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重庆新闻 > 【寻找重庆基层水利实干家】“幕后”的速度与激情 重庆首获鲁班奖的水利工程背后亦有他的功劳

【寻找重庆基层水利实干家】“幕后”的速度与激情 重庆首获鲁班奖的水利工程背后亦有他的功劳

时间:2018-05-17 15:21:52  来源:华龙网  作者: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个人感言:时间精力上的付出都是自己职责所在,脚踏实地埋头苦干,这是党培养的技术干部应该做的。

玉滩水库扩建工程曾获鲁班奖,在这场高效建设中,凝聚着无数重庆水利人的心血,今年50岁的袁刚伟便是其中之一。 记者 刘嵩 摄

    华龙网5月17日6时讯(记者 李袅/文 刘嵩/图 谢鹏飞/视频)走近重庆大足玉滩水库,40余米高的主坝气质雄伟,7座副坝如彩虹卧波,1.4万余亩水面碧波荡漾。玉滩水库扩建工程曾获鲁班奖,这也是重庆水利工程建设首次获此殊荣,在这场速度与激情的高效建设中,凝聚着无数重庆水利人的心血,今年50岁的袁刚伟便是其中之一。

作为市水投集团藻渡水库工程项目部的副经理,这段时间他正忙着新项目的前期筹备。 记者 刘嵩 摄

    开工前的忙碌

    “2008年11月开工,2011年11月实现下闸蓄水……”有关玉滩水库工程的介绍中,这段不到3年的时间表让人啧啧称奇。而在开工前,从2007年立项到工程初设批复也仅用了一年多时间,连袁刚伟都说,这好似一个奇迹。

    那年,在项目前期筹备时,“可在内部随意挑选、挑几个都行”的优待中,项目负责人只钦点了袁刚伟一人。

    “只要肯干,一个就够了。”这话对袁刚伟来说既是信任,更意味着接下来将面临无数的挑战,工程可行性研究、初步设计就是一个又一个难跨的坎儿,其中又以环境评估报告最为复杂。

    每个设计人员手上都有若干件事儿,按照平常的办公方式要想尽快拿到报告显然行不通。

    袁刚伟笑称,他的秘诀就是软磨硬泡。“白天带着材料跑设计单位,跟他们负责人面对面办公。”时间久了,或许被这种锲而不舍的劲头所打动,设计单位竟同意了袁刚伟的“无理”请求,派出一班人马在酒店里同吃同睡实行封闭式办公。原先需要花费一年多才能拿出的环境评估报告,这回仅用了短短3个月。

    在办理玉滩水库建设用地报件时,正值国土资源部改革征地报件程序,开始实施征地电子系统报批。

    “工程占地范围涉及大足、荣昌两区,征地范围大,又受到原水库占地的制约和影响,占地情况特殊,资料复杂。”为了适应用地报件电子化改革的需要,更为了让玉滩水库建设征地早日获得国家批复,袁刚伟主动提出要承担起报件的重任。

    回想当时,他坦言心里也没底,但只要肯学,压力也是动力。

    30多天的苦战,袁刚伟没有回家一次,当几十册的文件最终汇集成几十页的书面文件上报到国土资源部时,尽管疲惫不堪,他竟兴奋得睡不着了。玉滩水库工程建设用地报件也成为全国征地报件改革后的第一个上报到国土资源部审批的项目,为提前完成工程建设任务又迈了一步。

袁刚伟和同事在办公室交流工作。 记者 刘嵩 摄

    征地工作是重要一环

    水利工程的选址大多偏远,要进行可行性研究和初步设计,编制征地实物调查和移民安置规划,袁刚伟跑遍了这些水库的建设区、淹没区实地查看,最远的山路走了多少天他早已记不清了。

    开州区鲤鱼塘水库是重庆直辖后的第一座大型水库,为了推动水库工程尽早立项建设,那一年顶着烈日,袁刚伟和团队又出发了。

    没有公路,没有小道,便在乱石成林的河道慢慢攀爬。整整6个小时,走了近20公里路。袁刚伟说:“这一趟收获不小,熟悉了库区地质地貌、土地、房屋等基本情况,为完成工程项目建议书编制奠定了基础。”

    编制移民安置规划需要走村入户,几个月的时间袁刚伟走访了七八百户移民。一头要去沿河两岸测量征地调查水位高低,另一头则要爬山越岭去到每个村落。

    “修水库占了我家的土地,该怎么赔?”

    “我家是一楼一底的房子,楼上面积如何算?”

    “我家栽种的是花木,是按耕地标准补偿,还是按林地标准补偿?”

    走到哪里,他就把移民群众最关心的政策宣传到哪里。

    有一回,有群众对赔偿金提出异议,便爬进挖掘机驾驶台阻碍施工,袁刚伟赶到现场向群众耐心宣讲征地补偿政策,化解了群众的疑虑,施工正常进行了。同事黄建华说:“像这样施工现场事出突然的情况不少,无论早上5、6点,还是深夜,都能看到袁刚伟在现场调解的身影。”

    面对征地移民工作的各种难题,袁刚伟有自己的坚持,“这项工作有政策依据去执行,虽然不能随便提高赔偿标准,但该大家得的赔偿金额,我也要计算精确绝不让群众少得一分。”

袁刚伟在看水利方面的书籍。 记者 刘嵩 摄

    非科班出身的专家

    如果把水利工程的正式开工建设比作“台前”,那么复杂繁琐的前期筹备就好比“幕后”。从直辖后的第一座大型水库开州鲤鱼塘,到获得大禹奖、鲁班奖的玉滩水库,再到南川金佛山、巴南观景口、酉阳金家坝等,这些年袁刚伟就参与了我市五座大型水库、二十余座中型水库建设的“幕后”工作。每当设计专家问他是哪所专业大学毕业时,他总笑说:“我是学淡水养殖的中专生。”

    袁刚伟坦言,正是因为非科班出生,在专业性这么强的行业里,只能付出更多。

    作为市水投集团藻渡水库工程项目部的副经理,这段时间他正忙着新项目的前期筹备。针对库区水源保护的问题,此前南川金佛山项目涉及自然保护区影响的论证办法就派上用场。袁刚伟说:“每一个项目把它弄懂做实,再遇到类似问题就会顺利很多。”

    新项目设计跨省协调,袁刚伟白天要在外头跑,编写材料都在晚上。随意点开他电脑里的文件夹,就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汇报材料整齐排列,这些修改记录大多在晚上10点后。

    尽管家就在3公里之外,袁刚伟却忙得只在周末能回去一次。86岁的母亲独居,担心出现突发状况,他在家里装上视频监控,通过手机实时查看。

    晚上7点多,忙碌一天的袁刚伟给母亲拨通电话,陪老人闲聊几句。

    “少加班,注意休息。”这话母亲时常挂在嘴边。

    但在袁刚伟看来,时间精力上的付出都是职责所在,“脚踏实地埋头苦干,这是党培养的技术干部应该做的。”办公桌上,那块写着1994年入党的座牌被制作成党旗的形状,颜色鲜艳,仿佛一直在这位老党员心中飘扬。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