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云南新闻 > 我的生日与云南禁毒日是同一天

我的生日与云南禁毒日是同一天

时间:2018-06-22 15:08:32  来源:  作者: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我的生日与云南禁毒日是同一天

讲述人: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禁毒大队大队长甘磊

我叫甘磊,今年51岁了,现在是云南省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禁毒大队大队长。

在一般人看来,从警33年,早已将年少时的激情消磨淡了,我却偏不。

从警33年,我无时无刻不在与魔鬼斗智斗勇,始终与犯罪嫌疑人和毒品打交道,却一直保持着我的热情,我们大队的民警都说,只要我一听说有线索,两只眼睛都“放光”。

每次办案都身处危险边缘

众所周知,按照刑法规定,贩卖毒品50克及以上就可能被判处死刑,所以毒贩都是亡命之徒。

从我们接触毒贩的情况来看,吸毒者会长时间处于幻觉状态,表现为情绪不可控,力气特别大,不仅会让处于吸毒者周围的人陷入危险,还会给警方的抓捕工作带来很大困难。

大半辈子与毒贩斗智斗勇,时刻命悬一线,但如果说让我去干别的工作,我可能还提不起兴趣来。

我的生日是10月26日,那天也是云南禁毒日,这或许就是一种缘分。

回想起当警察以来遇到最凶险的事,还是我当一名普通民警的时候。那次,我和我们大队长、中队长还有另外一名民警去执行一个案子。我们4个人,每个人各带着一把手枪。

当时是在中缅边境,毒品入境时,我们没有立即采取行动,一直追踪毒贩到了下关。

我们有一个化装民警,潜伏在毒贩身边与他们交谈,离我们埋伏的地方有七八百米左右,我和大队长埋伏在草丛背后。这时,贩毒的人中有个人出来查看,刚好看见我们两个,对方把电筒一关,就听见了枪上膛的声音。

每当回忆起那次面对面的对峙,我的脑海里依然是当天晚上灌木丛、树丛,我的耳朵听到呼啸的风声,感觉周围都是人。我的脑袋空白了一分钟。枪已经上膛,我想到的就是,如果交火,我就把枪里的子弹打完,直击毒贩。

那时我非常冲动,队长看见我的动作后,就压着我的手叫我不要动。

后来,我们在化装民警的掩护下脱离险境。

事后了解到,那天晚上贩毒团伙十多个人带着冲锋枪和一批毒品过来,敌众我寡,当时如果动手,我们可能都牺牲了。

我对大队长那一刻表现出来的临危不乱牢记在心。在没有把握的情况下,不要贸然采取行动的原则一直提醒着我。

现在,我当了禁毒案件的指挥员,听到太多战友牺牲的消息,所以每次执行任务我都要确保自己所处的位置是最靠前的。

如果我对整个案件评判下来觉得危险,我所说的危险是指:第一,我们所处的位置是劣势,比如边境一带,对整个环境都不清楚;第二,我们的警力并不能够压倒对方,就宁可再找机会实施抓捕也不能蛮干。

我对队员提的一个要求是:你们看我行动。如果有我在现场,民警的心会更镇定一点,大家就像是把我当作主心骨一样。

办理每一个案子,我们都是身处在危险的边缘,每次都是在鬼门关边缘徘徊。即使如此,我对工作的热爱却从未消退过。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下一页 末页

关键词:
    一4龄童小区内被车压死 肇事者系隔壁邻居
  • 一4龄童小区内被车压死 肇事者系隔壁邻居

    5月24日傍晚17:40分左右,铜川路上一小区内发生悲剧:1名4岁男童遭遇车辆碾压经抢救无效死亡,而肇事的是隔壁邻居驾驶车辆所致,而在事发时,两名男孩正在小区内玩耍...

      关键词:小区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