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际评论 > 吴正龙:中美关系的大框架没有变

吴正龙:中美关系的大框架没有变

时间:2018-03-07 14:59:33  来源:环球网  作者:翟亚菲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去年年底,特朗普总统发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是一份基础性文件,其主要思想贯穿之后美国防部发表的《国家防务战略报告》、《核态势评估报告》以及特朗普任内的第一份《国情咨文》。

美国外交不能没有对手。冷战时期是前苏联,“911”事件后是恐怖主义,特朗普时期则是所谓的修正主义中国与俄罗斯。奥巴马时期推出“亚太再平衡”战略,特朗普政府则需要有自己的一套说法,特朗普上台不到一年就抛出新版国家安全战略是题中之义。但是,报告充斥不实之词,误判国际形势和中国战略意图,是“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的产物。

误判之一:世界已回归大国竞争时代。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是时代的主题;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加速发展。全球化进程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新挑战不是哪一个国家所能单独应对的。因此,无论从全球还是从地区层面看,大国之间加强对话与协调,合作共赢,已成为时代发展的客观需要,而大国竞争只会导致互相猜疑,恶斗不止,相互消耗,甚至危害世界和平与繁荣。

误判之二:中国和俄罗斯已取代恐怖主义,成为美国国家安全的首要关切。眼下,中美面临的共同威胁仍然是恐怖主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全球化带来的种种挑战。美国人为地将中国和俄罗斯列为首要安全关切,但在实际操作上又依靠中国和俄罗斯来对付“流氓国家”朝鲜和伊朗以及恐怖组织。美国的做法只能说明中国是美国不可或缺的合作伙伴。

误判之三:中国“企图侵蚀美国的安全和繁荣”,“试图在印度太平洋地区取代美国,扩大其国家主导的经济模式的势力范围”,美国竞争的第一个国家就是中国。美国的指控罔顾事实。一是中美经贸合作体量巨大,不但令中美两国受益,还是中美关系乃至世界稳定的“压舱石”;二是中国不寻求全球主导权,中国加强与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合作,本着“共商、共建、共享”的精神,并不存在经济模式的输出问题,也不会要求别国复制中国的做法;三是经过世界金融危机之后,那种认为某一模式可以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想法和做法已经行不通了。

美国摆出一副要与中国展开全面竞争的架势。对此,中国并不惧怕,中国反对的不是良性竞争,而是恶性竞争,如冲突对抗,军备竞赛、贸易战、货币战等等。美国企图强加在中国头上的恰恰就是这种恶性竞争,以期达到牵制、延迟甚至拖垮中国发展的目的。因此,报告的所谓竞争是新形势下遏制的变种和翻版。可以预计,在这种氛围下,中美摩擦会增加,两国关系将出现一定程度的跌宕起伏。

然而,报告并没有完全排斥中美合作。美方表示,愿意与中俄在具有共同利益的领域开展合作。当下,全球化已把世界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世界上存在的许多问题都需要各国合作应对,没有任何国家包括美国能独善其身。即使报告所强调的“四个核心国家利益”:保护美国人民和国土安全、促进美国繁荣、以力量求和平、增加美国影响力,其中不少内容,如反恐、国际犯罪、网络安全、毒品、移民、传染疾病等非传统安全问题,其解决也都离不开与中国的合作。

就在报告发表后不久,特朗普于1月中旬就朝核问题专门打电话给习主席,强调中美合作的重要性。此外,美方日前高调宣布在阿富汗打击“东伊运”等恐怖组织,向国际社会表明其继续打击恐怖主义的决心,同时也是对中国的一种示好之举,希望在反恐问题上深化与中国的合作。据报,近期美国负责亚洲和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施赖弗在回答参议员质询时声称,中国是美方反恐的合作伙伴。

从各方情况来看,美国把中国确定为战略竞争对手的新定位,并不表明中美关系将陷入一味斗争和对抗的境地,而是斗争中有合作,合作中有斗争,中美双方的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合作依然是中美关系的主流。

更重要的是,中美元首海湖庄园会晤所建立的四个高级别对话机制,为两国关系平稳发展提供重要的机制保证。日前,国务委员杨洁篪和中央财办主任刘鹤先后访美,双方商定举行第二轮中美四个高级对话机制的具体安排,并同意采取合作的思路而不是对抗的方式来处理两国经贸摩擦,维护两国经贸关系健康发展。无疑,这些举措将加深彼此了解,避免摩擦升级失控,危及中美关系的大局。

总之,报告的出笼表明,美国对华政策会有所调整,但不致于动摇中美关系的根基;中美关系合作与斗争的大框架没有变,斗争面可能上升,但合作面依然是两国关系的主要方面;只要双方坚持以建设性方式管控分歧和摩擦,中美关系可望取得更多的积极成果。(作者是前驻外大使)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