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人间百味 > 幸存下来的超生儿们
  • 幸存下来的超生儿们

    时间:2017-06-22 20:21:07  来源:网易人间  作者:雷旋

    老白是乡里计划生育办的工作人员。

    之前,老白曾带我去过他们搬迁前办公的地方,一个独立的院子,就在乡政府大院的围墙旁边,现在已经废弃了。那天,他指着中间一个小房子说,“这就是那个时候的手术室,当时乡里的节育、结扎、引产大部分都是在这里做的。”

    老白说,当时他媳妇告诉他,做这样的工作,难免伤天害理,也希望他能够适当“松松”。于是,尽管大环境如此,但老白所在的管辖片区,最终还是有不少超生儿幸存了下来。

    1

    曹鸡是乡里派出所的户籍民警。当时乡派出所加上他,共有三个人,还有一个所长一个副所长。往后的十几年里,所里的领导班子几经更迭,但他始终雷打不动一直是个民警。

    1991年后,国家严抓计划生育,社会抚养费应运而生。在老白他们乡,超生费的定价为二胎一万,三胎三万,这也成了乡里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缴齐超生费后,超生的父母就可以凭着计划生育办的证明,到乡里的派出所办理入户的手续。如此,老白和曹鸡也就慢慢地熟络起来。

    1993年,曹鸡和媳妇生下第一胎,是个男孩,家里欢天喜地,这香火算是续上了,为此,做副书记的叔叔,还特地给曹鸡的孩子封了五千块的大红包。

    曹鸡也的确没打算再生一个。可过了两年,媳妇不小心又怀上了。

    这可愁坏了曹鸡,因为当时在乡政府的政策中,干部超生是要取消公职的,90年代的人,谁会舍得那个铁饭碗?

    实在没有办法的曹鸡,想叫他媳妇去打掉这个孩子,顺便也做一下节育。可曹鸡的母亲却死活不同意,照他母亲的说法,既然怀上了,那就是上天赏给他家的,这样去把孩子打掉,不仅是害命,还是逆了老天爷的意思。

    曹鸡对母亲的坚持无可奈何,只能在家里将媳妇藏着,到时候等到要生的时候,再去找叔叔想想办法,把这个孩子给保下来。

    可过了半年,实在是瞒不住了。

    一年两次的计划生育大检查如期展开,老白带着另外两个临时借来的干部来到曹鸡他们村,这时候曹鸡媳妇的肚子已经非常明显了,于是,曹鸡只能在老白到他家之前,把媳妇藏到后山,谎称媳妇外出打工去了。

    老白心里自然有疑问,但碍于有其他人员在场,也没说破。

    检查草草收场,当天天没亮,曹鸡就带着媳妇,坐上了去广东的火车,将媳妇安置在表弟那里,等一切都安排妥当后,才从广州回去。

    曹鸡找到了他的叔叔,把所有的事情都详细的交代了。叔叔一听完,拍着桌子要曹鸡赶紧把媳妇从广州叫回来,“该引产引产,该上环上环!”但曹鸡不愿意了,“你不愿意帮忙,就别帮,反正我娘说了这个要生下来,你也别怕我连累了你,到时候该怎样就怎样,我绝对不会对别人说和你有关。”

    曹书记看曹鸡这么执迷不悟,又将计划生育政策向曹鸡好好地宣传了一遍,“作为党的干部,要带头执行党的政策,反正就是不能生下来。”

    可还没等曹书记说完,曹鸡就摔门而出了。

    眼看着做副书记的叔叔也帮不上什么忙了,曹鸡心里更加郁闷了。他知道等媳妇生完回来后,交个罚款确实是可以上户的,但是他这个民警也就真的别想当了。他当时的工资一个月才240块,老爹老娘又都是农民,从哪里去弄那一万的罚款啊。

    但是该来的还是要来,那一年的春节前,他媳妇带着一个大胖小子,和表弟全家一起从广东回来了。

    那年春节曹鸡过得并不安生,媳妇一到家,他就赶紧将母子二人藏起来,并叫来老白,大吐心中的苦水,老白打趣他,“曹所长,你也真的是厉害啊,一直瞒到生下来,才让我晓得。”曹鸡哪有心思和老白开玩笑,只不断的求着老白给他出出主意。

    老白告诉曹鸡两个方案,一是瞒着,然后开始存钱,反正到时候计划生育办的人都告诉一下,检查的时候,也睁只眼闭只眼算了,等到要读书的时候,再去交罚款上户,五年还存不起来一万吗?二是向曹书记求助,不管是罚款还是工作,应该都能想出办法来的。

    曹鸡选择了后者,于是他又去找他叔叔,再一次被赶出了家门。

    一个星期后,他娘给他拿出了一万块,说是家里这么多年的积蓄,让他赶紧去交钱上户。当然那个钱是曹书记出的,一家人毕竟还是一家人。

    后来,曹书记还委托乡党委书记,给组织部写了一封信,说曹鸡这个人,工作认真负责,积极上进,虽然因为超生违反了规矩,但是鉴于其主动承认错误,并且一直以来工作表现良好,建议保留其职位。就这样,曹鸡的铁饭碗也算保住了。

    2

    那时候,乡里和各村每个月都会发起联合检查,看是否有妇女怀孕,已生育的女性是否已经做了节育,男性是否结扎。乡里把这个视为重点工作,每次检查都会将任务指标落实到各村。通过检查收缴到的罚款也会给村里一部分,作为工作费用。因此,村干部对于这个事情格外上心。一般遇到计划外怀孕的,除了和自己有亲戚关系外,一般都会如实地上报。

    九儿的媳妇就是在村里的一次检查中,被查出怀孕的。九儿和媳妇之前就生了一胎,是个姑娘,一直想着再要一个。

    被查出后的第二天,计划生育办就派出了老白等三个人,去村里把九儿的媳妇带回去引产,但是一到九儿家,却一个人都见不到,于是一行人马上叫来了村支书,询问九儿的情况。

    村支书赶忙说,不可能啊,他今天早上还看到九儿上山的,怎么会跑?

    老白他们一听,马上联系乡里,加派人手过来搜山。九儿带着媳妇在山上,和乡里的人周旋了一天一夜,最后终于体力不支,被人在一个山洞里发现。计划生育办的人二话没说,将九儿媳妇强制带走。

    “我那时候也鼓励自己,坚决执行党的政策。但是出于道德的角度,有时候我也很矛盾。”“我那时候也鼓励自己,坚决执行党的政策。但是出于道德的角度,有时候我也很矛盾。”

    由于孕妇在山上跑了一天一夜,身体实在太虚,计划生育办的医生也不敢动手,于是就建议先关几天,等身体养好了,再把肚子里的婴儿打下来。

    九儿媳妇被关在计生办院子里的一间暗房中,才过了一天,就被九儿带着工具,割断了窗户的铁栏杆救了出去,什么都没收拾,直接奔到了外地。

    等老白他们第二天一上班,只见暗房留下一个破烂窗户。没办法,人跑了,就是跑了。

    计生办主任立刻带着人,问尽了村里所有人,没一个人知道九儿去了哪里。当然,村里的人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他们。如果告密会让人失去一个孩子,大概老天爷都不会放过他的,更别说是泼皮九儿了。

    没办法,这个事情只能暂时搁置。

    一个月后,由于任务还没完成,县里又组织各个乡镇联合检查,对于没在家的妇女,需要出具所在地医院的证明,否则一律按照计划外怀孕处理。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了九儿媳妇。

    但是让老白他们想不到的是,检查完半个月后,他们真收到了九儿开出来的证明,地址是在江苏镇江的一家医院。

    主任拿着这个证明,赶紧向上级申请,要求江苏当地的计划生育工作人员协助控制他们的超生对象,等待他们过去拿人。

    但是江苏那边传来的消息却让主任彻底失望了。医院说,这个东西是别人过来代开的,九儿和他媳妇,从没有来过医院。

    两年后,九儿带着个胖小子,主动到计划生育办来交罚款,他拉着老白的手说,“你是不知道,当时你们那个铁栏杆,我一个人磨了快两个小时才磨断,手都磨掉皮了。”

    老白哈哈一笑,接着又问,“你们这两年是躲哪里去了,怎么都找不到?”九儿扔给老白一包芙蓉王,略带自豪地说,“其实啊,我们就在市里面,没跑远。我没钱,也跑不远,就在市里做点生意。婆娘生儿子的时候,都不敢去医院,还是找接生婆生的。”

    “万幸的是,生意还做得不错,赚了点钱。”九儿说。

    3

    老白有个干女儿,叫做阿贝,我在老白家见过一次,今年二十二岁,高挑白皙,标准的湖南美女。

    阿贝的亲生父母在怀她之前,已经生了一胎女儿了,但家里老人还是想再多生一个男孩,于是就怀上了阿贝,怀孕时也是四处打游击,把附近的山洞都躲了一个遍,总算是安然度过了十个月。

    眼看着孩子就要出生了,没有准生证,自然不敢去医院。当然,当时的农村,也很少有人愿意去付那么高的费用,去医院生一个孩子。一般都是在附近找一个接生婆,帮忙把孩子生下来,然后给接生婆一个红包就完事了。

    阿贝的亲生父母也不例外,找来了村里的接生婆,但忙活了几个小时之后,接生婆急急忙忙跑出来说,人不行了,难产,还大出血。

    阿贝的父亲当时就吓傻了,来帮忙的亲戚一看这情况,当机立断要送医院,阿贝父亲起初不是很愿意,一直盘算着,能拿出多少钱来,盘算来盘算去,总觉得不是很够,反倒是亲戚们急了,破口大骂阿贝父亲,人命关天,还在盘算着钱不钱的,然后提出一人凑一点,先送去医院再说。

    到了医院,医院也犯难了,这家人没有办准生证的啊,明显的属于超生,按理来说,乡里的卫生院是不能做这个违规的事情的,不然怎么上报啊。

    于是就派出了一个副院长,和他们家里人说明情况,要他们转去其他的地方试试。可人命关天,副院长也犯难,叫人打电话到计划生育办,看他们怎么处理。

    当时老白的同事们都下村去抓超生对象了,留了老白一个人值班,老白接到电话后,骑着摩托车就赶到了卫生院,阿贝的父亲看到老白后,赶紧扑上来,央求老白手下留情。并且保证孩子出生后,就是砸锅卖铁也会把超生费缴齐。

    老白对副院长说,“你别管它什么超不超生,赶紧救人呐。”副院长一脸为难的把老白拉到一边,“白主任,这事你得和我们院长说。”

    老白又冲到院长办公室,院长见到老白,也没什么好脸色。只是告诉老白,这个事,老白说了不算,得计划生育的主任来说了才算数,不然到时候追究起来,没人会背这个锅。

    老白听后,一巴掌拍在院长的办公桌上,“你还有没得良心啊,人这会儿还在你们医院外面流着血呢,你们硬是不救?只管手术,到时候出了么的事,我绝对不会怪你,我一人担着。”

    院长勉强应了下来,卫生院赶忙组织人手接生,大概两个小时后,那个孕妇顺利的生下了一个女孩,就是阿贝。

    一看是女孩,这家人反倒不准备要了。一来,“家里生的姑娘多了,没多大用”,二来这个超生的女儿,还要交一万元的罚款,不如送给别人。

    这种送女儿的事情,在当时农村里也经常见到,将自己家里多生出来的女儿,送给不能生育的人家,从而避免超生的罚款。

    恰好老白老家的村里,有一个和老白从小长大的兄弟,结婚五年了,媳妇的肚子一直没动静,检查后才知道,媳妇不能怀孕。于是老白就给双方做了个介绍,那人就把女儿送给老白兄弟了,老白兄弟的媳妇别提多高兴了,嘴里一直念叨着,“老白,真的太感谢你了,这姑娘以后就认做继爹(干爹的意思)了。”

    就这样,老白又多了一个干女儿,养父母得了姑娘,就像捡了个宝贝一样,才取名叫阿贝。

    老白和那家人说好,其他人问起来,就说是女孩儿生出来没几天就夭折了,这样罚款也不用交了。

    因为这个事情,老白还背了一个处分。因为他在医院处理的时候,不仅没有按规矩上报,也没收超生费。

    尾声

    采访老白时,我问他,你当时心里,有没有真的怀疑过这个政策?

    老白说,说实话,处于对国家的信任,我是不怀疑这个政策的,我那时候也鼓励自己,坚决执行党的政策。但是出于道德的角度,我不愿意看到人家辛辛苦苦怀上的孩子,就这么被打掉,所以有时候我也很矛盾。

    后来我走的时候,正好遇到老白的干女儿小贝过来看他,小姑娘前年考上大学,每次回来都拉着干爹谈学校里的各种趣事,她还告诉老白,学校有几个男生在追她呢,看得出老白也挺为自己的干女儿感到自豪的。

    老白对我说,至少在他的手底下,没有“引”过一个人,这也是他现在一直庆幸的。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