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财经新闻 | 体育新闻 | 科技新闻 | 美女图片

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新闻 > 保险信托 > 国寿陷入“举报门” 当事人再发声 是个例还是行业共性?
  • 国寿陷入“举报门” 当事人再发声 是个例还是行业共性?

    时间:2021-02-27 13:11:04  来源:  作者:

    2月27日,贝壳财经记者发现,此前实名举报中国人寿的当事人张乃丹(用户名为兔宝宝(002043,股吧)1988Z)在知乎上又发布了最新状态,回应“为何工作16年,现在才出来举报”等问题,她称,“自我参加工作以来,嫩江公司一直这样做,我不知道这是有问题的,后来,随着网络信息越来越发达,嫩江公司造假也越来越多、越严重,我查了一下国家的法律法规,才知道这些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还提到,“如果真的没有问题,为什么黑河公司和嫩江公司明明是上下级关系,我提供证据实名举报,不仅不处理,反而是黄亚辉联合孙小刚和白洁无所不用其极地打压我、报复我。”“正是因为我举报了,公司现在不敢克扣员工奖金了,不敢强制逼迫员工去造假、去骗保了。”

    监管方已展开调查 孙小刚是否还留在国寿体制内?

    昨日晚间,银保监会也特地回应了中国人寿被实名举报一事,称已要求黑龙江银保监局第一时间成立专项工作组展开调查。前期,针对举报人反映的问题,黑龙江银保监局黑河分局对中国人寿黑河市嫩江支公司依法进行核查,对已查实的违法违规问题依法作出了行政处罚。下一步,黑龙江银保监局将举一反三,把核实信访举报与查处违法违规结合起来,全面排查中国人寿黑龙江省辖内相关业务,并根据查实的情况,对相关机构和责任人依法严肃处理。同时,银保监会责成中国人寿总公司深入核查问题线索,全面自查,加大追责问责力度。

    据悉,此前的2019年12月份,黑河银保监分局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显示,孙小刚因对中国人寿嫩江支公司虚列费用问题负直接责任被处以警告并被罚款1万元;2019年5月公布的一份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也显示,中国人寿嫩江支公司因虚列费用,被责令改正,并处罚款10万元,孙小刚也被警告并被罚款1万元。

    更早前的2月24日晚,中国人寿就员工实名举报一事回应记者称,近日,公司黑龙江省黑河市嫩江支公司前员工张某某通过自媒体进行网络实名举报。公司高度重视,已成立专门调查组赶赴当地开展全面调查。

    中国人寿方面进一步表示,如调查发现违规违纪问题,将严肃处理,绝不姑息。

    公开资料显示,中国人寿长期占据“寿险一哥”位置,2020年,其累计原保险保费收入高达约6129亿元。

    需要特别关注的是,企查查APP显示,2020年7月份,孙小刚已不再担任中国人寿嫩江支公司负责人,但其是否离开了中国人寿?记者注意到,目前,中国人寿依安支公司的负责人与孙小刚同名,而该支公司负责人的变更时间也正好在2020年7月份,据悉,依安县地处黑龙江省,是齐齐哈尔市辖县,不过,这两位同名者究竟是否是同一个人,日前,贝壳财经记者试图向中国人寿方面求证未果。

    个例还是共性问题?去年人寿险公司屡因编制虚假报告等被罚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人寿举报事件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行业存在的一些共性问题。

    普华永道发布的《2020年度保险行业监管处罚分析》数据显示,2020年,43家人寿险公司共收到470张罚单,罚款金额合计5734.5万元,按照处罚金额排序,人寿险公司年度前五大违法违规事由为:“编制虚假报告、报表、文件、资料”,“欺骗投保人”,“给予投保人保险合同以外的利益”,“财务业务数据不真实”,“未按规定使用经备案的费率”为人寿险公司年度前五大违法违规事由。不难发现,前四大违规违法事由都与张乃丹的举报内容有一定关联。

    另一家头部保险公司平安被前员工实名举报的内容中,具体举报内容也包括虚假招聘、虚假面谈、违规组建主力团队、低龄违规上岗、虚假召开经管会、虚假产说会、强制购买开门红产品等。

    针对这一举报,中国平安(601318)方面2月25日回应贝壳财经记者称,经了解,该举报发生在2020年。公司高度重视举报内容,当时已第一时间开展调查核实,并已对相关涉事责任人按照公司制度作出开除等处理措施。

    专家:寿险业转型应摒弃对保费收入规模的偶像崇拜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保险和养老金研究中心研究总监朱俊生对贝壳财经记者表示,从根本上说,这与部分市场主体粗放式发展以及风控不到位有关。寿险业要实现转型发展,最重要的是经营者耐得住寂寞,扛得住压力。但股东贪大求快的压力、任期制以及现行一些经营理念及其主导下的考核机制,都容易让经营者具有短期行为的偏好。部分机构过于重视保费规模与市场地位,单纯地以高费用、高佣金激励分支机构与营销员,一旦激励方案设计不合理,并且,公司内控无法有效跟上销售行为,就容易带来各种违规行为,给公司的可持续发展以及行业生态带来不利的影响,

    朱俊生进一步表示,寿险业转型应摒弃对保费收入规模的偶像崇拜。基层公司的“保费冲动”源于上级公司的考核导向,而公司的“保费冲动”则源于有关部门对保险公司的业绩考核和管理评价,公司的保费收入规模事关相关部门对其业绩评价、职位升迁甚至重要的会议排名和座次。追求规模本身没有问题,但问题在于,如果做大保费收入变成牺牲一切的过程,没有价值创造或不遵循市场规则地“做大”,就将不具有绝对价值的保费增长变成具有绝对价值,并且让它成为市场发展的中心。这种对规模的偶像崇拜使得坚守转型战略的经营管理层很难耐得住寂寞。因此,转型要求将对消费者的价值创造作为发展的核心。其次,敬畏和信仰是市场经济的灵魂,良好的市场合作秩序要求市场主体具有内在的自我约束能力。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潘亦纯 编辑 徐超 校对 赵琳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