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x60广告位
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婚姻家庭 > 妹妹当年"棒"打鸳鸯拆散哥哥恋情 如今"赎罪"撮合
  • 妹妹当年"棒"打鸳鸯拆散哥哥恋情 如今"赎罪"撮合

    时间:2018-02-27 15:28:20  来源:  作者:

    讲述人:阿春(化名)

    女25岁公司职员

    柳州人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文字整理: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韦黎

    缺失父母之爱的人对其他情感会加倍渴求。只是,渴求的度如果没有把握好,原本正常的感情会变得扭曲。

    1

    哥哥有了女友

    我和哥哥阿育从小缺少父母之爱。

    缺少母爱,是因为母亲在我11岁那年去世了。缺少父爱,是因为母亲去世后,父亲在感情方面变得很随便,他要是给我们娶个后妈倒还好,可他偏不娶,十几年来和很多女人暧昧,甚至还带过几个女人回家。邻里街坊,都拿父亲的风流韵事当茶余饭后的谈资。我和哥哥有怒不敢言。

    哥哥比我大4岁,我16岁时,他已是一名帅气小伙。我永远忘不了16岁生日那晚,哥哥订了一个蛋糕庆祝。我们等了很久不见父亲回家。那年的生日是我和哥哥过的。

    其实我早就习惯家里只有哥哥。从小到大,父亲和我们一起吃饭、看电视的次数少得可怜,他永远在忙,永远没有时间陪我们。所以,我从不指望父亲记得我的生日。果然,生日次日起床吃早餐,父亲看着吃了一半的蛋糕,疑惑地问:“平白无故吃什么蛋糕,又没有人过生日。”我的心又碎了。父亲真的不记得我的生日了。看着他吃蛋糕的饥饿样,我庆幸自己终于长大。

    我年满16岁的第三天,父亲收拾行李,要搬到单位的宿舍住。他说每天往返回家太累了,为了能够多些时间睡觉,他宁愿住在宿舍,只周末回家。哥哥不舍得父亲,一再挽留,甚至说我们兄妹以后都会各自成家,一家人能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了,最好多回家团聚。父亲却不为所动。临走时,他扔下500元,说是给我的生活费,以后家由我管。

    那年,我正在读高中,哥哥已参加工作。

    看着父亲扔下的500元,我高兴极了。长这么大,我第一次支配那么多钱,感觉这笔钱好多,可以买很多东西。哥哥是有收入的人,他深知钱是不经用的,更深知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要花钱。那时开始,哥哥教我理财、做账,让我学会把每一分钱都用在刀刃上。

    从小到大,我对哥哥是崇拜的,兄妹情好得自然不用说。如今,哥哥把我当成了大人,教我很多本领,对我也像对待大人一样。我对哥哥也越来越依赖,越来越离不开他。

    翅膀硬的鸟儿,迟早要飞出鸟窝。哥哥已有能力飞出鸟窝,可是他不舍得离开家,因为家里还有我。

    2009年盛夏伊始。哥哥请了几天假。他说将带一个人回家。我一开始没反应过来,我从来没想过哥哥有一天会恋爱,会对别的女人比对我好。当他甜蜜地说出那个女孩的名字,我确信他恋爱了。

    哥哥说,小英周六会来家里吃饭,吃饭前两天我要协助他把家里打扫一遍。哥哥平时很少做卫生,为了喜欢的女孩,他居然撸起袖子擦玻璃和门框,甚至把地板拖了三遍。

    此外他还拆下家里所有的床单、被套,把它们都洗了。我纳闷:“小英姐姐来家里又不进房间睡觉,你洗床单干什么?”哥哥笑了,他说小英搞不好会成为我的嫂子,把床上用品洗干净能给她留下更好的印象。听哥哥这么说,我的醋坛子打翻了:哥哥以前从来不在意床单的事,怎么谈个恋爱就开始在意了,难道他和小英已经生米煮成熟饭,领结婚证已是不能更改的事实?

    下一页第[1][2][3]页

    2

    打翻醋坛子

    周六,小英来了。

    哥哥提前买了花瓶和花,摆在客厅的桌子上。一进屋小英就闻到了花香,赞不绝口,说我们是对有生活情调的兄妹。我和小英初次见面,她并没有得罪我,可我却莫名其妙地讨厌她,觉得她说的每句话都很做作。于是,我决定拆哥哥的台,目的是让他和小英的这段感情走向破灭。

    我噘着嘴巴对小英说:“姐姐你别误会,我哥是为了讨好你才买的花,他平时很木的,根本不是有情调的人。”小英愣了一下,接着莞尔一笑:“我觉得他也不是浪漫的人,看来买花是装浪漫。”哥哥没有听出我对小英的敌意,他憨憨地笑了,说我和小英都是口齿伶俐的人,他说不过我们。

    小英误会了我的意思,以为我和她是一个阵营的,所以无论说什么、做什么,她都带上我。头两三次,我对她半配合、半敌意,后来掩饰不住了,干脆明目张胆地和她唱反调。小英要在我们家玩一整天,我已经跟她敌对了大半天。尽管如此,她总是笑脸相迎,非常给哥哥面子。直到吃晚饭,哥哥才觉察出我对小英的敌意不是闹着玩,而是认真的。哥哥的脸色有点难看。

    我知道哥哥生气了,但我依然忍不住抱怨小英做的菜,要么盐放多,要么盐放少没味道。哥哥拿筷子用力地摔在玻璃桌上:“阿春,你今天太挑剔了,以前我做得再难吃你都不会讲这么刻薄的话。”我低头吃饭,不再说话。气氛有点尴尬。饭后,哥哥和小英坐在阳台的藤椅上聊天。

    我房间的窗户正好挨着阳台。我躲在房间,蹲在窗户边偷听他们的谈话。小英的家境比我们家好很多,如果她要嫁给哥哥,家庭方面会有阻力,可是她很喜欢我哥,想和他开花结果。哥哥的情绪有点低落,他知道我们家和小英家的差距,也知道阻力的存在。虽然他一再安慰小英说他会努力工作,给小英一个美好的将来,但我听得出哥哥心底的压力很大,他不想泼小英冷水。

    他们聊了好久,小英才离开。哥哥把小英送到小区门口,给她叫了一辆出租车。小英上车前亲了一下哥哥的脸颊,幸福地上了车。哥哥站在门口,看着出租车开得好远才转身回家。我站在楼上,看到了他们不舍分别的一幕。我也是女孩,按理应该懂得小英的心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喜欢哥哥对小英那么好,我醋意大发,只想着怎么拆散他们,不让他们继续恋爱。

    那晚,我失眠了。躺在床上,我绞尽脑汁想办法。突然,我想到了搬到职工宿舍住的父亲。如果父亲出面阻拦,哥哥是不是会放弃和小英的感情?一不做二不休,我当晚就给父亲打电话,我扯了一堆谎,说小英家境多么好,多么高高在上,哥哥对她多么迁就,他们多么不匹配等等。父亲安静地听我说完所有话,最后他才说:“我明天休息,回家教育这个小子。”

    听父亲这么说,我高兴极了,满心期待父亲明天回家把哥哥教育一番。想着,想着,我终于睡着了。

    上一页下一页第[1][2][3]页

    3

    待喜结连理

    父亲不顾家,不照顾我们兄妹,哥哥曾经为此和他大吵过。可是,这对父子从来没有吵得那么厉害,这次为的是一个叫小英的女人。我像看热闹一样,看着父亲训斥哥哥,看着哥哥委屈地辩驳。

    哥哥向来是个有主见的人,但是任凭他再有主见,父亲预言的一些事,还是戳中了他的心,引起了他的重视。吵了两个多小时,我们家终于消停了。哥哥一脸疲倦地说:“我晓得我配不上她,但是就这样放手,我不甘心。”

    我第一次看到哥哥那么无奈。那一刻,我非常心疼他,甚至想时光倒流,倒回到小英来我们家之前。如果我知道哥哥这么在乎这个女人,我一定不会那么放肆,更不会借助父亲的力量来伤哥哥的心。可是时光不能倒流,哥哥已经被我伤到了。

    那是我们家最后一次谈论这个叫小英的女人。之后的日子,哥哥对她的感情似乎淡了,他们之间好像出了什么问题。两个月后,他们分手了。哥哥又恢复单身,成为我一个人的哥哥。可是我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我看得出,哥哥也不开心。再后来,哥哥又先后交了几个女朋友,但对她们的感情无法和对小英比。都说恋爱的次数越多,爱情的浓度就越低。哥哥把最真的感情给了小英。

    18岁后我也交了男朋友。此时的我才知道什么叫喜欢,什么叫难舍难分。自从有了男朋友,我意识到自己对哥哥的感情有些扭曲,之前的我不仅把他当成哥哥,还把他当成了要依赖一辈子的人。这样的感情是不对的,我们有各自的人生,血脉让我们相连,但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

    受深深的愧疚折磨,20岁生日时,我写了一封长达3000字的信,忏悔当年拆散哥哥和小英。哥哥看完信笑了:“我都不当一回事,你何必较真。没有什么好忏悔的,我和她本来就不合适,现在她都结婚了,我们这辈子没有可能在一起了。”言语间,我听出了哥哥的惋惜。

    一晃,又过了几年。

    大学毕业后,我受导师推荐去应聘。面试我的人正好是小英。她很成熟、干练,脸上总是挂着笑容。我一眼认出了她,但她没有认出我,毕竟事隔那么多年,当年和她见面,我才16岁而已。

    面试很顺利,我和小英即将成为同事。递交更详细的个人资料时,我刻意暗示她我住在哪个小区。小英听到小区的名字,多看了我一眼,她好像想起了什么。经我提醒,她终于想起我有个哥哥。

    小英的手上没有戴着结婚戒指,应聘的时候我注意到了。正式工作后,我向同事打听小英的情况,原来她刚离婚不久。事情就是那么巧,像极了电视剧。我心底萌生了一个计划――撮合小英和哥哥。但我希望他们的故事能像一部浪漫的电影,开始得缓一些,水到渠成,结出果实。

    今年1月,我为他们安排了多年后的第一次见面。哥哥很紧张,出门穿袜子时出了错,一只脚是黑袜子,一只脚是蓝袜子。小英也挺紧张,一个劲地问我地点和时间对不对。我笃信,他们有戏。

    虽说感情是两个家庭的事,是两家人的事,但最终还是两个人的事。哥哥和小英当年的分开我有一定责任,但是现在他们能不能复合,我却帮不上忙,只能靠他们自己。如果上天能看到我的忏悔,希望能给我赎罪的机会,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待他们喜结连理之时,我定送上祝福。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上一页第[1][2][3]页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