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新闻 > 股票大盘 > 单身税、丁克税、一孩税都在路上,七夕节该做啥?

单身税、丁克税、一孩税都在路上,七夕节该做啥?

时间:2018-08-17 21:15:55  来源:  作者: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作者 | 铅墨纵横

1

总有一款适合你

前段时间个税改革,其中有个细则是:

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等的专项附加扣除。这个细则曾经被人调侃为单身税。

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个大家也只是调侃,家庭要养小孩,这个负担,无事一身轻的幸福单身狗也是能理解的,何况这个细则并没有点名要收单身税。

昨天两位专家的文章就好玩了,生育基金如果真被采纳,这不止是单身税,还是丁克税,还是一孩税,生一个也是不够的哦,要生两个才能取出来。

两位专家的文章惹得满网风雨,央视都看不下去了(然而这理由我总觉得由央视讲出怪怪的):

两位专家的文章惹得满网风雨,央视都看不下去了(然而这理由我总觉得由央视讲出怪怪的):

不过,今天中国政法大学有位教授再接再厉:

不过,今天中国政法大学有位教授再接再厉:

这位教授的说法如果成为现实,各位单身狗、丁克们,自由是有代价的,税是可以叠加的。这位教授的说法如果成为现实,各位单身狗、丁克们,自由是有代价的,税是可以叠加的。

单身税,丁克税、生育基金,总有一款适合你。

可是,就在三年前,全面二胎放开之前,多造娃还是要交社会抚养费的呀。难怪有位70后这样对80后说:

在这里,我要特别同情一下80后,你们真是幸运,如果这个专家的建议真的被采纳,你们可能要同时经历多生不生少生都要交罚款的人生轨迹,你们可以吹一辈子了。

好了,以上也只是专家教授的建议,并非真实政策,我们调侃一下即可,不用上升到人身攻击,尊重言论自由。

不过,这些牛逼的构想也从侧面突出了我们现在不得不面临的一个严峻问题:

人口危机。

2

人那么多,怎么危机了

说我们面临人口危机,还真是尴尬,因为我们的人口怎么说也还是世界第一的,并且一直是世界第一,根据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我们的人口总数是13.9亿。

但我们来看另外一个数据,我们人口在世界人口中的占比,这很清晰了,中国人口占全球的比例1973年达到22.79%,之后一路掉得不回头,2017年降到新低18.46%。

人口占比下滑,就是净增人口赶不上世界平均。而这些年我们的人均寿命是往上走的,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出生人口了。人口占比下滑,就是净增人口赶不上世界平均。而这些年我们的人均寿命是往上走的,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出生人口了。

我们的出生人口,1960年代的婴儿潮对应了1980年代的婴儿潮,之后1990年代的出生人口几乎是雪崩之势,1998年仅出生1401万人左右。2000年后随着1980年代的婴儿潮进入生育年龄,有一个回升,但出生人口基本稳定在1600万上下。

第三波婴儿潮并没有如期出现,而全面放开二胎的出生人口增长只是昙花一现,2017年出生人口1723万,较2016年下降63万。第三波婴儿潮并没有如期出现,而全面放开二胎的出生人口增长只是昙花一现,2017年出生人口1723万,较2016年下降63万。

再往前瞻一下,随着1990年代的人,2000年代的人进入生育年龄,这种父母基数,可以猜想现在政策没有改变的背景下,出生人口的雪崩将一定比1990年代更壮观,我们在世界人口中的比例将进一步萎缩。

萎缩就萎缩呗,多几个点少几个点好像也没啥影响。BUT,萎缩背后的人口结构就不是一个数字问题了。

根据统计局的抽样数据,2016年60岁以上人口占比攀升到16.7%,65岁以上人口占比攀升到10.85%。国际上的通常标准是,一个国家或者地区60岁以上人口占比10%,或者65岁以上达到7%,就进入老龄化社会。

目前我们的人口结构是这样的:

目前我们的人口结构是这样的:

很显然,如果当前的情况没有改变,印度的人口结构将是我们回不去的昨天:

很显然,如果当前的情况没有改变,印度的人口结构将是我们回不去的昨天:

而日本的人口结构就是我们的明天:

而日本的人口结构就是我们的明天:

单身税、丁克税、一孩税都在路上,七夕节该做啥?除了年龄结构问题外,我们的人口目前还面临性别结构问题。计划生育限制了居民生育小孩的个数,重男轻女的思想从来没有根除过,这就必然导致这个生育个数的分配向男孩倾斜,其结果就是出生男女的比例失衡。

根据2017年的数据,中国男性总数比女性总数多了3740万,从下面的人口结构可以看出,这个缺口集中在40岁以下。这个缺口对婚姻市场产生多大挤压,是比较难衡量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一是被挤压的主要会是社会较低阶层的男性,二是它会令已经很低的生育率雪上加霜。

单身税、丁克税、一孩税都在路上,七夕节该做啥?少子化、老龄化、性别比例失衡将是我们人口面临的主要结构问题。

3

有什么惩罚

做投资的知道,如果一家企业不进行研发,不维护机器,当期的费用是会减少的,利润会很好看,但这是以损害长期竞争力为代价的。

一个国家也是如此,养小孩好比资本支出,而养老人好比是费用支出。

计划生育减少了养小孩的支出,在早期阶段,孩子比例的下降多于老年人比例的上升,抚养压力下降,更多的人口可以释放到生产性劳动中去,经济产出也可以更多用于生产积累,因而有利于经济的增长,这也是人口红利之一。

但是,就像企业的固定资产会折旧,会因为得不到维护而退化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比例的下降导致未来进入劳动市场的人口减少,另一方面,小孩比例的下降会小于老年人口比例的上升,更严重的抚养压力出现。而这个抚养压力主要是养老人,属于费用支出,而不是资本支出。

它对未来竞争力的损害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直接的,劳动人口数量的减少,这个我们从2012年开始出现。当然,因为目前技术进步带来的生产效率提升还可以COVER掉劳动减少的负面因素,这个还不会有很大的负面效应,但一定会有个临界点的。

另一个损害就是

另一个损害就是阻碍技术进步,年轻人口众多,会贡献新奇想法,会酝酿各种需求,这是技术进步的基础。技术进步需要天才的大脑,也需要丝的需求。美国为什么会引领全球技术的发展,一个原因是它太幸运了,天才的大脑都跑到它那去了,另一个因素是它国内有庞大的需求。

还有,随着老龄人口的比例上升,越大比例的经济产出要用于抚养老人,属于费用支出,不能再用于生产积累,这也会损害未来的竞争力。

尽管今天中国整体还没有紧迫的人口危机,但部分省份已经出现了,比如经常被吊打的东北三省。

我们看2016年的社保情况(2017年还没出),抚养比全国平均是2.8,也就是2.8个劳动力要养一位老人,这个数据在2014年是2.97,2015年是2.87,很明显,一路下滑。分省份看,一些省份更严重了。

有多么恐怖的抚养比,就有多么恐怖的养老金,大部分省份的可支付月数是下降的,黑龙江更夸张了,社会基金累计结余已经是负的了。有多么恐怖的抚养比,就有多么恐怖的养老金,大部分省份的可支付月数是下降的,黑龙江更夸张了,社会基金累计结余已经是负的了。

这样,也就不难想到为什么社保要交给税务局去收了:老人变多,年轻人变少,更大比例的经济产出要用去抚养老人了。这是费用支出,而不是巩固未来竞争力的资本支出。这样,也就不难想到为什么社保要交给税务局去收了:老人变多,年轻人变少,更大比例的经济产出要用去抚养老人了。这是费用支出,而不是巩固未来竞争力的资本支出。

4

款款税下来,能生起来吗

要改变这种趋势,唯一的手段是增加出生人口数,但留给中国的时间窗口真的不多了(也许已经错过了)。回到出生人数图,可以知道,中国处于生育旺盛期的女性未来会大幅萎缩。错过了这个窗口,可能真的回天乏力了。

这样我们不难明白,为什么单身税,丁克税,一孩税,款款税都进入公众的讨论中,时间真的不多了。这样我们不难明白,为什么单身税,丁克税,一孩税,款款税都进入公众的讨论中,时间真的不多了。

但这款款税下来,小孩就会流水线一样的造出来吗?

很难,40年多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已经让人的观念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谁能想到,强调“多子多福”的中国竟然生育率会如此的低,即使全面二胎放开后,生育率并没有明显提升。

当然,改变信仰其实并不难,难的是成本。东方文化圈对教育的重视本就让抚养小孩的成本相比西方要高,中国在计划生育政策的扭曲下,这个成本进一步被推高。

另外高房价与随之而来的工作压力,不仅让抚养小孩的成本上升,甚至结婚的成本都上升了。做单身狗要快乐多了。我们看这几年的结婚与离婚数据,结婚率连续下降,而离婚率持续上升,这对未来的生育率可不是什么好事。

单身税、丁克税、一孩税都在路上,七夕节该做啥?政府想要生育率提升,还是拿出点诚意比较好,而不是如一个段子说的:

“老龄化的中国,当我们在思考计算奖励多少钱才肯生二胎时,他们却在思考计算罚多少钱才肯生二胎。”

5

结 语

今天七夕,各位七夕快乐,为了未来少交税,早点回家办国家大事。

单身税、丁克税、一孩税都在路上,七夕节该做啥?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港股那点事。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