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财经新闻 | 体育新闻 | 科技新闻 | 美女图片

本站基于 Google Chrome 开发

请使用 Google Chrome 访问本站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法制新闻 > 吴亦凡案一审 案件全时间线梳理
  • 吴亦凡案一审 案件全时间线梳理

    时间:2022-06-11 08:54:00  来源:  作者:

    吴亦凡

    吴亦凡

    来源:综合@北京朝阳法院、@平安北京朝阳、北青-北京头条,新京报

    据北京朝阳法院,2022年6月10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了被告人吴亦凡强奸、聚众淫乱一案。因涉及被害人隐私,案件依法采取不公开开庭审理方式。法院将依法择期宣判。

    此前,网友都美竹的爆料引起舆论哗然,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公然挑战法律底线的吴亦凡最终也自食恶果,被朝阳警方依法刑拘,目前正待在看守所里吃“大碗牢饭”。

    据@平安北京朝阳 ,2021年8月16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经依法审查,对犯罪嫌疑人吴某凡以涉嫌强奸罪批准逮捕。

    此前警方通报: 针对网络举报的“吴某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等有关情况,经警方调查,吴某凡(男,30岁,加拿大籍)因涉嫌强奸罪,目前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侦办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

    此前,网友都美竹爆料,称某明星吴亦凡以各种方式物色、诱骗年轻女性与他发生关系,受害者包括其在内超8人,甚至还包括未成年女生。

    而吴亦凡对此则表示了否认,称“没有灌酒、没有收手机”,并表示,“如果有这类行为,请大家放心,我会自己进监狱”。为此,吴亦凡被十余个代言品牌解约。

    吴亦凡、都美竹各执一词,均坚称对方说谎,而网络上的截图爆料一个接一个,让人看不清真假。

    2021年7月22日,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北京朝阳警方获悉,针对网络上流传的说法,警方经调查,确认吴亦凡经纪人曾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到吴亦凡家聚会,被收手机后,10余人共同玩桌游饮酒,酒后都美竹在吴亦凡家中留宿,并发生性关系;今年6月,都美竹为提升自己网络知名度,先与朋友在网上进行炒作,后与网络写手共同策划,并由网络写手撰写“决战”千字文进一步炒作;期间,有诈骗嫌疑人冒充受害女性、都美竹及吴亦凡工作室,分别与吴亦凡、都美竹双方进行沟通,索要300万元钱款,而实际上吴、都二人就此事并未直接联系。

    从6年前的小G娜到如今的都美竹,从当红流量明星变成“弃子”,其中还有何爆料之外不为人知的细节?梳理吴亦凡事件全时间线>>

    目前,该诈骗嫌疑人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针对网民举报的“吴亦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及近期网络互曝的有关行为,北京朝阳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中。如构成违法犯罪,警方将严格依法处理。

    2020年12月

    吴亦凡与都美竹唯一一次见面 曾发生性关系

    据警方调查,2020年12月5日22时许,冯某(女,28岁,时任吴亦凡执行经纪人)以挑选MV女主角面试为由,约都美竹(女,18岁)到吴亦凡(男,30岁)家中参加聚会。期间,参加人员手机被收走,统一保管。10余人共同玩桌游并饮酒。次日凌晨至7时许,其他聚会人员陆续离开,都美竹酒后在吴亦凡家中留宿,两人发生性关系。发生关系时,都美竹已经满18周岁。

    当日下午,都美竹在吴亦凡家中用餐后自行离开,期间两人互相添加微信。

    12月8日,吴亦凡给都美竹转账3万余元用于网络购物。前几天,二人里联系较为密切,此后至2021年4月期间,二人保持微信联系。

    2021年4月后,因吴亦凡拒不回复都美竹微信,都美竹感到自己被冷落。6月,都美竹开始在网上发布与吴亦凡相关信息后,吴亦凡将其微信删除。

    2021年6月至7月

    都美竹为提升网络知名度开始炒作 “决战”千字文系网络写手撰写

    据警方调查,2021年6月,都美竹与好友刘某文(女,19岁)商议,在网上公开与吴亦凡交往过程以提升网络知名度,遂由刘某文于6月2日以“刘美丽同学_”发布都美竹被吴亦凡“冷暴力”的博文。

    6月3日,吴亦凡发文称“没有一片雪花是清白的,糊凡又让大家娱乐了一整天,希望你们所有人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当日,都美竹发文:“就这样吧,各自安好吧。”

    7月8日至7月11日,都美竹跟进发布3篇炒作博文。其中包括都美竹称吴亦凡与其交往期间,和自己周围的许多女生有染;都美竹称自己准备报案;都美竹称有未公开证据。

    7月13日,网络写手徐某(男,31岁)为谋取利益,主动联系都美竹,经商议后,共同策划并由徐某撰写“决战”等10余篇文案,7月16日起由都美竹通过账号陆续发布。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警方了解到,前期发布的博文为都美竹账号带来大量粉丝,在徐某找到自己后,都美竹便邀请徐某来北京,继续为自己进行包装。

    而徐某也曾向警方表示,其看到都美竹涨粉挺快,认为只要自己帮她包装,都美竹未来肯定能成为大网红,到时候自己还可以当她的经纪人。

    根据警方目前掌握的情况,在网络上流传最为广泛的“决战”千字文,系徐某与都美竹通过网络聊天内容为素材,再包装、编撰而成。而都美竹提供的“素材”其中却包括他人虚构的内容。

    2021年6月至7月

    幕后“操纵者”分饰三角进行诈骗

    2021年6月,仅有初中文化的23岁男子刘某迢看到都美竹和吴亦凡的网络信息后,产生冒充相关关系人对涉事双方进行诈骗的想法。

    随后,刘某迢虚构女性身份,以曾被吴亦凡欺骗感情欲共同维权的名义骗取都美竹的信任,并使用昵称为“DDX”微信号与都美竹联系,获取都美竹与吴亦凡部分交往情况信息。

    7月10日,刘某迢利用获取的信息,先是冒用都美竹名义向吴亦凡工作室发送邮件,声称要网曝吴亦凡黑料。在与吴亦凡律师取得联系后,向吴亦凡方以双方达成和解为名,索要800万元赔偿。最终,谈到300万元。随后,刘某迢将自己和都美竹的银行账户一并发给吴亦凡律师,意图让吴亦凡律师将300万元,分别转至两个账户中。

    7月11日,为暂时平息事态,吴亦凡母亲分两次向都美竹账户转账50万元。而这50万元在都美竹眼里,是吴亦凡“莫名其妙”打过来的“封口费”。

    50万元钱款全进了都美竹的账号,刘某迢见自己未得到钱款,便继续冒充都美竹,向吴亦凡律师索要剩余250万元,未遂。

    2021年7月17日

    都美竹控诉吴亦凡让其签“认罪书” 吴、都二人实际从未直接联系过

    随后,刘某迢假冒并使用“北京凡世文化传媒”(吴亦凡工作室名)微信号,自称系吴亦凡律师,与都美竹协商达成300万的和解赔偿,否则索回50万元。

    都美竹同意退款后,刘某迢冒充吴亦凡律师,将本人的支付宝账号名改为“seven”提供给都美竹。因支付宝限额原因,都美竹陆续向该账号转账18万元。

    至此,吴亦凡律师认为其已经给了50万元;而都美竹则认为,吴亦凡先是莫名其妙给自己转账了50万元,又以签署“认罪书”为要挟,索回钱款。

    7月17日都美竹在网络上晒出转账记录,并控诉吴亦凡让她签“认罪书”。

    双方矛盾进一步升级,而在整个过程中,吴亦凡、吴亦凡律师和都美竹都从未就此事建立过直接联系。双方所谓的“联系”,都是刘某迢为实施诈骗,利用“DDX”、冒充都美竹微信及冒充吴亦凡工作室而来的。期间,刘某迢与都美竹在联系的过程中,因怕暴露自己男性身份,均只使用文字进行沟通。

    2021年7月18日

    吴亦凡母亲报警称遭敲诈 “操纵者”被警方抓获 其余网曝行为仍在调查中

    2021年7月14日,北京朝阳警方接到吴亦凡母亲吴某报警,称遭到都美竹敲诈勒索。当时警方依法进行了受理和调查,工作中锁定犯罪嫌疑人刘某迢(男,23岁),并于2021年7月18日在江苏省南通市将该人抓获。

    刘某迢被抓获后,对其诈骗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目前,该人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

    同时,北青-北京头条记者从北京朝阳警方了解到,到目前为止,都美竹本人,及网络上所有控诉吴亦凡“迷奸”等事的事主,并没有任何一个人向警方进行报案。

    针对网民举报的“吴亦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及近期网络互曝的有关行为,北京朝阳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中。如构成违法犯罪,警方将严格依法处理。

    “顶流”吴亦凡坠落:9年星途背后的资本进退

    7月31日,针对网络举报的“吴某凡多次诱骗年轻女性发生性关系”等有关情况,经警方调查,吴某凡(男,30岁,加拿大籍)因涉嫌强奸罪,目前已被朝阳公安分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侦办工作正在进一步开展。

    都美竹爆料前,吴亦凡是娱乐圈当红明星的流量担当。而后,吴亦凡身上数不清的光鲜标签被迅速剥离,再次成为丑闻的主角。

    2012年作为韩国EXO组合成员出道,至今,吴亦凡走过九年“星途”。贝壳财经梳理过往信息注意到,自进入国内娱乐圈后,吴亦凡一路不乏“贵人”护航。并多次顺利度过负面舆情。

    而这一次的丑闻没有放过他。事发后,等待他的只有国内外各大品牌的“分手信”,紧急划清界限撇清一切关系,甚至抹去曾经“交往”的痕迹,清扫相关宣传记录。

    五年前后,形势剧变。吴亦凡也成功从“顶流”走到资本“弃子”。

    借力“京圈大佬”获高起点

    轨迹要从7年前追溯。贝壳财经注意到,吴亦凡自进入国内娱乐圈后便一路有资本“护航”。

    吴亦凡并非中国籍,2014年,四个知名EXO组合成员陆续解约到中国发展,随后“归国四子”的说法流传至今。

    当年5月,距离EXO演唱会一个星期,吴亦凡突然提出解约。到中国一个月内,吴亦凡迅速开始了新事业,以男主角身份加入徐静蕾执导的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这部电影由“京圈灵魂人物”王朔担任编剧,2015年初上映,吴亦凡的电影首秀可谓起点不低。

    2015年,吴亦凡加入另一名“京圈大佬”冯小刚监制的电影《老炮儿》,搭档冯小刚、张涵予、许晴、李易峰等,电影由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出品发行。同年,吴亦凡还推出了个人单曲。

    2016年4月,由乐华娱乐、福建恒业影业有限公司等制作的《夏有乔木,雅望天堂》宣布当年8月上映,吴亦凡、韩庚等任主演。6月,吴亦凡搭档刘亦菲主演的《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宣布7月定档。

    吴亦凡“归国”之后至这一时期,演艺事业可谓顺风顺水。

    2016年6月,吴亦凡深陷与多女子发生关系的传闻,网红小G娜曝光了和吴亦凡的亲密照,引发网络热议。

    然而,当时只被当作一则重磅娱乐新闻,很快就平息下来,女主角小G娜被网络攻击,吴亦凡公开的演艺和商业活动看上去则未受影响。

    关键词:吴亦凡 都美竹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