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财经新闻 | 体育新闻 | 科技新闻 | 美女图片

本站基于 Google Chrome 开发

请使用 Google Chrome 访问本站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生活百科 > 妇科医生家三代女性与月经的故事:从羞于启齿到坦然共处
  • 妇科医生家三代女性与月经的故事:从羞于启齿到坦然共处

    时间:2020-11-02 12:34:35  来源:  作者:

    浙江在线11月2日讯Pantone色彩研究所是一家专门开发、研究色彩的权威机构,每年都会根据时尚风向公布一个年度流行色。最近,Pantone色彩研究所和某生理用品品牌联合发布了2020年全新色号:月经红。

    这是一个充满自信、活力的明亮红色,一改以往月经黯淡、隐晦的传统形象。

    然而长期以来,月经被认为是难以启齿的私密话题,甚至是女性自我羞耻的枷锁。此次“月经红”色号的推出意在为月经去污名化,呼吁公众正常看待这种自然的生理现象,也鼓励女性摆脱月经带来的羞耻和胆怯。

    钱江晚报记者为此对话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妇产科医院妇科主任医师胡东晓一家,以她们一家三代女性体验为样本,窥探女性自身和整个社会对于月经态度的转变。

    【第一代】外婆:74岁,农村妇女

    温饱都顾不上,哪有心思管“姨妈”

    我是金华永康人,大半辈子都住在乡下。那时候条件差,营养不好,女孩子来“姨妈”都很晚,我大概19周岁才第一次来“姨妈”。

    记得当时根本不敢告诉我娘,裤子脏了就自己偷偷洗干净。头几次出血量都不多,还真给我糊弄过去了。

    但后面变规律之后,出血量也慢慢变多了,我实在瞒不下去,私底下偷偷问了嫂子。嫂子跟我说这是女人都要经历的,不是病,让我别怕。

    那时候没有一次性卫生用品,大家都是用一块破布包在裤子里,脏了拿出来洗一洗,晾晒之后接着用,一直用到破得不能再用。

    我来“姨妈”头几年,正好赶上3年困难时期,饿死的人都很多,哪有心思管这个?我妈妈生了十几个孩子,最后只养活了五个,活下来都不容易了。

    老一辈说,来“姨妈”不能碰凉水,否则会留下病根子。但农村人没那么多讲究,做饭洗衣服,照样都得干。

    以前嫌“姨妈”麻烦,但后来等我50多岁没有了,心里又有点接受不了,好像作为女人的一生结束了一样。

    【第二代】妈妈:49岁,妇科医生

    直到大学解剖课,才了解月经

    我发育得比较早,个子一直是女生里最高的,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所以月经也来得早。

    那是读初一时的春节,我刚满12周岁,发现出血后非常恐慌,哭着去找我妈。当时家里忙着招待亲戚,匆匆忙忙塞给我一个卫生带,简单教了一下怎么用,就又去忙了。

    卫生带长得像现在的丁字裤,你要另外在里面垫上长条的卫生纸,等卫生纸被浸透了再更换。卫生纸往往没过一会就湿透了,需要频繁更换。整个初中生涯,我的经期都是在担心侧漏的恐惧中度过的。为了不让经血沾到板凳上,每次只敢坐在凳子边缘。

    直到高中,我才用上了卫生巾,像棉花一样,厚、不透气,跟现在卫生巾的使用感没法比,但当时已经是极大的解放。当然,当时买卫生巾都是偷偷摸摸的,售货员也都心照不宣地用黑色塑料袋装起来。

    整个中学生涯,我对月经都一知半解,乒乓球照打,800米照跑,从未因此体育课请假。初二原本有一节生理课,男生不能听,只给女生上。但我们在教室里等了半天也不见老师来,最后变成了自习。

    后来我考上了浙江医科大学(浙大医学院前身),学了解剖课,才知道月经是子宫内膜周期性的增厚、脱落,是女性的“生命之河”。

    我们学生时代,女同学之间很少讨论月经,家长也不太重视。我大学毕业刚工作时,高中同学的姐姐来看病,她20多岁还没来月经,检查才发现是处女膜闭锁。现在不可能有家长拖这么久才带到医院检查的。

    【第三代】女儿:18岁,大一新生

    小学就学了生理课,初潮很淡定

    我第一次来月经是六年级,一开始看到血有点紧张,但很快就淡定下来,跟妈妈说了一声就自己拿出卫生巾用了。

    我妈妈心细,又是妇科医生,可能有点职业病吧,我青春期身体发育的种种迹象,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所以我们俩都没有惊讶,甚至有一种终于等到这一天的感觉。

    我来月经后,妈妈本想好好给我上一堂课,用她的专业知识来解释月经原理、人体构造、经期注意事项之类的,但其实这些我早在小学四五年级的生理课上都学过了。

    除了月经,其他性知识我们也在课上学过。有一次,我和朋友聊天聊到这个话题,我妈妈听到几个小女孩嘴巴里蹦出“精子”、“卵子”之类的词汇,吃了一惊,“你们怎么什么都知道?”

    我和闺蜜都知道对方是何时第一次来月经,在学校里也会大方地互借卫生巾,都觉得挺正常的。

    但我也听过其他班女同学抱怨,曾经有男生把女生包里的卫生巾拿出来,满教室传,搞恶作剧。青春期的男孩子,可能也没什么恶意,就是挺幼稚的。

    打破月经羞耻 学会与她和谐相处

    近日,上海一名女大学生在教学楼厕所内放置卫生巾互助盒,通过“拿一片放一片”的方式供女性应急使用,并且放在显眼位置。该学生表示,这是为了反对“月经羞耻”。此后,各大高校和公司纷纷效仿该做法。相关话题阅读量破五千万,冲上热搜榜。

    但一些网友对此表示不解,这个时代还存在“月经羞耻”吗?

    现实是,月经污名化从未停止,只是很多时候人们对此习以为常。比如,月经明明是一个中性词,人们却更倾向于使用“大姨妈”等模糊的词汇;经血现实中明明是红色的,卫生巾广告却统一用更“清新”的蓝色液体代替……

    而当月经带来身体不适,甚至疾病时,这种羞耻感还会被更加放大。

    作为浙大妇院的妇科医生,胡东晓长期接触被月经困扰的患者,痛经是最常见的症状。她说,十几二十几年前,医疗技术还没有那么发达,很多子宫内膜异位症、子宫腺肌症导致等器质性疾病造成的痛经,最后都不得不摘除子宫。她曾遇到过一个患者,从初潮开始就严重痛经,对月经充满恐惧和厌恶,哭着要求摘掉子宫。

    但随着医学的进步,这些疾病大多数情况下都可以保留子宫,症状也能得到极大的缓解。胡东晓明显感觉到,这些患者对月经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从排斥到需要、从抗拒到接纳,提出切除子宫解除痛苦的要求也变少了。

    胡东晓说,月经是女性正常生理现象,某种程度上也是生命的起源。女性自己大可不必以此为耻,身边的亲友和全社会也应该给予更多的关爱和便利,“让月经回归为月经,我们与月经、与自己的身体和谐共处。”

    关键词:月经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