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婚姻家庭 > 恋人突变 女子当年很傻很天真

恋人突变 女子当年很傻很天真

时间:2018-01-27 15:08:10  来源:  作者: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当年很傻很天真

讲述人:廖吉云(化名)女29岁个体户柳州人

一段真实的过往,一个铭心的故事,让痛苦埋葬在时间的荒野,让快乐飘荡在记忆的每个角落……

文字整理:广西新闻网-南国今报记者韦黎

这年头,把初恋当成此生唯一一段恋情来谈的人,还有吗?那年,二十岁出头的我,怀着死心塌地的心情,投入了一个男人的怀抱。殊不知,我此后的人生一直在为当年犯下的这个错埋单。

1

恋人突变

我和张翔是初中同学。读书时,一大群人一起玩耍,我们根本没有留意到彼此。初中毕业后,我到柳州市区读中专,张翔的妈妈要求他补习考高中。可是补习连考了两年,他都没有考上高中。高中没考上,读职校的时间又错过了,年满十八的他干脆出来打工,自己挣钱养自己,不再靠家人。

我工作之后,那天,几个朋友替我过生日。我们打算先吃饭,再开一个包厢唱歌。吃饭时,邻桌正好是张翔。得知我过生日,他悄悄地替我们埋了单。我非常不好意思,硬是要把钱还给他,他却不收。

为了表达谢意,我邀请张翔和他的朋友一起去唱歌。他欣然同意。大家都是同龄人,坐在一起可以聊的话题非常多。可张翔一直保持沉默,明目张胆地盯着我看。大家都看出他对我有意思,于是都撮合我们,为我们创造机会。只要有对唱的情歌,话筒都会落到我们手上。我和张翔只好硬着头皮把所有歌曲唱完。夜深了。陆续有人离开。我准备把账结了,早点回家休息。

当我走到前台时,张翔又把账结了。看着他手里的结账单,我恼了,说过生日的人是我,该我请客,不能两次都让他结账。张翔深情地看着我,说他过几天就要离开柳州,以后再也不能为我做事了。听说他要离开柳州,我非常沮丧。相识多年,我才对他有心动的感觉,他却要走了。

我回包厢收拾东西。出KTV大门时,张翔站在门口。他在等我。朋友识趣地先走了,留我和张翔独处。

我们沉默了好久,谁都不开口说话。突然,张翔抓住我的手,问我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我从未谈过恋爱,一点经验都没有。被他紧紧地抓着手,我心跳加速、热血沸腾。可是,就在我准备答应他的时候,他突然泼来一盆冷水:“我马上要离开柳州了,这个时候跟你表白,太不负责任了。”他越说自己不负责任,我越动心。我紧紧地拉着他,说他即使明天就走,我也愿意做他的女朋友。张翔欣喜若狂。那晚,我们都没有回家。我把自己的初恋给了这个男人。

张翔已经买好车票,肯定要走。送他上火车时,我们难舍难分,好似一对相恋多年、感情笃深的恋人。

分别时,我叮嘱张翔:“到了一定马上给我打电话,我一直在柳州,我的电话不会变。”他重重地点头,说会第一时间向我报平安。可是,到达打工地已经几天,我迟迟没有接到张翔的电话。我到处打听他在外地的号码,半个月后才打听到。终于打通他的手机,我既焦急又担心,他却态度冷漠,甚至质问谁把号码给我的,回柳州他要找那个人算账。我懵了。难道一离开柳州,张翔就被换了一个新脑子,从热情似火的恋人变成一个冷漠的陌生人?我的心寒了。

下一页第[1][2][3]页

2

一傻再傻

我还沉浸在心寒的痛苦中,我的身体却出了状况:我怀上了张翔的孩子。拿到医院的检查结果,我谁也不敢说,甚至找不到一个可以商量的人,因为当初和张翔在一起,家人都是不支持的,他们认为张翔马上要离开,一段恋情一开始就两地分居,太不稳定了,我不该开始这样的恋情。

而我不顾大家的反对,不顾将来要面对什么,死心塌地地把自己交给了张翔,甚至有了他的孩子。

如果张翔知道我怀孕,他会不会变回那个热情的男人?我决定用肚子里的孩子和他谈一谈。一听说我怀孕,张翔沉默了一下,然后问:“你确定这个孩子是我的吗?”我冷静地回答:“我就跟过你一个男人,没是你的是哪个的?”张翔对孩子是这样的态度,我本不应该对他存什么念想,但我还想再赌一把。我把酝酿许久的想法说了出来:“你回柳州,我们办个婚礼吧,我把孩子给你生下来。”张翔呵呵笑了,说他有些事情要处理,话还没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我的心被狠狠地戳了一下。但我依然执迷不悟,认为自己能感动张翔,能唤醒他心底对我的爱。于是,我写了几条长长的短信,说我想留下肚子里的孩子,只要他愿意回来办婚礼,愿意让大家知道孩子的爸爸是谁,等孩子生下后,我来照顾,我来养。我已经把自己放在卑微的位置,就差乞求了。即便这样,张翔也没有第一时间回复我。等了几天,我才得到他的回答。

他的回答何其简单:“给我考虑下。”但凡是个有点头脑的女人,看到男人这样冷漠,一定不会坚持原来的想法,一定会放弃继续为他付出。而当时的我,仿佛被爱情蒙蔽了眼睛,看不清真相。

“我等你,相信你会给我想要的答案。”我给他发去这样的消息。他却再也没有反应。我的肚子越来越大,张翔依然没有考虑清楚。直到肚子里的孩子四个月大,我的肚子已经显现,我着急了。

此时的我,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我的命运完全掌握在张翔的手里。还好,他没有让我失望。他答应年底有假的时候回来和我办婚礼,至于婚礼的琐事,全部由我来张罗,他只负责露个面。

婚礼很热闹,气氛很和谐。谁都看不出我和张翔之间有什么问题,大家都以为我们是一对恩爱、分居的夫妻。我全身心投入,把张翔当成热情的爱人,把他的客人招呼得无微不至。大家都夸赞我。唯独张翔,从头到尾没跟我说过一句贴心话,甚至没有关心过肚子里的孩子。

婚礼结束时,张翔喝得酩酊大醉。

我以为他会在柳州陪我几天,谁知婚礼结束后的次日下午,趁我睡午觉的时候,他悄悄地离开了。

没有一句关心,招呼都不打一声,这个男人的所作所为,是个人都会心寒。而我,满脑子都是孩子,我以为只要孩子在我的身边,无论张翔飞得有多远,他迟早要回来,迟早要回到我的身边。

这个想法多么不靠谱,我却捂着它过日子。就这样,我成了张翔名存实亡的老婆,成了孩子的妈。

张翔果然像他之前说的那样,他是一个甩手掌柜,所有的事情都由我来承担。我一边照顾孩子,一边工作挣钱,日子过得非常艰难。即便这样,张翔也从不伸出援手。面对我的质问和抱怨,他只有一句话:“哪个喊你死要嫁给我。”是呀,我当初怎么那么傻,硬要嫁给这个薄情男。

上一页下一页第[1][2][3]页

3

母子相依

孩子越来越大,已经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

我给张翔打电话,说我想到他打工的地方和他一起生活,还要带上孩子一起去。张翔怒声呵斥我:“你脑子进水啦?我在外面这么多年,虽然没有结婚,但是不可能没有女人,你来干什么?坏我的事呀!”谁都能想到,我和张翔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身在异地的他怎么受得了寂寞。可我还是坚持,哪怕是自取其辱,我也要到他生活的地方看一看,否则我不会死心。

2014年,我带上孩子去了广东。

根据朋友提供的地址,我找到了张翔租住的房子。敲门后,一个身着睡衣的女人开了门。看到带着孩子的我,她一点都不惊讶,而是平静地问:“你就是张翔的老婆吧?”我回答说:“是。”这个女人自我介绍道:“我是他的女人。张翔在上班,要晚上才回来。”世道变了吗?情人看到正室,既不害怕还坦然接待。这个叫阿香的女人彻底颠覆了我的认知。我们面对面坐着。

阿香丝毫不客气。她说,我和张翔结婚后一直分居,根据我们的情况,随时都可以离婚,领离婚证是迟早的事。阿香坚信:“看张翔对你的态度,就懂他不爱你,你还是早放手早点去找自己的幸福,不要再被他耽误了。”阿香的话,处处在为我着想。如果不是彼此的身份尴尬,我都想和她交朋友。孩子很累。我随便给孩子洗了个脸擦了下手,然后放他上床睡觉。我和阿香聊了几个小时,她想嫁给张翔,我却没决定放手。

临近午夜,张翔下班回家。出租屋只有一张床,三个大人该怎么睡?阿香把张翔拉到门口,嘀咕了很久。进屋后,她拿了两件衣服,找出一床毯子,说要到一户熟识的邻居家睡。张翔没拦她。但是那晚,张翔把床让给了我和孩子,他自己打地铺。孩子睡觉,我和张翔都睁着眼,却什么话也不说。

突然,他开口了:“阿香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我们都在外面打工,相依相靠不容易,你就成全她,跟我离婚吧。孩子你照顾,我以后按月给你孩子的生活费。”我“嗯”了一声,算是答应。

离婚,这是多么重要的决定,我却只说了一个“嗯”字。这个字何其简单,何其无奈。面对张翔和阿香,我像一个外来客,除了成全他们,我别无选择。那年年底,我和张翔结束了婚姻。

我知道很多人在议论我,说我脑子进水才会可怜地嫁给张翔,又灰头土脸地成全他和小三。我管不了别人的嘴,唯一能管住的是自己的脑子。如果说嫁给张翔时我的脑子是混沌的,和他离婚我已经清醒。一个离异女人带着孩子,我深知前路艰难,但是路已经在脚下,我只能走下去。

所幸,孩子已经长大,也懂事了。此时此刻,如果问我后不后悔曾经爱过张翔,我的回答一如既往:不后悔。我确实为年轻时的冲动付出了代价,未来的日子,我将倾其所有照顾好孩子,是我坚持把孩子带到这个世界,就应该有责任让他健康、快乐地长大。我一定做个好妈妈。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上一页第[1][2][3]页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