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情感故事 > 天堂里爸爸的来信:让我“放过”了妈妈

天堂里爸爸的来信:让我“放过”了妈妈

时间:2018-10-20 21:11:23  来源:知音读酷  作者: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天堂里爸爸的来信:让我“放过”了妈妈

2003年夏天,我考上县里高中,妈妈用旧床单将我的被褥衣服简单地打成包裹。爸爸用瘦削的肩膀使劲拽着大包袱送我走进校园。似乎一不小心,包袱就会散落一地。

我心里清楚,爸爸快不行了。也许今年,也许明后年就会离开我了。

1997年,爸爸所在的国企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下彻底倒闭。爸爸妈妈不善于交际,一直找不到工作,爸爸到处寻找出路。

他和妈妈到农贸市场贩卖水果,可发现我们的水果总是卖相不好,没过多久就烂掉了,客人越来越少。

临摊大爷对爸爸说:水果跟庄稼一样,你得打理。妈妈劝爸爸,不行咱也买点药水。爸爸摇摇头,最后一篮子烂草莓被妈妈用白糖搅拌了,让我吃掉了。

爸爸到处借钱,买了一辆黑豹车,成了一个黑车司机。那时县里不像现在,基本上没有出租车。

爸爸每天傍晚在车站门口拉客,去一趟山里160元,近一点的乡镇80元,第一个月赚了1000多块,爸爸很高兴。

为了多赚钱,爸爸出门的时间越来越早,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脸色也越来越黄,疲惫不堪的生活让他满头白发。

一天,妈妈说,爸爸病了,得了肝炎。疼得难受,爸爸就用拳头顶住腹部,再疼得厉害,就去医院打一支杜冷丁。爸爸一直没有认真治疗,他总说,这病是治不好的,我活一天就要好好赚钱。

为了给爸爸想办法治病,妈妈打听到一个方子,用三月茵陈熬水喝,可以治好肝炎,每年春天我们一家人都会到附近山上挖茵陈。

一次,我走在山坡上,后面来了一辆拖拉机也没有发觉,爸爸看到后骑着自行车,飞速骑到我的后面,为我挡住后面的拖拉机。幸好,拖拉机并不快,头发花白的爸爸翻了几个跟头,满脸是血的爬起来抱住我,一句话也没有说。

以前厂子效益好的时候,爸爸提着自己设计的蘑菇灯,全国各地推销产品,郑州亚细亚、哈尔滨百货,全国各大商店爸爸几乎跑了个遍,最红火的一年给厂子里带来400万的效益。

我读高中后,爸爸靠自己的勤劳和智慧干起了老本行,成立了灯具加工厂。

因为诚信经营、质量过硬,生活好起来了,可是爸爸和妈妈之间的关系越来越差。

妈妈总是问他:你去哪里了?怎么花这么多钱?刚开始爸爸还会耐心解释,时间久了,爸爸就会躺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妈妈越发生气。我心疼爸爸,觉得妈妈小题大做。

他们开始各种争吵。我在他们的争吵声中越来越自闭,难过时看着天上的星星,默默许愿,希望通过努力学习赚很多钱,让爸爸不必那样辛苦。

有一天,爸爸尿血了,肾脏也出了问题。而爸爸妈妈的关系依然没有缓解。妈妈紧紧抓着家里的财政大权,连多余的几百块都不会给爸爸。爸爸也并不在意,只是更加卖力地在周围的县城里揽活。

转眼,我要高考了,因为怕耽误时间,我长时间不与同学交流,同学们基本上也不与我来往。

同学们开始冷落我,可是想想爸爸的病,我没有理由矫情。我铆足了劲儿、疯了似地通宵学习,从刚进校园的三十几名到了临近毕业时的前几名。

因为学习压力大,我变得孤僻,跟同桌几乎零交流。偏偏有一天,同桌的奶奶去世,我没有安慰她,她在班主任面前说我冷血。班主任把我换到了最后一排,一个人坐,我委屈地哭了。

那晚夜很黑,天上下起了大雪。我抬头望着天空,凉凉的雪花落进我的眼睛,像泪水一样蒙住我的双眼。

我忘了是怎么走回家的,爸爸静静地躺在破旧的沙发上,电视机开在中央5频道,他睡着了。

我轻轻给他盖上被子,他看了我一眼,一句话都没有说,布满血丝的眼睛又闭上了。

第二天我吞下所有的委屈,回到学校,坐到最后一排。

天堂里爸爸的来信:让我“放过”了妈妈

高考那天,阳光很好。

窗外“预祝学子取得优异成绩”的横幅在风中哗哗作响,我却在想:好几天没有看见爸爸了。

我问妈妈,妈妈只是摇头说:“孩子别管那么多,你爸爸出差了,你好好考试就行。”可我根本就不相信。

高考结束,我也没有看见爸爸。

高考成绩出来后,并不理想。可是爸爸回来了,他瘦了一圈。我高兴地问他去哪里了,他一句话也没说,低头帮我填报志愿。

我听从爸爸的安排,报了一所本科院校,爸爸开着面包车送我到学校。我告诉他,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将来赚钱带他去看他最喜爱的世界杯比赛。

他笑了笑,干瘦的脸,神色动了动,似乎想说点什么,却一句话没说,给我留下生活费就回家了。

2005年3月2日的清晨,济南的风很淡,天很蓝。接到妈妈的电话,我急忙坐上半夜的火车到了济南。

爸爸躺在医院已经说不出话了。他眼睛紧闭着,也许是听到我喊他,他使劲想发出声音,喉咙里嗯嗯作响,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的头发很乱很油,似乎好久没有洗头发了。

医生说爸爸是肝癌晚期,肝性脑病昏迷了。

我脱了鞋子爬上床,躺在爸爸身边,轻轻地抱着爸爸说:“爸爸,我来看你了,我知道你能听见我说话。你要快点好起来,我和你有约定啊。”

可是,爸爸一动也不动。我哭了起来。不久,爸爸去世了,妈妈和我给爸爸穿戴整齐,火化了送回老家安葬。

爸爸的去世,像是一个分水岭。曾经,我拼命学习,就是心里有个支柱,要靠自己的努力让爸爸过上好日子。可是,爸爸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我努力又给谁看呢?

回到大学,我开始了荒唐的生活。染头发、通宵玩游戏、暴饮暴食、增肥20斤,我从大家眼里品学兼优的优等生,变成逃课贪玩的落后分子。大学毕业,我谈了男朋友,名叫罗阳,我用工资支持他读研。

荒唐的不止我,还有妈妈。爸爸去世一个月,妈妈就找了男朋友,邻居们指指点点也没有阻止妈妈的行为。

爸爸去世后第一年,我想同妈妈一起回家上坟,妈妈却说,不想回去。我带着对她的怨恨,一个人去了。爸爸的坟上早已荒草萋萋。我在爸爸的墓碑前祭祀,疼痛之后,我只剩麻木。

2009年夏天,罗阳考上公务员,不再联系我。当我找到他时,他告诉我:“你看看你的样子,烂泥扶不到墙上,我要找在经济上支持我的,地位上扶持我的!”我如当头棒喝。

2009年冬天,我考上村官,一直没拿到工资。回家时,妈妈和她的男朋友都在。我说:“妈,我没有生活费了。”

妈妈拿出500块递给我:“女儿,你也工作了,不要再回家要钱了。”

我顿时怒了!质问道:“你为什么这样对我?你对得起我爸爸吗?”

妈妈淡淡地说:“他都死了这么久了,以前的事情我早忘了,难道你不让我过日子吗?难道你想让我一起死?”

听了妈妈绝情的话,我收拾好行李,匆匆离开了家。

回到偏远的宿舍,望着昏暗的灯光,我恨爸爸,他没有多跟我说一句话,到生命的最后都没有,更恨妈妈,她只忙着谈情说爱,根本不配做妈妈!

就这样,带着恨,我跟着单位同事跑遍了十里八村。充实的工作让我忘了心中的痛,只有在夜深人静时,凝望星空,我总能看见爸爸的脸。

我辜负了爸爸的苦心,更不愿回那个有别的男人的家。

天堂里爸爸的来信:让我“放过”了妈妈

2010年冬天,许久不曾联系的妈妈打来电话,问我过得怎么样,我冷冷告诉她,很好。妈妈在电话里叹了口气,告诉我她病了,希望我能照顾她。

我不知怎地,一下子来了气,用从未有过的愤怒责备她:

“你病了知道打电话给我了,你的男朋友呢,为什么不找他?你把我当成什么了,我需要你的时候你干什么了,我爸需要你的时候你做了什么?曾经你为了把帐款收回来,死活不送爸爸进医院,我当时就站在三楼的窗台上,逼着你把爸爸送进了医院……”

妈妈在电话里痛哭了起来。我不依不饶:“你还想听吗,还有很多!”妈妈默默挂了电话。

没过多久,邻居李阿姨打电话告诉我,妈妈住院了,准备动手术。我赶到医院,妈妈早就被推进了手术室,她的床上只有一件早就过时的羽绒服。

恍惚间,医生进来对我说:“准备好去手术室推病人出来。”特护同我将妈妈从手术室推出来,妈妈打了麻药还在昏睡,但是身子底下大片鲜红的血却提醒我,她真的病了。

医生告诉我,妈妈胆囊上面有个4公分的肿瘤,幸亏发现及时,将胆囊切除了一半,但不保证不再复发。

几天后,妈妈身体逐渐恢复,她小声说:“没想到你能来,孩子,你懂事了。”说完,她的眼圈红了。

我仍在赌气:“我在这住过两次院,一次割扁桃体,一次阑尾炎,我一个人在医院里,只可惜你根本就没来过。你忙的早就把我忘了吧。”妈妈别过脸,不再说话。

两周后,妈妈出院时说:“孩子,回家住吧。”我冷笑道:“你家里有人,不方便吧。”妈妈羞愧地低下头:“没,没有别人,只有我自己。”

我将妈妈送回家,没有答应她的请求。她叹了口气,从行李袋里拿出那件过时的旧衣服递给我:“拿着,路上冷。”

“怎么,钱花光了,男朋友跑了,穷的送件旧衣服给我?”听着我残忍的嘲讽,妈妈难过得一言不发,我心里痛快极了。

妈妈出院后,一直想跟我和好,隔三差五就到我宿舍给我送吃的送穿的,对我嘘寒问暖。

这时,前男友罗阳也突然到我单位来,想再续前缘。看着他一脸真诚地站在我面前,左手鲜花,右手戒指,而窗外春光正好,那一刻,我的心渐渐解冻。

可是,想想他分手时跟我说的那些话;想想他无数次拒接我的电话;想想我用一箱箱方便面攒下工资换成他深造的学费,而他在工作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为别的女孩购买各种名牌——我犹豫了。

可他压根不死心,也许是我变得苗条了、淑女了、美丽大方了,但最大可能是他在现实版女友那儿碰了壁,所以想到了不求回报、无私奉献的我。

想明白这一切,我既不答应又不拒绝,继续享受着他围着我转悠的感觉、看着他出尽洋相。

妈妈不知从何处得知我和罗阳的事,跑到宿舍来找我。她认真对我说:“璇儿,罗阳的事儿我压根不会答应,他一直是用你挣的钱读研究生,现在他回来一定是发现外面的世界没有他想的那么好,这根本就不是爱。”

这是第一次她跟我说爱,我找到了发泄的机会:“你懂爱?那你告诉我什么是爱?”

妈妈说:“爱是无条件为对方付出。他只是利用你。”

我终于将对她的怨恨倾泻而出:

“我虽然不懂爱,但是我知道你查爸爸的钱包、质问他一天去哪里了不是爱!爸爸一大清早没吃早饭就出门做生意,没有享受过家庭的爱!

爸爸病重卧床,你却对着他发脾气吵架到半夜,这不是爱!每次我跟爸爸说话,爸爸总是交代我,帮你妈妈干点活,她很累。你说,这是不是爱?

他自己穿着布鞋,却给你买了一双又一双皮鞋,每次出门都用干抹布擦干净、用鞋油给你细细擦拭,这是不是爱?

给你买了一件又一件真丝衣服,把你打扮得漂漂亮亮,他自己却从不舍得换新衣,这是不是爱?

因为你远嫁山东,他用生命给你赚钱,甚至给姥爷一家换了大房子,只为了让你安心,而你看看我爸死在那间小破房子里,你还有心吗?

临走之前,他即使闭着眼睛说不出话,也紧紧地抓着你的手,不肯撒手。你告诉我这是不是爱?我懂不懂爱?”

妈妈突然一把抱住我,像个孩子一样伤心地哭道:“我对不起你,是我没照顾好你,也没照顾好你爸爸,辜负了他。你打我吧!”

我推开妈妈,不依不饶:“你现在身体不好了,男朋友走了你想起我来了,你早干什么去了。这么好的男人你不知道珍惜,你现在四处碰壁了,知道他的好了,晚了!你和罗阳有什么区别!你们这样的人不配得到爱!”

妈妈急了:“不是这样的,女儿。”

我不等妈妈解释,转身离去。

天堂里爸爸的来信:让我“放过”了妈妈

被我骂过以后,妈妈一个多月没有再来。我有点担心她。

回家敲门,无人回应。打开门,家里没人。我问邻居,竟然都不知道妈妈去了哪里,打电话也一直打不通。

这时,邻居阿姨把我拉到家里谈心,她告诉我其实我妈很不容易,现在头发都白了。

我抵触道:“那是她恋爱不成功愁的。”

阿姨叹口气说:“你不要这样说你妈,她根本就忘不了你爸爸。别人不了解她,我了解,因为我也是外地女人,一个人在这里孤苦伶仃,她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话。当初你上学,你妈也想花钱给你爸治病,但你爸不同意啊,说要把钱都留给你上学,他们为这不知道吵了多少架。她谈的这个对象,是人家主动追上来的,可是现在,你妈为了躲他,每天跑到佛堂里吃斋念佛,根本就不跟他交流,把他气跑了。你长大了,她完全可以回她的老家,但是孩子,你还没结婚成家,她不能这样啊。”

邻居阿姨的一席话让我无地自容。回到家,我翻阅着从前爱看的书籍,发现一封信就夹在其中。

璇儿,时间对我来说,不多了。我想跟你说的话有太多,却不知从哪儿说起。让我在短短的时间里将我的一生向你讲清楚,实在不易。那就先跟你说说做人吧……

我知道你会怪我不跟你聊天,女儿,爸爸希望你能够忘记爸爸。知道你重感情,你6岁的时候爷爷去世,你一直哭,睡着了都喊不要爷爷走。我的病是治不好了,当我离开,怕你会难受一辈子。可是我总想跟你说几句话再走。你高考三天,爸爸其实一直都在你身边,只不过我在医院躺着。晚上你睡着了,爸爸偷偷回家看你再回医院。

爸爸没什么能够给你,给你赚了点钱,有不少没有收账,你可以和你妈妈一起慢慢要。你不要怨恨妈妈,是我不让她把钱花在我治不好的病上,她跟我吵架是为了让我休息,不要再拼命。她为了我,从湖北远嫁过来,为我付出半生不肯离去,我没有什么能还给她,你要好好照顾她,我才能放心地走。爸爸看过你写的日记,知道你的心愿,爸爸一直都在,与星星同在。

昏暗的灯光下,依稀可见信上被打湿过的一团团泪痕,我知道这是爸爸在病榻上给我写的信,一封没有寄出的信。

我蓦然回想起,一家三口在荒山上带着馒头、咸菜挖草药,却幸福无比的过去;想起爸妈赚钱后第一次去吃自助餐时的开心满足;想起等着爸妈回家的无数个夜晚;想起妈妈给我的旧羽绒服其实是那年爸爸给她买的新衣服,她一直都穿着……

我一遍一遍抚摸着爸爸的笔迹,悔恨带着泪水一起决堤。时至今日,我终于理解了妈妈、理解了爸爸。

爸爸走后,我和妈妈何尝不是一样?我们都企图通过忘记、逃避,来稀释心中的伤痛。忘不掉,逃不掉,我们又寻找新的感情慰藉,又都遭遇了失败。至于爸爸妈妈之间,有那么多我不知道的事情,我又凭什么说妈妈不爱爸爸呢?

恍惚间,我抬头望着很久都不敢看的星空。夜空里,每一颗都像爸爸明亮的眼睛,在深深凝望着我。

此时,我听见妈妈轻轻推开了门……我想,我们会把日子好好过下去……

编辑:知音读酷

本文为知音原创文章,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