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人间百味 > 雇主夫妻先后失联 成都保姆独自照顾孩子两年

雇主夫妻先后失联 成都保姆独自照顾孩子两年

时间:2018-05-18 14:17:44  来源:成都商报  作者: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黄大姐一筹莫展。

黄大姐一筹莫展。成都商报 图

再过几周,房租就快到期了。前段时间,孩子的母亲和父亲却先后离开,无法联系上,独留家里的保姆黄大姐一人照顾孩子蓉蓉,自己被拖欠的十万多元工资也没了着落。走也不是留也不是,黄大姐焦急万分。

5月14日,成都商报记者成功联系上了蓉蓉父亲苏先生,他称自己没有失踪,只是有难言之隐,他承诺5月16日回到成都解决问题。前日是约定之日,苏先生却表示“自己生病住院了,无法回蓉”。

父母“消失”

留下保姆带娃

再过不到半个月,蓉蓉就满三岁了,眼看就要上幼儿园了。早在今年初,她的妈妈突然消失不见;不久前,她的爸爸苏先生也离开出租屋,失去了踪影。现在,只有一位一直照顾她的保姆黄大姐还留在身边。再过几周,他们暂住的出租屋也要到期了。

5月14日中午,当成都商报记者走进郫都区蓉蓉父亲租的两室一厅的房子时,黄大姐正在给孩子一口一口地喂着玉米馒头,当天的午餐还有水饺。吃完饭,黄大姐翻出了手机内和苏先生的微信聊天记录,两人最后的交流是5月6日,此后就再也没有收到过来自对方的任何信息,“打电话,通了也不说话,孩子妈妈更不用说了。”黄大姐补充说,今年正月初一,孩子母亲便收拾行李离开家里,具体原因不清楚,之后再也没有见过她。同时,也不能确认他们是不是夫妻,“之前问过他们结婚证在哪里,他们说没有。”黄大姐回忆。

拖欠工资已有近两年

黄大姐是仁寿人,三年前来到成都。这三年里,蓉蓉的饮食起居都由她负责。关于孩子父母家里的事情,黄大姐没有过多干涉,只知道孩子妈妈从小区附近的纺织学校毕业没多久,孩子爸爸是西昌的一位老师。从她提供的孩子父母身份证复印件中,成都商报记者看到,两人是老乡。

在当初的签约合同中,记者看到,苏先生允诺给黄大姐每月4500元的工资,此外,家里的生活支出则由苏先生提供。但在近两年以前,每月的这笔固定工资便都没有按时交付。“到现在为止欠了10万多元了。”黄大姐随后出示了2018年2月13日的一张欠条,上面清楚地写明“本人(苏先生)承诺于2018年2月25日前缴清工资”。“他(苏先生)说做生意亏了,欠我的钱之后一起还,我相信了他。”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黄大姐连欠款人本人也联系不上了。

孩子爸爸:有“难言之隐”

5月14日下午,记者通过黄大姐提供的线索,终于联系上了身处西昌的苏先生。“我没有失踪啊,我电话能通,只是没接到而已。”他告诉记者,自己有难言之隐不方便诉说,但拖欠保姆黄大姐的工资一定会向她支付。最后,他表示将于16日回到成都解决所有问题,还允诺与记者见面。对于苏先生的承诺,黄大姐并不以为然,“在微信里,他发了在客车上的照片,说马上回来了,结果是假的。”

16日,到了与记者约定的日子,当再次联系苏先生时,他表示自己“在住院”,无法回到成都处理问题,也无法与记者见面详谈。“14号之后他给我发了微信,说要先解决和孩子妈妈的问题,让我再照顾孩子几天,他马上回来给我汇款。”黄大姐的希望再次变成了失望。

关键词:成都 保姆
  • 娱乐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财经新闻
  • 体育新闻
  • 科技新闻
  • 美女图片
  •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