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际新闻 > 国际评论 > 李辽宁:特朗普“美国优先”逻辑的实质、影响及其应对

李辽宁:特朗普“美国优先”逻辑的实质、影响及其应对

时间:2017-12-16 15:29:31  来源:环球网  作者:翟亚菲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自2017年1月20日唐纳德·特朗普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以来,其施政风格已逐步为世人所领略,总体上与其在竞选时的口号是一致的,即“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从实际效果来看,特朗普的政策常常引起多方面的质疑和批评。但是特朗普显然并不太在意这些,这倒符合其“敢于冒险”的个性和“重商好利”的做派。毕竟是当今唯一的超级大国的总统,特朗普的一言一行不仅影响着美国的国内发展,也对世界的发展产生重大影响。正因如此,深入考察特朗普的“美国优先”逻辑及其影响,并作出预防性应对,对于维护我国国家利益乃至世界和平发展,具有重大意义。

一、“美国优先”:特朗普的施政逻辑及其实质

先来看看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所颁布的一系列政策和法令,从中可以看到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执政理念和基本思路。

废弃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简称TPP)是一组多边关系的自由贸易协定,不仅涵盖国际贸易领域,还对劳工和环境、知识产权、国有企业等敏感议题进行了规范,因此被称为“21世纪的贸易协定”。2016年2月4日,由TPP的12个成员国代表在新西兰奥克兰参加的签字仪式,TPP正式签署。但是在美国内部分歧很大,掌控国会参众两院的共和党高层对部分条款不满意。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就职当天宣布从TPP中退出。

  签署“筑墙计划”。1月25日,特朗普签署旨在加强边境安全和收紧移民政策的两道行政令,并声称将动用联邦政府资金,数月之内开工在美墨边境修建隔离墙。根据特朗普的说法,来自拉美的非法移民抢走了原本属于美国人的工作岗位,因此需要用墙来挡住他们。

颁布“禁穆令”。1月27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签署了一份名为“阻止外国恐怖分子进入美国的国家保护计划”的行政命令。这份行政令要求,未来90天内,禁止伊拉克、叙利亚、伊朗、苏丹、索马里、也门和利比亚等七国公民入境美国。因为所涉国家均为穆斯林为主要人口的国家,因此这份行政命令也被媒体和民间团体称为“禁穆令”。 2017年9月12日,美国最高法院裁准实施特朗普政府的难民禁令。

退出《巴黎协定》。6月1日,特朗普宣布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称《巴黎协定》给美国带来“苛刻财政和经济负担”。

废除《追梦计划》。7月5日,特朗普下令废除“童年抵美者暂缓遣返”(DACA计划)。DACA计划是前总统奥巴马在2012年颁布的行政令,允许在年幼时(16岁以下)被父母带入美国的非法移民可以免于被遣返,同时还能在美求学和工作。这项计划涉及约80万“追梦人”,他们大多来自墨西哥和其他拉美国家。

减少接收难民人数。9月28日,特朗普宣布,美国2018年财年拟接收难民4.5万人,为1975年以来最低。

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0月12日,美国务院发表声明称,美将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以上还远不是特朗普政策的全部(比如12月6日,特朗普宣布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但从中已经可以看出其政策的价值取向。应该说,特朗普的确是在兑现其在竞选期间承诺的“美国优先”口号。通过分析可以看到,“美国优先”包含着几个相互关联的观点:一是“美国优先”是衡量一切政策是否必要的标准,此外没有别的标准;二是对现行的国际协定,只要是认定美国在其中“吃亏”了,都必须退出,无论该协定多么重要;三是对于美国的国内政策,也要按照是否符合“美国优先”的标准来决定是否有必要废除或者重新制定。以“美国优先”标准来衡量国际和国内政策,特朗普的政策逻辑可谓“一脉相承”。

然而,“美国优先”的实质是美国不愿意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这从接收难民人数、修建隔离墙、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等等都能看到这一点。然而,这一做法既不符合美国长久以来所秉承的价值观——比如“筑墙计划”一经抛出就遭受巨大争议,主流舆论认为它不切实际且有违美国的包容精神——也不见得能够实现其“美国再次伟大”的承诺,甚至可能带来相反的结果。实际上,自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的传统盟友都对其“美国优先”口号心存疑虑。2017年5月,当特朗普参加在意大利西西里岛举行的G7峰会以后,澳大利亚新闻网指出“美国正在失去欧洲”,德国《图片报》直接提出“美国不再是可靠的盟友”。难怪德国总理默克尔发出“我们欧洲人真的要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感慨。

二、“美国优先”逻辑的后果及其影响

分析“美国优先”逻辑的后果与影响,需要把握两个视角:一是国家利益,二是国际责任。从国家利益来看,特朗普作为一个国家的总统,以本国利益作为政策的出发点,这本无可厚非,每个国家的领导人都应该这样。从国际责任来看,每个国家都应该承担一定的国际责任,为世界和平发展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如果从国家利益的视角来考察,“美国优先”逻辑尚且能说得过去;但是从国际责任的视角来考察时,发现“美国优先”逻辑存在道义上的重大缺陷,也势必会带来严重的现实后果。

在道义上,“美国优先”存在着重大的缺陷。人们要追问的是:为什么是“美国优先”?美国一贯以“人类文明的灯塔”自居,到处兜售“自由、民主、平等、人权”等所谓“普世价值”,按道理,特朗普应该高唱“美国使命”或者“美国责任”才是。作为当今最大的发达国家,美国的一举一动对于世界的影响都是举足轻重的。特朗普在考虑“美国优先”的同时,还应该考虑如何为世界的发展做出贡献,而不是逃脱美国应尽的责任。更为糟糕的是,沿着“美国优先”的逻辑,还可能推演出“白人优先”、“白人至上”、“基督文明至上”等等,类似的种族歧视思潮已经在美国国内出现了。

在实践上,“美国优先”势必会助长霸权主义。在处理国际矛盾和地区纠纷中,美国完全可能打着“美国优先”的旗号,到处行使干涉主义和霸权主义——按照“美国优先”的逻辑,只要是与美国的国家利益不符,美国就可以轻易地给对方安上一个“不民主”或者“支持恐怖主义”的名号而出面干预。于是,霸权主义就被巧妙地包装起来。不仅如此,“美国优先”逻辑还会产生恶劣的示范效应。既然特朗普可以站在美国的国家利益上表态“美国优先”,那么其他国家的领导人都可以这样仿效。于是就会出现“日本优先”“俄罗斯优先”“欧洲优先”等等想法和做法。这样一来,霍布斯的“丛林法则”将会大行其道,这个世界将会乱成什么样子,不用太多的想象就可以想象得到。

简言之,“美国优先”逻辑将会给世界带来灾难性影响。其直接后果是,这个世界上本应该获得美国帮助的人将会失去这个机会——看看美国2018年财年将要接收的难民人数就知道了,况且这些难民主要是由于美国插手中东事务导致的。其间接后果是,由于一个原本有能力领导世界的国家放弃其“道义高地”而选择了“市侩利益”,整个世界的制度规则都将会受到伤害(比如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将会严重削弱全球气候治理的效果),进而影响到人类迄今为止积淀下来的文明根基——国际道义。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优先”论可以休矣。

三、应对“美国优先”逻辑的策略选择

应该看到,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施政纲领是与其“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目标密切联系的,在其看来,中国是阻止其“再次伟大”的关键因素。正因如此,特朗普的“美国优先”逻辑及其蕴含的“零和博弈”思维,势必会给中美关系带来负面影响。对此,中国必须及早研究,并从战略和战术层面有效应对。

第一,建立最广泛的国际统一战线,维护国际规则的公平正义。从性质上讲,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及其一系列的政策都是与当今世界的发展大趋势背道而驰的:其奉行的贸易保护主义是一种典型的“逆全球化”;其崇尚的“单边主义”和“实力外交”有悖于现行的“多边主义”争端解决机制;其“美国优先”逻辑本身就蕴含着对其他国家的国家利益乃至国际规则的冷漠和轻视。基于此,要激发起世界各国对“美国优先”逻辑的清醒认知,并在行动上开展积极合作,建立最广泛的国际统一战线,共同应对“美国优先”所带来的挑战,维护国际规则和国际秩序的公平正义。

第二,大处着眼,小处着手,进一步推进和巩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就中美关系而言,既存在结构性的矛盾与竞争,也存在密切的互利与合作。相对于奥巴马更重视对华政策的战略利益和长期利益而言,特朗普更重视对华政策的现实利益。为此,应紧紧把握中美关系的战略大局,直面特朗普政府最为关注的贸易逆差问题、朝核问题、反恐问题,并作出积极回应。当然,“积极回应”不等于以损害自身的国家利益为代价。为此,一方面要建立和完善针对各种议题的预警机制和应急方案,以防不测之需;另一方面要发挥公共外交的作用,通过多种途径在中美之间建立起沟通与互信的桥梁,不断夯实两个大国的关系基础。

第三,顺势而为,推动国际组织与国际秩序的变革与创新。应该看到,特朗普“美国优先”的施政理念并非一无是处,否则也不可能在其国内赢得支持。实际上,“美国优先”的政策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美国以往政策的“补短板”。因此,要看到特朗普执政理念中的积极因素,比如:主张联合国等国际组织应该更加高效;其对于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和“亚投行”要比奥巴马政府相对积极务实;网络空间安全也是中美两国共同利益的交汇点;即使是极为棘手的“朝核问题”,中美在“保持半岛无核化”方面也是一致的。所有这些,都应该成为中美关系走向合作与共赢的重要契机。

总体上看,特朗普虽然执政时间不长,其内政外交的理念和政策还远谈不上成熟,但是其“美国优先”的施政逻辑是清晰的。在外交方面,其对于中美关系也是非常谨慎的。作为当今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发达国家,中美两国不仅拥有广泛的共同利益,同时也拥有维护世界和平与繁荣发展的共同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讲,深刻理解“美国优先”逻辑的影响并及早做出预防性应对,有利于中美两国进一步增进了解,彼此尊重对方的核心利益,减少战略误判。这对于维护中美两国人民乃至世界人民的福祉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作者是海南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