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x60广告位
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国内新闻 > 天津新闻 > 实录 | 复工:一份美国订单的“生死时速”
  • 实录 | 复工:一份美国订单的“生死时速”

    时间:2020-03-09 22:34:01  来源:天津广播  作者: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快报

    “美国客户的老板亲自打电话催订单,

    真是要命了!”

    2月13日零点30分,一通来自美国的越洋电话划破天津寂静的深夜,本来就辗转反侧的魏宏彻底精神了。窗外漆黑而安静,他心里却像着了火。

    魏宏是天津高盛钢丝绳有限公司市场部的副部长,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在春节前谈妥了一笔出口美国的新产品订单,准备过完春节大干一场。可自从大年三十,天津市启动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一切全乱了。好不容易盼到可以复工的通知,但申请打上去了,工人、原材料、物流……却一个都没有着落,而哪个因素搞不定都可能带来多米诺骨牌效应。

    “每天都做恶梦,梦见美国公司的人推门叫我,醒了之后就感觉后脊梁发凉。别看这订单只有180万美元,真是能要命呀!”

    天津高盛钢丝绳公司车间外景

    一份订单何以致命?

    这要从高盛研发的一款新产品说起。

    天津高盛钢丝绳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由香港上市公司高力集团和天津冶金集团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它是全球最大的电梯钢丝绳制造商,美国0TIS、日本日立、三菱、德国蒂森等跨国公司都把他们列为首选供应商。

    在业内,高盛可谓是鼎鼎大名。它脱胎于天津第一钢丝绳厂,中国第一根电梯绳就诞生于此。1997年,在亚太地区率先获得美国OTIS的供应商资格。它也伴随美国跨国企业全球化的步伐不断成长。2019年,高盛年产5万吨电梯绳,占到全球新梯市场份额的近40%。

    高盛电梯钢丝绳产品成功应用于张家界百龙天梯

    然而,近些年来钢丝绳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传统产品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2000年5月,迅达电梯公司发布无机房电梯,它采用高强度无钢丝绳芯的合成纤维曳引绳牵引轿厢,此后,电梯及配套产品的一轮轮技术创新此起彼伏。2001年中国真正成为世界第一电梯生产国,产业内形成了以跨国公司为主、相当数量中小规模企业共存的局面。一时间,电梯行业群雄逐鹿,谁掌握更先进技术,谁就拥有更广阔的市场。2013年,高盛公司决策层果断提出,研发一种合成介质曳引新品,逐步取代传统电梯钢丝绳。跟传统产品相比,这种新产品疲劳寿命延长了三倍以上,震动低、免维护,还可以有效减少建筑物公摊面积。因此,被业内视为电梯钢丝绳的替代产品和未来的发展方向。全球瞄准这块“蛋糕”的企业不在少数,但目前仅有5家公司能生产出这种产品。

    为了开发这款新产品,高盛前后投入6000多万人民币,取得了国家发明专利和国际相关检验机构的认证。2017年,高盛抓住一次难得的机会,为美国一家跨国电梯公司做配套,但这家公司提出的产品性能要求远高于市场水平。“中国第一根电梯绳就诞生于高盛、中国第一条自主设计的电梯钢丝绳也诞生在这里,当今世界最前沿的钢丝绳技术也要牢牢掌握在我们手中。”田庄强是技术员出身,高盛成立之初他就来到这个公司,从技术负责人一直干到总经理。经过整整一年时间的技术研发,高盛终于为这家公司量身定制产品型号,拿到了这家公司的“通行证”。

    美国目前电梯的保有量在100多万台,每年新增市场业务5%以上。2018年开始,中美贸易摩擦,产品关税由10%提高到25%,高盛丢了不少国际订单,但决定美国这个订单一定要保住。魏宏说:“世界最大的电梯公司在美国,最前沿的技术也在美国。这个产品是钢丝绳行业发展的方向,我们只有借助这家跨国公司的实力,才能将新技术新产品尽快应用推广,迅速占领新市场。谁先占领了这个市场,谁就可能在未来夺天下,在业内拥有更多话语权。”

    截至去年,全球电梯保有量在1580万台左右。2020年,全球电梯新增销量将达到150万台左右,超七成由中国生产,但实际大都是美国奥的斯等八大世界品牌在华跨国企业垄断。这个行业的产业链全球依存度非常大,即便是中美贸易摩擦不断,也不是美国想回到本土就能回去的。但技术和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要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魏宏身处其中,既有信心,又有强烈的危机感。

    为了这个订单,魏宏和美国客户大小几十轮视频谈判,还带队专门跑到美国去拜访客户,邀请客户回访,几经努力才保住这个单子。“带他们看我们的实验室、流水线,还考察了供应链。掌握这项技术的世界上一共五家公司,美国客户最终选择了我们,一是认可我们的技术,二是看中了中国市场,毕竟全球新梯市场70%在中国。”

    折腾这么久,终于签下了180万美金的订单。数字不大,但是意义重大。“这只是2020年的第一个订单,进展顺利的话,今年的订单将达到一千万美元。不久的将来,这种新产品可能会逐步取代传统钢丝绳,它对后续产业链的拉动将是巨大的。这是开启行业未来的钥匙,特别珍贵。”

    这个订单也是2020年高盛的第一笔订单,按照合同,他们应该在大年初九就发走一集装箱的货,三月底之前完成所有产品的交付。

    高盛公司车间

    “我们年前就做好准备,大年初七一开工就开足马力生产。”而疫情的不期而至将一切打乱,从武汉封城的那天开始,美国公司的采购总监每天一个电话找魏宏,“开始是询问疫情,还安慰我。等到大年初四,就开始催问什么时候复工?能不能按时交货?”再到大年初六,计划专员也开始给魏宏打电话,“他们公司的销售人员也给他们压力,没有我们的配套产品,他们也不能按时交付。”直到2月13日深夜,美国公司的老板霍克亲自打来电话,“要求双方联络人员每天晚上10点开会通报复工时间、准备事项、上下游供应链的复工时间等更新进展。他语气很委婉,但我能明显感受到他在施加压力。违约影响的不仅是订单,更是商誉。”

    是呀,交货时间、违约责任,合同上约定得很清楚,如果不能按时交货,他们的违约金将高达订单金额的十倍、甚至二十倍。即使提交贸促会出具的不可抗力事实性证明,美国客户也可能寻找新的供货商,那前期投资的6000万研发费用不仅付之东流,由此引发蝴蝶效应甚至会连累到传统电梯绳市场的出口份额……

    复工,万事具备只欠东风,东风来了,“万事”还在路上

    连续几天睡不着觉的还有高盛的总经理田庄强。那段时间,他天天在空无一人的厂区转悠,盘算。2月11日,公司收到可以复工的通知后,田庄强火速组织人打好申请交了上去。

    14号晚上10点多,田庄强的电话响起。来电话的是静海工信局侯晓东书记,电话里他询问了复工复产的具体准备情况。15日凌晨,田庄强的电话再次响起。“还是侯书记电话,他亲自打电话告诉我,审核通过了,可以复工了!”

    听到这个消息,田庄强一骨碌爬起来,连夜组织美国那笔订单的生产,“早上6点开工!”

    说是6点复工,田庄强心里并没有底。首先,口罩不够,高盛已经尽力采购口罩等防护用品了,但是口罩也只够用全厂工人一周的用量。还有就是缺人,关键岗位捻绳车间的熟练工大部分都堵在村里出不来。最让田庄强着急的是原材料,木轴、酸洗、麻纱等几十种原材料,配套企业上百家,而这些企业绝大多数都没有复工。

    这样的话,即使高盛自己复工了,也生产不出完整的产品,美国的订单还是交不了货。

    田庄强一夜未眠。“人家都说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这是复工审批的东风到了,‘万事’却还都在路上。”

      2月15日,大雪,复产。这就是雪中送炭呀!

    2月15号,一夜大雪。

    高盛公司院内一片雪白,新产品车间里机器轰鸣。上午9:00,忙着组织生产的田庄强没想到,静海区区委书记蔺雪峰居然带着区领导、开发区管委会的同志直接来帮助解决问题:口罩少,园区解决;工人出不了村,区里给开复工证明,挨个村镇去协调。最难解决的就是原材料配套问题,蔺雪峰向田庄强承诺,“就是把静海这块地方翻个遍,我们也得帮企业把供应链接上!”田庄强激动地不知该说什么好,“这真是雪中送炭呀!”

    2月15日,静海区委书记蔺雪峰与有关部门负责同志到公司协助帮助解决复工问题

    貌不惊人的电梯绳,其生产相当复杂,原材料包含三大类、几十种,上百家配套企业。要一一打通这些原材料供应链条并非易事。

    同样坐落在静海开发区的天津明梯金属丝绳制品有限公司是高盛的一家配套企业,专门提供浸油麻纱和麻绳。他们递交的复工申请正在排队审核中。得知他们的情况,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现场核查组为明梯进行了紧急审核。“16号,现场核查组就到公司来审核,发现我们存在两个问题,一是防疫标识张贴有问题,二是防疫计划不完善。审查组当时就提出整改意见,说你随时改完随时给我们打电话,24小时随时来复核。”明梯公司总经理王建华说。

    17号,现场核查组第二次来明梯公司审核;18号,复工申请通过;18号下午,明梯公司正式复工。“简直是急行军般的速度。”明梯公司总经理王建华说。

    浸油麻纱和麻绳问题解决了,还有更加错综复杂的情况等着他们。

    就拿木轴配套企业来说,高盛原有三家配套企业,联系下来都不具备复工条件。

    木轴是美国订单所急需的主要辅材。木轴找不到,订单根本没法完成。听到三家企业都不行,高盛公司副总经理王海涛觉得自己血压都飚上去了。“别急,小王,原来的企业不行,咱们找替换的。”静海区发改委主任高志安慰道。

    2月15号,高盛复工的当天下午,区发改委就通过区“双万双服”大数据网络在静海区找到8家可以做木轴的企业。16号,区里组织高盛和这8家一一对接。“根据生产规模、能力,我们最后从中选出2家。政府又根据他们公司的实际情况帮助他们以最快的速度复工。”

    2月17号,高盛和跟天津市源芳金属制品有限公司和天津力赢金属制品有限公司两家企业签订合同,木轴问题解决了。

    以高盛为引擎的上百条原材料生产链条正在复苏。因为高盛的复工复产,带动了天津市明梯金属丝绳制品有限公司、天津华鑫森木制品有限公司等16家本市企业,以及江苏万德机械有限公司、浙江五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7家其他省市企业复工复产。

    他们主动打电话来,要承担运费

    大洋彼岸,美国电梯公司的老板霍克先生也很焦虑。中国“戴口罩”,世界都在“打喷嚏”。这次疫情,让他对这句话有了更深的感触。电梯的产业链包含了原材料供应、零部件设计和制造、整机设计和制造、安装、改造、修理、日常维护保养、检验、检测、使用管理、培训咨询以及旧梯更新等在内的全过程环节。经济全球化的今天,任何国家都不是孤岛。

    在美国,电梯生产、安装与维修的成本居高不下,有的部分特别是劳动力成本是中国的十倍,电梯行业早已布局海外,奥的斯上世纪80年代就进入天津,电梯行业几大国际巨头纷纷布局中国,成立合资公司,打造供应链。也因此,中国拥有电梯及其配件行业完备的供应链、高端技术能力,也成为了最大的电梯生产国和新装电梯最大的市场。

    如果高盛供不上货,短期内,美国电梯公司供应链会断掉;而如果中国电梯配件的供应链条出现问题,美国电梯行业也会遭遇重创。

    机器轰隆,18号,高盛复工后加班加点生产出来的第一批合成介质曳引产品终于生产完毕,整装待发。田庄强长舒一口气。可是,怎么才能运到客户手里呢?海运肯定是赶不上趟了,只能走空运。可是空运一来成本高,二来受疫情影响,直飞美国的航线几乎断航。要想飞过去,就得找路径。

    高盛钢丝绳有限公司市场部副部长魏宏没有想到,霍克主动找到他,心平气和地帮助他们协调运输,还表示要承担空运的运费。

    2月19号,价值9万美金的货物由北京经东京辗转发往纽约。2月20号,价值7万美金的货物也顺利发往纽约。收到货物后,美国客户霍克先生表示,“我很遗憾,中国遭受了这样的疫情。你知道,这疫情不仅影响到中国,而是全球贸易,包括我们。前段时间,我也非常紧张,短期内,我们很难找到合适的供应商。我们也时刻关注事情的进展。我很高兴,我的供应商伙伴,在严峻的形式下,积极弥补疫情带来的损失。中国是个神奇的国家,在所有环节都暂停以后,还能很快的重启。我们很高兴找到了一个可以信赖的中国供应商。我愿意承担空运的费用,尽管这很贵,但是你知道,一个好的供应商更加昂贵,我们愿意一起度过这个困难的时刻。”

    从复工到第一笔订单发出,只用了四天时间,这样的生死时速让田庄强都不敢相信。但现在,他信心满满,“复工第一周,我们就恢复50%的产能。29号,公司已有87.8%的工人上岗,实现了70%产能,3月10号我们争取恢复100%的产能。”

    截至3月2日16时,静海区工业企业累计复工复产2583家。天津全市共有规模以上工业企业4630家,复工4118家,复工率达到88.9%。天津市工业和信息化局总经济师周胜昔表示,下一步本市在继续抓好企业复工的基础上,重点要解决好企业生产过程中的用工、物流、产业链协同等方面的问题,打通“堵点”,全力推动复工企业提高产能。

    3月,空气中有了春的气息。田庄强站在办公室的窗前,俯瞰厂区,只见库区已装满用于规模生产的原材料,车间机器轰鸣,一切在快速而秩序井然地赶进度。毕竟一个“要命”的订单交付了,后面还有很多的订单。远处,草坪已经有了隐隐的绿意。要不是鼻尖飘来消毒水的味道,这个春天和以前的春天别无两样,一切都是生机勃勃的。

    相比天津空客、天津一汽丰田等恢复生产的大潮,高盛的复工只是其中的一个涟漪。《纽约时报》最近在报道中国复工时曾说:“中国这台产出占据世界制造业1/4的巨大机器已经闪现重启的曦光。”

    (应采访者要求霍克为化名)

    关键词:
      一4龄童小区内被车压死 肇事者系隔壁邻居
    • 一4龄童小区内被车压死 肇事者系隔壁邻居

      5月24日傍晚17:40分左右,铜川路上一小区内发生悲剧:1名4岁男童遭遇车辆碾压经抢救无效死亡,而肇事的是隔壁邻居驾驶车辆所致,而在事发时,两名男孩正在小区内玩耍...

        关键词:小区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