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婚姻家庭 > 年近5旬的他辛苦攒钱想娶妻 不料上当受骗人财两失

年近5旬的他辛苦攒钱想娶妻 不料上当受骗人财两失

时间:2018-07-28 18:35:12  来源:  作者: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长期在工地风吹日晒做泥水活,李明(化名)皮肤黝黑,手掌满是老茧,食指和无名指上还缠着止血贴。年近5旬的他一直勤勤恳恳地干活,总想着攒钱、娶妻、成家,不时也有人热心给他做媒。就这样,李明结识了何某,却没想到,何某先后用各种理由“借”走他近2万元后失联了。

下套:见面两次,相亲女子提订婚

李明是福绵区新桥镇人,今年2月初,经人介绍,他与何某相识。第一次见面,李明陪何某逛街,得知她家在兴业县城隍镇枫木村。双方聊得很投缘,李明对何某心生好感。

几天后再次“约会”时,何某跟李明说,她弟媳生病住院了,医药费花了不少,希望他可以给点生活费。因想得到何某的欢心,李明给了她100元。

此后,何某时常给李明打电话,聊彼此的生活、工作,李明感受到了何某对自己的关心。虽然双方只见过两次面,但今年5月底,何某就向李明提出了订婚的想法。

“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那天她还带来一个男的,介绍说是自己的大伯。”李明说,大伯还拿出何某的户口簿给他看,表态说何某的父母和家人都支持何某和他结婚。那天,大伯提出要李明给何某1000元购买结婚所需的新衣服,李明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下一页第[1][2]页

要钱:以各种理由“借钱”,前后近2万元

然而,李明回过头来才发现,在此后的10天时间里,本说要与自己结婚的何某丝毫不提婚事,却以各种理由向他要钱。6月中旬的一天晚上,何某告诉李明,村里准备集资建篮球场,每家每户都要出钱,她家按人头要出3000元,可家里一时半会拿不出这笔钱。

“我想走到门外打个电话跟亲戚商量商量,可她跟着出来,一直埋怨我两三千元的事都要东问西问,自己的钱都做不了主。”为了面子,李明打消了跟亲戚商量的念头。他很后悔,如果当时坚持与亲戚商量,他肯定不会把3000元给何某。

几天后,何某又找到李明,称自己要买辆电动车,还差2000元。刚给了何某2000元,第三天一早,何某又在电话里哭诉母亲摔死了,需要一笔安葬费,想问李明借8000元。这次,何某让其大伯去李明家取钱,李明提出要写张借条,但大伯称自己不识字,更不会写字,李明只好作罢。结果第二天,何某又在电话里说,安葬费不够,还要再借5000元。

就这样,自从何某与李明相识,前后就以各种理由向李明“借”了近2万元。“我跟她说得很明白了,要她考虑清楚,如果不想和我结婚,就不要向我借钱。”可每次听到李明这些话,何某都向他保证,自己是想与他结婚过日子的,就算婚结不成,她也会把钱如数归还。

失联:婚事一拖再拖,到村里寻找却“查无此人”

李明清楚地记得,当何某再次以安葬母亲的名义向他要5000元时便向他承诺,5天后会与他去民政部门登记结婚。好不容易熬过了5天,何某却改口称,刚安葬完母亲,还要再多等几天。李明没想到,最后何某却说:“你跟我家人相冲,我妈就是被你克死的。”何某称不能与李明结婚,3天后会把钱如数还给他。

可直到现在,李明仍等不到何某还钱,只好去派出所报警。至今,他一直联系不上何某。焦急的李明还独自前往兴业县城隍镇枫木村,试图找到何某。可他到村委会一问,村干部都说不认识何某。

李明糊涂了,近2万元“借”出去了,自己却连对方的真实身份都搞不清楚。就连何某的年龄,李明也不确定,对方一时说自己44岁,一时又说是42岁。

办案民警表示,李明的遭遇并非个例,不少违法犯罪分子甚至是团伙作案,将目标锁定在农村的大龄男子,利用其急于完婚的心理,进行诈骗违法犯罪行为。违法犯罪分子的手段大多是骗取彩礼、借钱等,然后逃之夭夭。对于以婚姻为诱饵的诈骗,警方将依法追究违法犯罪分子的刑事责任。同时民警提醒,像李明这样的农村大龄男子辛苦攒钱、渴望娶妻的心情不难理解,但遇到以结婚为名义却总以各种理由开口“借钱”的女子时,应该要多留一个心眼。

(记者 庞献)



上一页第[1][2]页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