么?如果把它比作一头大象的话...或许那只是一头“残疾象”。

先说大象头顶的“命门”,大概相当于克什米尔的位置。不消多说,这个地区长期局势混乱、交火冲突不断,是印巴问题的最主要症结所在。你看,病灶至深,导致大象头部变形、毛发稀松,这可不是“霸王”洗发水能救得了的。

再说鼻子。鼻子不仅是大象的呼吸器官和嗅觉器官,它还有触觉功能,并可用来摄取食物、搬运物品和进行攻击。然而,这个区域所属的印度泰米尔纳德邦并不太平,其中不乏有“独立建国”的诉求。作为主要攻击武器的鼻子受了重伤,如果你是这头象,安全感从何而来呢?

接着是大象的两只耳朵。左耳区域覆盖了紧邻巴基斯坦的旁遮普邦等西部地区,由于地缘、历史和宗教信仰等方面综合因素,印度教徒、穆斯林教徒、锡克教徒等多民族矛盾时而爆发,边界冲突也从未间断。不过,论严重程度的话,如果说印度这头“残疾象”的左耳患有中耳炎,那右耳基本可以被诊断为“失聪”了。

没错,大象的右耳区域涵盖了全印度分离主义运动最活跃、最频繁的地区,即西里古里走廊以东、印度东北部的七个邦(其中包括由印度实际控制的中国藏南地区,即“伪阿鲁纳恰尔邦”)。复杂的历史因素和民族构成,使这里成为了最令印度政府重视、也最难控制的地区。

我们可以对“残疾象”的身体状况做一下初步总结:整体来看,病情最严重的区域应该在头部和右耳。具体来看,头部问题属于慢性疾病,短期内治疗得当,或可控制但难治愈;而右耳问题...借用扁鹊见蔡桓公时说得一句话,那就是“疾在骨髓,司命之所属,无奈何也”。

一、“一颗致命的红痣”

上图中大象右耳上有个红点,注意到了吗?这可以被称作是一颗“致命的红痣”。这颗红痣所在位置,是印度东北部喜马拉雅山脉的一个邦——那加兰邦。它西连阿萨姆邦,南接曼尼普尔邦,东与缅甸相接。

为什么说这是一颗“致命的红痣”呢?我们且来简单梳理一下那加兰的历史吧。

那加兰邦是个山邦。这里的大部分地区属于崇山峻岭,道路也多为羊肠小道。相对鼻塞的环境,客观上造就了那加兰邦的族群,在山野中过着“一日三餐、米酒相伴”的日子,倒也自由自在。

那加兰邦有一个多数主体民族,叫做科亚克族。这个族群的人,有一个古老的传统——猎头。

这里讲的猎头可不是最近热映的《猎场》中胡歌扮演的那种职场精英。所谓猎头,就是用刀把敌人的头颅割下来。这是真的,古老的科亚克部落认为,猎取头颅不仅是英勇的象征,也是宣誓权利的最佳方式。上图这位科亚克人脖颈上有一条特别的黄铜骷髅吊坠项链,这其中每一个吊坠,就代表一个已掳获的人头。猎头的勇士们在掳获得头颅后,还可以得到纹刺面部的赏赐。这比起《赛德克·巴莱》中的成人礼纹面,要残酷多了吧!

进一步讲,那加兰邦不仅民风彪悍,而且还一直有着自己独特的梦想——独立建国。当然,这对于印度这样一个国家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了,尤其在东北部地区,同样有着分离主义倾向的邦绝不止那加兰一个。然而你知道吗,那加兰邦可算是印度分离主义运动的“鼻祖”啊!这就是说,印度各邦要独立建国这回事,都少不了那加兰邦的“带头”作用!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