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国内要闻 > 【70年赶考成绩单】车轮上的浓缩岁月
  • 【70年赶考成绩单】车轮上的浓缩岁月

    时间:2019-09-18 00:00:00  来源:央广网  作者:

    编者按:70年前,中国共产党从西柏坡出发,进京“赶考”,开始了建设新中国的宏伟大业。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再访西柏坡,重提“赶考”,强调“时代是出卷人,我们是答卷人,人民是阅卷人。”

    70年“赶考”路上,共产党人步履坚实、逐梦前行,向人民和历史交出优异成绩单。从解决温饱到品天下美食,从凭票供应到全球网购,从草棚筒子楼到公寓新社区……变化既细致入微,又翻天覆地。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特别策划――《70年赶考成绩单》,展现民生变化图景,记录百姓肺腑心声。今天(18日)推出:《车轮上的浓缩岁月》。

    央广网北京9月18日消息(记者任梦岩)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交通运输领域发生了历史性变化,交通基础设施加速成网,运输服务能力连上台阶。截至2018年末,我国铁路营业总里程达到13.2万公里,较1949年增长5倍;公路总里程485万公里,是1949年的60倍;定期航班航线总条数达4945条,是1950年的412.1倍。

    9月初的贵阳,暑热开始散去,旅游大巴司机李隆举师傅在车站等着自己的游客。这一趟,从黄果树瀑布到荔波大小七孔、西江苗寨,最后到青岩古镇,预计需要4天3晚。李师傅说:“十年前没有这种团,以前三四天根本跑不了这一千多公里路,这一条线最少要七八天。”

    新中国成立之初,贵州全省只有1900公里路,比不上李师傅如今一星期开行的里程。他清晰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离家当兵那天的情景,推门见山道,地无三尺平。

    1980年,李隆举退伍后成为贵州第一批旅游大巴车司机。当年全省几十辆旅游大巴,路上会车时常互相鸣笛致意。他回忆:“当时黄果树叫‘老宾馆’的那个地方,一个停车场可能只有五六百平米,就几台车停里面。”

    记忆里冷清的画面,如今被一组组数字冲刷。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贵州全省交通投资为十多亿元,到2004年达到百亿级,2014年破千亿,2018年,这个数字是1700亿。2001年,李师傅飞驰驶过凯里至麻江高速公路,这是贵州省第一条高速公路。2015年,贵州成为全国第9个县县通高速的省份。全球最高的桥梁排名前20名中,位于贵州省内的有14座。“连峰际天兮,飞鸟不通”,如何通达?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这是最响亮的答案。

    李师傅表示:“以前关岭的花江镇到贞丰的路程30多公里,中间就隔了花江那条河,要两个小时左右。现在修桥了,跑几公里就过去了。黄果树到关岭以前要走一个小时,现在就十分钟。”

    高速公路修到哪儿,旅游火到哪儿。景区停车场里,李师傅很难再遇到相熟的同行,3000辆,是他估计的全省旅游大巴的数量。“就拿西江苗寨来说,以前没有高速的时候,一天最多就是一两个团。现在西江苗寨一天几万人,特别是七八月份,停车也找不到地方。没办法,火爆。”他说。

    向东约两千公里,中国铁路上海局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机务段的高铁司机杨坚坚与李隆举工龄相仿。1984年,15岁的杨坚坚考上了浙江金华铁路学校。那是杨坚坚第一次坐火车,300多公里的路程,火车开了一整天。杨坚坚回忆:“我第一次乘火车去金华的学校报到,跟我父亲两个人。我记得很清楚,当时6点钟从松江站上车,晚上5点半到金华。我在想怎么这么远,我都要哭出来了,想这个火车也太慢了吧。”

    和师傅们相比,杨坚坚赶上了好时候。工作后,烧煤的蒸汽机没开两年,就被换成了烧柴油的内燃机车。杨坚坚说:“以前我们开蒸汽机就是干体力活儿,上班就是加煤、翻煤,下班一身灰,脸都看不到的。内燃机就先进多了,没灰了、有油了,回家老婆说一股柴油味。”

    2004年4月18日,中国铁路第五次大提速。2005年,杨坚坚开上了代号为“跨越”的电力机车,往返于上海和北京两地;2007年4月18日,杨坚坚驾驶着运行时速200公里的中国首趟动车组列车,从上海站始发。他说:“现在我们就像白领一样,上班穿白衬衫。以前开蒸汽机车的时候根本不敢,穿白衬衫去,人家想你不正常。白领、西装,还搞个大盖帽,精气神在这呢。”

    又一个10年,2017年9月21日,“复兴号”高铁动车组在京沪线上以350公里的时速“开跑”。至此,我国不仅是世界上高铁运营里程最长的国家,也成为世界上高铁商业运营速度最高的国家。

    由近,到远,到更远。机翼下的车轮,记录着共和国起飞的初始速度。而飞机的第一步,比汽车和火车更为艰难。新中国成立之初,民航航线里程1.1万公里,全国只有12条航线。1958年3月2日,北京首都机场正式投入使用。首都机场原运营部负责人刘兆龙回忆,当年的航空业“门可罗雀”:“有时候飞机坐不满,起飞它要有一定重量,不够怎么办?拿几块大石头去压机舱。讲到这个,大家可能觉得是个笑话,觉得为什么不多卖几张票给大家坐坐?因为那时候票都买不到,当年坐飞机要各种介绍信才能买到机票。”

    2018年,首都国际机场成为全球第二个年旅客吞吐量过亿人次的机场。再过几天,大兴国际机场即将正式开航运行,新机场体量相当于首都机场1号、2号、3号航站楼相加的总和;未来7条跑道,每年可见证88万架次飞机起落。这是向着高空的飞跃,也是向着明天的飞跃。

    70年“赶考”交通成绩单,您打多少分?

    群众1:10分的话,9分。坐高铁,从西客站坐到邯郸东,两个多小时就到了,要以前慢车还不得五个多小时啊。

    群众2:9分吧。因为我以前回家坐普通的火车,需要9个小时。今年年底通了高铁以后,回家可能只需要3个多小时,更加方便了。

    群众3:非常满意,现在基础设施比以前真是进了一大步。以前要去草原那边玩,特别不方便,现在途经的每座山都打通了隧道,特别壮观。

    关键词:
      我菜都不去买了,一定要去找她
    • 我菜都不去买了,一定要去找她

      昨天早上7点10分左右,一位大伯突然在杭州中山北路晕倒,幸好遇见了两位懂急救知识的女士。她们对大伯进行了十来分钟的心肺复苏,一直持续到120赶到现场。...

        关键词:心肺复苏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