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财经新闻 | 体育新闻 | 科技新闻 | 美女图片

本站基于 Google Chrome 开发

请使用 Google Chrome 访问本站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新闻 > 外汇牌价 > 美国经济下行风险增大(环球热点)
  • 美国经济下行风险增大(环球热点)

    时间:2022-04-19 09:35:51  来源:  作者:

    图为3月16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人们从美联储大楼前走过。沈 霆摄(新华社发)

    图为3月16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人们从美联储大楼前走过。沈 霆摄(新华社发)

    美国《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称,美国3月通胀率40年来首次超过8%,而且几乎没有放缓的迹象。经济学家认为,美国通胀高企局面难以在短期内改善,这增强了市场对美联储采取激进加息策略的预期。而这不仅可能增加美国经济衰退的风险,也将给世界经济埋下隐患。

    增长预期下调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政府近日表示,在汽油、食品和住房成本上升的推动下,3月份消费者价格指数上升1.2%,这是自2005年卡特里娜飓风以来的最大月度升幅。此外,美国生活成本升幅数月来已屡创新高。3月份美国同比通胀率从7.9%升至8.5%。上一次美国通胀率突破8%是在1982年1月。

    对此,德意志银行经济学家预测称,鉴于通胀率处于40年来的最高点,美联储将在5月、6月和7月的下三次会议上分别加息0.5个百分点。

    3月下旬,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曾表示,美联储已做好准备,一旦判定有必要通过大幅加息来降低通胀,将会加息0.5个百分点,令加息幅度大到足以刻意放慢经济增速。

    经济学家分析认为,随着美联储在加息以抑制通胀的问题上采取更激进的立场,美国经济衰退正在酝酿中。

    美国主要金融机构之一美国银行日前警告称,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出现了部分衰退的征兆,高通胀给两年前开始的经济复苏带来了切实威胁。该银行首席投资策略专家迈克尔·哈特内特指出,通胀已经“失去控制”,而“通胀带来经济衰退”。

    今日美国网站报道认为,乌克兰危机导致的油价飙升加剧了通胀,也增加了美国陷入衰退的可能性。报道引述经济学家观点称,原油成本上涨正在推高美国的油价,导致美国人减少其它领域的开支。

    《华尔街日报》4月10日发布的经济学家问卷调查显示,美国经济在未来12个月之内陷入衰退的可能性为28%,高于1月的18%和一年前的13%。同时,经济学家和国际机构大幅下调了美国经济今年增长预期。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计,2022年美国经济增长4%,比之前的预测下调了1.2个百分点,在所有发达经济体中下调幅度最大。世界银行预计美国经济将由2021年的5.6%下降至2022年的3.7%。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日前公布的一项调查显示,超八成美国民众担心该国经济在2022年迅速下滑,其中经济收入每况愈下的群体更担心美国经济下行风险。

    多重因素叠加

    “目前看来,美国面临的通胀高企局面难以在短期内得到缓解。疫情发生以来,美国政府为应对冲击,推行了多次大规模财政刺激。美联储实施了‘无上限’量化宽松政策,向市场注入大量流动性,在促进经济回暖的同时,也推动通胀回升。同时,疫情及其引发的供应链危机产生持续影响,供给恢复跟不上需求恢复,进一步加剧美国通胀。”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龚婷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分析称。

    2021年3月,美国总统拜登正式签署1.9万亿美元新冠纾困法案,致力于缓解疫情给美国民众带来的经济困境,推动个人消费增长,提升经济增速。美国《华盛顿时报》近日报道指出,特朗普政府时期通过的新冠救助法案加剧了通货膨胀,而拜登政府1.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使情况更加恶化。一些经济学家认为,虽然拜登政府的举措在理论上行得通,但加上供应链问题,结果与预期相差甚远。

    地缘政治冲突给美国本轮通胀增添更多变数。“乌克兰危机推升大宗商品价格快速上涨。在地缘政治风险有所缓解之前,大宗商品将持续承压。”龚婷说。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美国今年通胀前景在乌克兰危机之前已显著恶化。而乌克兰危机和相关制裁可能也会进一步扰乱供应链。

    “美国历史上曾出现3次大通胀,分别在1919年前后、1945年—1948年、20世纪70年代,成因各不相同。相较而言,美国此次通胀几乎集历史上3次大通胀的所有问题于一身,既有疫情导致的供给问题、大额财政支出导致的债务问题,又受货币超发及地缘政治风险的影响,多重因素交织,情况更为复杂。”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孙立鹏向本报记者分析称,美国经济下行风险增大,除了通胀因素之外,还受长期痼疾影响。“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陷入疲弱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是缺乏自我增长的强劲动力,遇到危机时,经济增长主要依靠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来支撑。”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美欧研究所首席研究员张茉楠认为,美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一直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在实施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高达9万亿美元,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规模突破30万亿美元,大大超过美国去年全年约23万亿美元的国内生产总值。此外,美国政府虽然推动制造业回流,但很难扭转中低端制造产业趋势性衰弱的局面。同时,全球“去美元化”进程正在加速,这将逐步削弱美元霸权及其世界储备货币地位,给美国金融霸权和经济实力带来长远冲击。

    影响外溢全球

    3月16日,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会议决定提升联邦基金利率区间至0.25%—0.5%,这是美联储自2018年12月以来首次加息。不少分析指出,美联储开启加息周期,将给世界经济带来更大波动风险。美媒称,加息在一定程度上能抑制通胀,但也会带来负面影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今年初就警告称,美联储更快收紧货币政策,可能造成新兴经济体资本外流和货币贬值,经济增长前景更加不确定。

    “目前看来,面临中期选举以及国内经济形势的压力,美国政府急于推出新的经济刺激法案,并释放国内战略石油储备,来应对能源价格攀升的趋势。此外,为了遏制通胀,美联储启动新一轮加息周期。从2021年以来,美国政府还加速推动供应链‘本土化’进程。这都将给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带来外部冲击。”龚婷分析称。

    孙立鹏指出,美国的通胀具有向外输出的特点,导致全球价格上涨。同时,美国经济的本轮复苏是一种自私性复苏,通过“购买美国货计划”等政策,有意扶持美国产业和美国工人,将经济刺激效果留在国内,而让全球承担由此产生的通胀及其他负面影响。美国为了重拾自身经济霸权,削弱全球产业分工合作,导致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也将使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面临输入性成本上涨。

    专家认为,对许多国家而言,当前面临的首要经济问题是疫情持续冲击下的经济增长乏力,但由于美联储基于本国经济形势而制定加息政策,客观上把其他国家的经济议程从“稳增长”生硬地切换到“控通胀”,进而损害了这些国家推动经济增长的政策效果。

    “在历次重大经济危机或国际地缘政治冲突中,新兴经济体都成为美国收割财富的重要目标。如今,不仅是新兴经济体,欧洲也已成为美国获取战争红利的目标。从此次乌克兰危机便可看出,通过“以俄控欧”,美国成功地把北约和欧盟捆绑在一起,对欧洲经济及欧元地位进行变相打击,以此维护自身国家利益,这是美国长期奉行的霸权逻辑。”张茉楠分析称。(记者 严瑜)

    《人民日报海外版》(2022年04月19日第10版)

    关键词:乌克兰 美联储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