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际评论 > 孙海潮:慕尼黑安全会议悲观落幕引发思考

孙海潮:慕尼黑安全会议悲观落幕引发思考

时间:2018-02-26 21:45:03  来源:环球网  作者:翟亚菲

  

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挥舞伊朗无人机残片讲话

德国外长加布里尔发言

一年一度的慕尼黑安全会议闭上帷幕,留给人们比去年更多的思考。2017年第53届会议的主题是“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 揭示了西方面临的一系列危机和困难,指出西方主导的世界秩序正走向终结。2018年第54届的主题为“深渊边沿,悬崖勒马?” (from the brink and back?) 提出世界面临众多极需解决的危机和重大挑战。两届会议主题都是提问句,意在寻找答案。结果都是与会者怀揣问号而来,又带着满腹的问号而去。会议主席沃尔夫冈·伊申格尔在闭幕辞中指出,本以为可以把题目中的问号去掉,现在看来没有做到。大家对面临的挑战都心知肚明,因为摆在那里看得见摸得着,认为应该着力避免,却仍然苦无良策。会议在应对世界安全挑战“尚有很多事情要做”的呼吁声中结束。

2018年达活斯世界经济论坛的主题“在分化的世界中打造共同命运”,指出世界经济和社会局势正在日趋碎片化,需通过打造共同体来集体应对。世界影响最大的经济与安全论坛提出了相同的问题,即在激烈动荡和日趋碎片化的国际形势下,人类命运处于重大转折期,应该如何应对?习主席有关建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提议极具现实意义。

本届会议为世界秩序面临崩溃的灾难性局面,更为世界安全态势描绘了一幅“阴暗”图景。

跨大西洋关系仍处于二战以来最为复杂的时期,特朗普就任一年多以来仍未派驻欧盟大使,双方互不信任和缺乏沟通达到空前程度。法德两位女防长在会议发言中坚持建立欧洲独立防务,美国则坚决反对削弱北约。美防长马蒂斯在会前出席北约防长会议,专门表达美对欧洲防务脱离北约的担心。欧盟明确表示要发挥全球性作用,德国外长加布里尔要求欧盟对美表现出更大的自主性,属前所未有之举。在对待英国脱欧问题上,法国的宽容态度明显有别于德国和欧委会主席容克的强硬立场。法德总理外长防长悉数与会,英国首相与会,美国国务卿缺席,仅防长出席却“沉默寡言”。

中东局势已成一团乱麻。美国承认耶鲁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对巴以和平进程造成致命打击,巴勒斯坦与美以接触全面停止。以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与伊朗在叙利亚和也门的争夺已达势不两立程度,更为严重的是以色列已半公开的与沙特站在一起。以色列总理里塔尼亚胡手举据称是伊朗无人机残骸,把伊朗称为世界安全的最大威胁,必要时将不惜与伊朗一战。伊朗外长扎里夫讥讽为滑稽表演。美国一手制造的库尔德问题使土叙两伊四国深陷其中,土俄走近使土美传统盟友关系逆转,对美中东战略构成重大牵制。

美国对其世界霸主地位受到撼动深感焦虑,正式把俄中列为主要威胁,反恐战争退居次位。美国“通俄门”调查“不断深入”,13名俄侨民在安全会议期间遭指控。俄美关系降至历史低点,成为国际形势中另一大不确定因素。乌克兰危机已成死结。美俄在核理论、裁军协议及叙利亚政治解决等问题上严重对立,已处于全面战略对抗态势。叙利亚已成为俄美战略博弈的主战场,双方虽竭力避免直接冲突,但最终摊牌恐怕只是时间问题。

朝鲜核问题成为核不扩散领域最紧迫的难题。美国的战争威胁与别国主张对话和政治解决的诸多方案“不在同一频道”。中俄和欧盟都反对战争。国际政治多极化(欧盟称之为多边主义)在朝核问题上有充分表现。

美欧在如何界定共同威胁问题上分歧明显。欧盟坚持恐怖主义为最大威胁。非洲萨赫勒地区是继中东之后恐怖主义最为猖獗之地,必须予以极大关注。恐怖主义对欧盟在非洲利益构成极大威胁,非洲难民对欧盟的困扰有增无减,更是造成欧盟分裂和民粹主义与极端思潮高涨的主因。

德国外长加布里尔在会议发言中指出,美国本是跨大西洋关系的传统支柱,现已不再发挥领导作用,欧盟在混乱的世界中独自支撑,且受到多种挑战和动乱的层层包围。自由世界正在受到修正主义的严重挑战,民主与强权的斗争再次启动,如果不做出反应,别人就会在全新的规范基础上建立一个没有自由的世界。“我们是唯一的草食动物,艰难地在肉食动物的世界里生活。”到底谁是肉食动物,谁是任西方宰割的草食动物?世界上所有的问题都是谁制造的,恐怖主义的难民潮的根源又是什么?多少罪恶假“民主”“自由”之名而行?加里布尔们应该扪心自问才对!

2017年被公认为是冷战后国际形势动荡最烈的一年,慕尼黑安全会议则认为2018年将是所有危险集中爆发的一年。世界面临的问题还在累积,危机还在加深,美西方的焦虑感空前突出。美国民主党已发出话来,将在中期选举获胜后启动对特朗普的弹劾程序。

世界不安宁,人类应该怎么办?我们对各种不测因素引发的后果是否有所准备?(作者为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前驻外大使)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
ad.tex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