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际评论 > 孙海潮:新形势下法德英三角关系仍然扑朔迷离

孙海潮:新形势下法德英三角关系仍然扑朔迷离

时间:2018-02-08 16:16:04  来源:环球网  作者:翟亚菲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法德轴心是欧盟得以存在和发展的基本因素和主要动力。英国入盟则主要是想以欧盟大国的身份争取更多利益,并不希望欧盟在政治上有多大作为,目标是把欧盟建成世界最大的自由贸易区,也是法德国相互制衡的利用力量。当需要英国为欧盟做出贡献时,英国会说我不是欧洲大陆国家,既不在欧元区,也不在申根签证区,尽量不要找我,有利益时则必须把我考虑在内,每每使法国和德国怒火中烧。波兰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四国(维谢格拉德集团)与欧盟在接收难民和国内改革等方面闹得极不愉快,欧盟扬言要制裁领头的波兰,匈牙利回称“不会投赞成票”。实际上,英国数十年来就是与欧盟闹独立性的领头羊。默克尔对英国脱欧公投震怒之余扬言“绝不轻饶”,以儆效尤,马克龙则通过“温柔外交”扩大法国影响。新形势下的法德英三角关系本质并无变化,仍然颇具戏剧色彩。

法德要签署新“爱丽舍宫条约”

1963年1月22日,时任法德领导人戴高乐将军和阿登纳总理,在法国总统府签署法德合作条约,史称爱丽舍宫条约。德国彻底清算纳粹罪行和誓不发动战争,同意与法国共同推动欧洲一体化建设,构成法德和解的政治基础。法国的欧洲政治领袖地位由此确立,德国心甘情愿地追随法国并为欧洲建设做出经济贡献,法德轴心进而发展为“欧洲支柱”。欧盟成为囊括28个成员国的全球最大跨国家机构,拥有议会、宪法、法院和中央银行及所有行政部门,皆由爱丽舍宫条约起步。德国藉此走出战败国阴影走上国际舞台并发挥作用,法国得以依托欧洲建设成为世界性大国。

世界各国之间,尚没有哪两个国家的联系和融合之深如法国与德国者。两国已无实际边界,可以召开联合内阁会议,可以召开联合议会大会,从防务到文化教育交往基本上成为一体,两国驻蒙古等国使馆合署办公,多个驻外使馆的领事与文化部门合并。爱丽舍宫条约使两国获益良多,无论从那个方面分析都不为过。

在爱丽舍宫条约签署55年之际,德国总理默克尔到访法国,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会晤后发表联合声明,强调爱丽舍宫条约对两国、欧洲及世界的重要性,重申法德基于“爱丽舍宫精神”深化两国间合作的决心,在事关欧洲和国际重大问题上采取共同立场,应对今后数十年的政经社会科技等诸多挑战,建立一个繁荣、有竞争力、强大统一民主的欧盟。法德将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上,深化在外交、防务、安全、情报、发展、国际反恐、危机处理、发展援助诸方面的合作,还将在气候保护、能源、汽车、生物科技、人工智能等新兴科技领域联合出台有关政策和提出倡议,共同捍卫全球化进程。为此,法德决定在2018年内签署第二个爱丽舍宫条约,以使两国的合作适应新的全球形势需要。

冷战结束使德国完成了统一大业,经济持续向好,影响力不断扩大,法国则在各方面逐渐处于下风,欧盟的政治与经济领导权都归于德国。奥巴马离任前专程赶往欧洲,在德国总理府召开德法英意西等欧盟主要国家领导人峰会,当面要默克尔担负起捍卫西方价值观的重任,颇有“托孤”之间。此时的德国已俨然成为西方盟主,默克尔成为西方“领路人”。特朗普上台后,默克尔批评声最高,言辞最烈,行动最为坚决,皆源于此。特朗普回称“德国最坏了”。殊不知“福兮祸所伏”,“飘飘然”的德国在欧盟“一国独大”招致不满,特别在吸收中东难民问题上的轻率和“强行分配”成为众矢之的,欧洲民粹主义上升和极右派得势与此有极大关系,反欧浪潮持续高涨。英国脱欧的导火线便是难民问题。2017年法国大选关乎欧盟前途,国际社会寄予极大关注,原因无他。

马克龙当选为危急之中的欧盟注入了活力,甚至可以说成是在某种意义上挽救了欧盟。马克龙以复兴法国和重塑欧盟为竞选口号,当选后实行“革命性改革”。马克龙拥有稳定的议会多数,经济恢复性增长,民意提升,与普京和特朗普都保持有较好的个人关系,先后接待两人访法,使法国重新的国际舞台上显示出活力和独特作用,是西方国家中行政力和执行力最强的领导人。相较之下,默克尔因立法选举“惨胜”而得以继续执政,却因组阁困难而举止荆棘。“牙买加组合”失败后再度谋求“大联合政府”,求助于马克龙说服社民党与之联合。默克尔由颐指气使转为向马克龙求助。世事变化,白云苍狗,转瞬之间的事。

英国脱欧后,法国成为欧盟唯一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和核国家,地位骤然间提升不少。法国希望伦敦金融城转移至巴黎,已获英国首肯,无形中又提高了马克龙的身价。马克龙在默克尔访法的联合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法德将在今后几个月内就欧盟改革提出具体设想,默克尔予以低调附和。法国要求提升欧盟决策力并提出包含所有方面的改革计划,特别是改革欧元区动作,设立共同财政政策等,都是德国具有严重保留的领域。默克尔现处于弱势,急需马克龙帮助组成大联合政府,先原则答应下来,至于以后怎么办,以后再说。大有“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的意境。

可以预言,新爱丽舍宫条约将在法国的主导下制定。法德两国业已存在的各方面关系将进一步深化,欧盟中的“法德轴心”重趋活跃。虽然两国争夺欧盟领导权的斗争还将存在,但在法国地位上升的情势下,德国咄咄逼人的气势明显收敛已显而易见。不然,第二个法德友好与合作条约就应以德国总统府命名为“贝尔维尤宫条约”或以德国总理府命名为“白色大厦条约”,而不应仍叫爱丽舍宫条约了。

马克龙说英国脱欧是轻率之举

法国与英国,隔海相望的邻国,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关系。两个欧洲大国,都有控制世界充当全球霸主的野心与历史,战争和争斗从未停歇。法英百年战争结怨极深,两次世界大战中又联手对付德国。戴高乐将军在伦敦组织自由法国抵抗运动,却因未受到“应有重视”而对丘吉尔首相“颇有微辞”。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大小宫殿前面有广场上,高大石座上戴高乐身穿戎装昂首阔步与蓝天辉映,稍远处角落里的丘吉尔塑像,体态臃肿,在草丛中艰难地迈步,形成鲜明对照。

戴高乐始终不同意英国加入欧共体,担心英国在欧洲替美国代言,只会起到破坏作用。将军地下有知,对英国“脱欧”当持欢迎态度。蓬皮杜后来同意英国加入欧共体,很大程度上是出于平衡德国的考虑。英国脱欧公制结果公布后,默克尔和奥朗德坚称“强力惩罚”。当大家都冷静下来之后,英国政府颇感反悔,欧盟也表现出希望“浪子回头”之意,但覆水难收。马克龙把提振法国国际影响力作为首要执政目标,执行平衡的外交政策,在英国脱欧问题上至少在表面上与默克尔的强硬立场拉开距离,颇获特蕾莎·梅好感。

马克龙新近访英并与特蕾莎·梅举行第35次法英峰会,在记者招待会上强调,任何投票和政治决定都无法改变法英共同历史和地理接近的事实。两国长期战略和外交目标一致,脱欧并不影响双边关系。马克龙在接受BBC采访时说,法国若组织与英国类似的脱欧公投,结果也将是相同的。但法国不同于英国,更不会去进行这样的赌博。如此复杂的问题,不能只简单地就“YES、NO”两个字来举行公投,这太冒险了。不问情由,不做解释,不提方案,只是简单地让民众就“是、否”脱欧做出选择,本身就是错误的。马克龙称他对英国民众做出如此选择感到遗憾,但他已同意与特蕾莎·梅达成一项特殊协议,但不能违背欧盟单一市场原则和欧盟集体利益。

马克龙含蓄地对英国前首相卡梅伦提出批评,从一个侧面说出了西方政治家的幼稚和“一人一票”民主的弊病,引起英国舆论强烈反响,

马克龙与特蕾莎·梅会晤后发表了两国联合公报,签署了两国外交与发展条约。在长达75个问题的联合公报中,指出英国虽将离开欧盟但不会离开欧洲,基于两国利益基础上的英法关系依然深厚。法英互为第三和第五大贸易伙伴,各有15万人在对方就业。鉴于此,本次峰会首次包括了双边关系的各领域,重点是在防务与安全、经济发展及移民三大领域加强合作。这是以英法联系之深暗喻英欧关系。

马克龙访英的重头戏是解决在法国北部地区等待前往英国的难民问题。英国同意增加4450万英镑的资金支持,与法方共同管理边界治安,加速难民甄别。第二个议题是军事和安全合作。联合声明指出,两国重大利益完全一致,一国受到的威胁,另一国感同身受。在核军事领域进行更密切的合作,开发导弹和研发A400M战机。2018年在印度洋、亚太和加勒比海地区部署的两国舰艇和战机进行合作。2019年使两国航空母舰进行相互支援。建立联合司令部,组建可以在阿拉伯海和非洲之角的行动部队。建立一只万人远征混成联合武装,于2020年成军。英国空军将和向法国驻非洲反恐部队提供3架“奇诺克”载重直升机,弥补法军运载缺口。法国继续向英国领导的波罗的海北约部队提供兵员。

法英重申捍卫建立在规则之上的现行国际体制,强调耶鲁撒冷为以巴共同首都,两个国家和平相处。这明显是说给美国听的。

两国领导人将于2018年11月共同庆祝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100周年,2019年庆祝诺曼底登陆纪念碑落成和登陆75周年。

马克龙此访给“形单影只”的英国送去了“安慰和温暖”,特蕾莎·梅热情款待唯恐不周。虽然评论指出法英自1980年代就开始军事合作, 有关合造战机、共建航母与防空巡洋舰、间谍卫星、装甲车和直升机等计划都未实现。1992年制定了军事合作原则,2010年签订军事合作协定,但都未形成战斗力。但必须承认,马克龙在此时访英并发表长篇联合声明确是精心设计和安排的结果。

英国一直是欧盟里的“另类成员”,基本特征是“三心二意”和“少付出多收获”。欧委会要求英国先支付千亿欧元“脱欧费”再谈其他,英国最终同意支付400亿欧元,颇能说明问题。欧洲投资银行总裁霍耶尔在1月26日的达沃斯演讲中表示,英国脱欧对欧盟造成了极大干扰,成为欧盟面临的最大问题,双方都是输家,只是英国输的更多些。

英国当初加入欧盟一波三折,退盟还不知要蜕几层皮,真可谓“相见时难别亦难”。双方的联系太紧密了,数十年的全面融合,多少法律都要重新制定,统一大市场之中的经贸和人员交流岂是说断就能断的,光关税重新计算就是天文数字的工作,“实难割舍”。其他方面的联系更不用说,比如欧盟对英国的反恐情报依赖程度之高,须臾不能脱节。当大家都平静下来以后,将会力争降低损失。欧盟将与英国建立某种特殊关系,会预留空间随时接收“回头的浪子”。因为不论从哪个方面来看,英国都要比中东欧国家更具备资格。过几年或者更长一点时间,英国肯定会重返欧盟。马克龙的访问应视作是一个信号。英国脱欧后,法德英三角仍在,相互之间的借重仍在,只是形式有所改变而已。马克龙处于主动地位,可收左右逢源之效。(作者是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中心主任,中国驻法国使馆前公使衔参赞)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