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际评论 > 吴正龙:渐行渐远的美欧同盟关系

吴正龙:渐行渐远的美欧同盟关系

时间:2018-02-05 15:45:10  来源:环球网  作者:翟亚菲

特朗普入主白宫后,美欧同盟关系便进入多事之秋。在几乎所有重大地区和国际问题上,美欧都存在分歧,龃龉不断,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美欧关系渐行渐远,进入二战之后最困难的时期。

特朗普上任后“三把火”中的第一把火就烧向欧盟,在欧洲一体化、军费、贸易、难民等问题上发表了大量反欧言论,引起欧盟国家的不安和愤怒。布鲁塞尔和柏林针锋相对,声称要将特朗普列为“欧盟面临的全球威胁之一”,“欧洲人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美欧关系将从传统盟友关系转变为“更加务实和交易性质的关系”。

在“跨大西洋联盟”历史中,欧盟与美国闹矛盾并不少见。如美国前总统布什在2001年曾以“抑制经济增长”为由,宣布退出1998年签署的京都议定书,遭到欧盟的口诛笔伐。又如美国2003年发动伊拉克战争,法德反对并拒绝参加美国的战争冒险。

但是,与前几次闹别扭不同,此次欧盟不是在孤立一件事上与美国发生冲突,而是整体上脱离了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轨道。这是战后美欧关系史上前所未有的。除涉欧事务外,对于其他重大国际问题,如特朗普质疑“北约”有效性,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联合国科教文组织,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威胁退出伊核协议,进一步强化对古巴金融和商业封锁等,也都遭到欧盟反对或抵制。此次美欧交恶带有全面性、综合性和全局性。

在特朗普时代,美欧在外交领域出现“分道扬镳”现象,主要原因是特朗普奉行“美国优先”政策,以牺牲包括盟国在内的他国利益为代价,把实现美国利益最大化作为其全球战略的目标。一是特朗普施压欧洲盟友增加防务开支,多交保护费,而后者坚持按照既定安排提高本国军费。二是随着特朗普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美国批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是“披着双边贸易协定外衣的”多边协定,TTIP谈判也不了了之。三是特朗普日前指责欧盟贸易政策“非常不公平”,并暗示会进行反制。对此欧盟警告称,如果华盛顿局实施贸易限制,欧盟将会做出“迅速且适当的”的回应。四是特朗普上月中旬向德法英发出最后通牒,限120天之内,与其谈妥修改伊核协议,不然美国就退出该协议。而德法英坚持伊核协议不能动,对于特朗普威胁不予置理。

一句话,特朗普不要名声要实惠。特朗普认为,无论是在军事安全领域,还是在经贸合作和应对非传统安全方面,欧洲盟友过去占了美国太多便宜,美国吃了大亏,这样的“冤大头”美国再也不能当了。从一定意义上说,特朗普推行“美国优先”政策的过程,也是美欧利益再平衡、同盟关系再塑造的过程,双方之间出现矛盾和冲突是必然的。

另一方面,特朗普将其当选美国总统,视作为反建制、反移民、反主流的民粹主义运动在美国的胜利。特朗普奢望要将这项运动推广到全世界。不管是英国脱欧公投,还是欧洲国家大选,特朗普都发推文支持分裂欧洲一体化的力量。受特朗普现象的鼓舞,民粹主义势力在有些欧洲国家抬头,动摇欧盟主权联合体的根基。这成为美欧关系恶化的重要诱因。

经过一年多的较量,欧媒评说,欧盟已对特朗普政府不抱希望,而是把着眼点放在后特朗普时代,当下主要聚焦于止损,尽量降低美欧关系受伤害的程度。

近来,欧盟明显强化了联合自强的行动。日前,法德发表联合声明,表示将进一步深化法德合作,重振欧洲一体化进程,重启陷入停滞的法德双驾马车。欧盟去年年底批准了成员国之间防务领域“永久结构性合作”,其中包括成员国家共同发展军事实力、投资合作项目以及加强各国武装力量。正如德国外长加布里尔所说,“这是朝着独立和加强欧盟安全和防务政策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去年年底欧盟与日本完成自贸协议谈判,将打造世界最大的经济开放区,此举标志着双方摒弃贸易保护主义立场。

然而,在特朗普时代,美主欧次的大格局难以改变,加之特朗普的不确定性,欧盟如何平稳度过特朗普时代,迎来后特朗普时代美欧同盟关系的新未来,值得关注。(作者是前驻外大使、环球网特约评论员)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
ad.tex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