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湖南新闻 > 致命货拉拉:女生跳车身亡,工作人员称平台不是当事方,App服务协议“甩锅”顾客
  • 致命货拉拉:女生跳车身亡,工作人员称平台不是当事方,App服务协议“甩锅”顾客

    时间:2021-02-23 07:34:20  来源:  作者:

    致命货拉拉:女生跳车身亡,工作人员称平台不是当事方,App服务协议“甩锅”顾客

    “长沙23岁女生在货拉拉车上跳窗身亡”一事持续发酵。

    2月21日下午,微博用户“今夜的风格外喧嚣”发文称,自己的姐姐车莎莎在2月6日晚用货拉拉平台进行搬家,她自己也随即坐上了司机的车。

    出发不到15分钟后,货拉拉司机报警并拨打120,称因为面包车三次偏航,车莎莎跳出车窗并昏迷不醒。车莎莎随后被送往医院抢救,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后来因身体指标出现多项恶化,经抢救无效后于2月10日不幸离世,年仅23岁。

    致命货拉拉:女生跳车身亡,工作人员称平台不是当事方,App服务协议“甩锅”顾客

    让车莎莎家属感到蹊跷的是,在跳窗前的6分钟,车莎莎还在工作群里回复消息,情绪十分稳定。

    2月21日晚间,货拉拉公开回应称,目前长沙警方对该事件的调查仍在继续,尚未形成定性结论,对于在该事件中平台应当承担的责任,货拉拉不会逃避。

    致命货拉拉:女生跳车身亡,工作人员称平台不是当事方,App服务协议“甩锅”顾客

    2月22日,车莎莎的朋友秦先生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货拉拉的这一回应让车莎莎的家属和朋友都愤怒不已,“迄今为止,他们(货拉拉)都没有给莎莎的父母打过一个电话,这就是他们所说的‘积极解决’?”

    据紫牛新闻报道,车莎莎家属后来向派出所询问调查进展时得知,因证据不足,涉事司机三天后便被警方释放,目前警方还在补充调查中。

    就车莎莎跳车身亡一事的最新进展,时代周报记者联系货拉拉公关部相关人士,对方一直保持沉默,截至发稿仍未获有效回应。

    工作人员称平台非当事方,服务协议藏“流氓条款”

    车莎莎的弟弟发布文章显示,2月6日晚上8点,车莎莎从天一美庭搬家到梅溪湖步步高公寓,车程约10公里。

    2月6日晚上9点17分,车莎莎上了车牌号为“湘A DA6557”的货拉拉面包车,9点24分,车莎莎还在工作群和同事互动,看不出有情绪异常。

    致命货拉拉:女生跳车身亡,工作人员称平台不是当事方,App服务协议“甩锅”顾客

    9点30分,货拉拉司机拨打了120和110,称车莎莎因为面包车三次偏航,在岳麓区曲苑路跳车窗了,120赶到现场时,车莎莎已经倒在血泊中昏迷不醒,随后被紧急送往岳麓区航天医院进行抢救。

    车莎莎的家属对此提出质疑:肇事司机为什么不选择正常导航路线及平台要求路线,而是舍近求远选择一条没有监控的道路?是不是早有预谋?货拉拉有没有对司机进行相关的安全审核?

    秦先生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车莎莎的父母都是农民,父亲患有严重糖尿病,弟弟还在上大一,许多事情还要靠叔叔资助支持,已经工作的车莎莎是一家人的支柱。

    车莎莎的弟弟在文中透露,2月11号,警方召开民事协商会,他从货拉拉公司工作人员和货拉拉司机的笔录了解到,姐姐因为3次偏航而选择跳窗。但他们想看看车上或者货拉拉App上有没有录音和录像等资料来还原真相,货拉拉工作人员却说车内无任何录音录像设备、货拉拉App也没有录音录像功能。

    据秦先生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在民事协商会现场,货拉拉的工作人员并不承认自己是当事方,将全部责任推卸给了涉事司机。

    车莎莎的亲友并不认可这一说法。“能说你货拉拉没有责任吗?涉事车辆上那么大的几个字,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秦先生说。

    2月22日上午,在货拉拉App上,时代周报记者多次尝试连通在线客服询问相关事项,但始终无法进入界面。

    值得注意的是,在用户界面的“法律条款”栏目中,货拉拉在《货拉拉网络货运服务协议》中称,“阁下同意并确认,阁下及/或任何第三方在托运货物装卸过程中受到的任何人身伤害及/或财产损失,均与货拉拉无关,货拉拉不承担任何责任。”

    在《无忧搬家信息服务协议》中,也有类似条款的存在。

    致命货拉拉:女生跳车身亡,工作人员称平台不是当事方,App服务协议“甩锅”顾客

    2月22日,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律师周浩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这项条款不合理的地方在于,其剥夺了合同相对方任何风险事故的索赔权。

    周浩指出,《合同法》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该合同就是排除对方主要权利,应当是无效条款。

    同日,广东金宏桥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赵善启亦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货拉拉网络货运服务协议》的该条款属于格式条款,提供格式条款一方不合理地免除或者减轻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限制对方主要权利的,根据《民法典》的规定,该格式条款无效。

    招聘门槛低,存安全漏洞

    在司机招聘方面,货拉拉的门槛不高。

    在货拉拉司机版App上,驾驶员要求为年龄20-60周岁,驾驶证准驾车型为相应机动车驾驶证(C1以上),无不良行为记录。根据“加入流程”,司机提交注册信息后,工作人员将在2个工作日内邀请司机参与线上或线下的培训,认证通过后即可开始“接单赚钱”。

    2月22日,一位曾在货拉拉兼职的货车司机李强(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货拉拉司机现在人数太多,过于饱和,收入也大不如前。

    “刚开始做(货拉拉兼职)的时候就有人劝过我做兼职不要做全职,因为收入太不稳定。当时只需要交1000元押金就可以,现在好像还要收取会员费、信息费之类的费用。”李强称。

    据李强透露,其身边的朋友在货拉拉上大多一天能挣200-300元左右,“但现在竞争太激烈了,活儿没有以前多,收入也下来了”。

    李强告诉时代周报记者,货拉拉对货物的赔偿要求更高,对司机如何对待顾客方面则基本没有什么要求,“司机整体素质肯定不能跟网约车平台相比”。

    微博账号“货拉拉APP”认证为“深圳依时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依时货拉拉”)。企查查显示,依时货拉拉成立于2015年2月,监事为何冠华,即深圳货拉拉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企查查风险信息显示,依时货拉拉当前有3条被执行人信息,7条行政处罚信息,其中包括生产经营单位未按照规定对从业人员、被派遣劳动者、实习学生进行安全生产教育和培训的违法行为。

    这并非货拉拉首次出现安全监管漏洞。

    2019年7月,货拉拉曾因擅自从事或变相从事网约车经营活动的违法行为而被深圳交警罚款一万元。

    2020年5月,有网友爆料称,自己在货拉拉上遭遇“天价搬家费”,不到两公里收费5400元。随后,货拉拉方面称,司机行为严重违反平台规则,已被平台封号并清退,终身不可再加入平台。

    时代周报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上看到,货拉拉投诉量达3265件。除了有消费者投诉司机辱骂客户、服务态度极差等之外,也有不少司机投诉货拉拉称“被封号不退还押金”“app提现不到账”等。

    资本热捧,发展势头凶猛

    货拉拉2013年创立于香港,成长于粤港澳大湾区,是一家从事同城/跨城货运、企业版物流服务、搬家、零担、汽车租售及车后市场服务的互联网物流商城。货拉拉创始人兼CEO周胜馥曾经做过7年的职业德州扑克手。

    截至2020年9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

    2020年12月,货拉拉宣布完成5.15亿美元的E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老股东跟投。本轮融资将用于四五线城市下沉市场的业务拓展,并在多元业务布局和物流数智化方面持续投入。

    据媒体报道,2021年1月,货拉拉的F轮融资也即将完成,本轮由高瓴资本领投,总金额达15亿美元。

    目前,货拉拉已完成共计8轮融资,投后估值将达到100亿美元。如此密集的融资曾被行业内视为是货拉拉IPO的前兆。

    曾有市场消息称,货拉拉或将在2021年下半年IPO,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对它给出目标估值达300亿美元。不过,货拉拉对此予以否认,表示暂无IPO计划。

    关键词:货拉拉 面包车
      婚纱飘飘,这一刻仿佛回到十年前
    • 婚纱飘飘,这一刻仿佛回到十年前

      钱江晚报联合浙江省体育彩票管理中心推出“抗疫勇士·点亮心愿”公益体彩助梦行动,向那些在疫情期间奔赴一线的抗疫勇士们致敬,为他们点亮那一直埋藏在内心的、因为...

        关键词:婚纱照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