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社会新闻 > 情感故事 > 赚够一个亿再结婚?做梦!

赚够一个亿再结婚?做梦!

时间:2018-10-18 17:53:47  来源:知音读酷  作者: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赚够一个亿再结婚?做梦!

2015年8月的一天,浙江省杭州市一家科技公司的研发员马明宇回到自己的租住地,女友刘煜玲已做好了饭,并将菜端上了桌。

马明宇径自走向冰箱,拎了几瓶啤酒出来,而后黑着脸说:“今天喝断片算了,省得生闷气。”

刘煜玲问他是怎么回事?马明宇气呼呼地说:“研发部主任一职的任命书下来了,居然是老刘。论水平,他怎么比得上我?这黑幕玩得也太恶心了。”

说完,拿着一瓶啤酒,一饮而尽。看男友因激动而变得有些扭曲的脸,刘煜玲不禁忧心忡忡。

时年25岁的马明宇出生在浙江省宁波市,家境殷实。从很小开始,马明宇便被父母灌输着这样一个理念:你必须是最好的!

所以,从小学一年级开始,马明宇的成绩就必须拿班级第一。有一次,马明宇以0.5分之差,屈居第二名,第一名被一个叫刘大红的孩子夺走了。

父亲在学校门口看到成绩单后,对儿子撂下一句“回家后,看我怎么收拾你”,而后便匆匆离开。

当天,害怕被父母责怪的马明宇,在小区里徘徊到晚上七八点才回家。

此后,马明宇头悬梁、锥刺股,果然一直雄踞班级第一名的宝座。进入初中后,除了学习成绩仍遥遥领先外,他还在演讲、科技小发明等比赛中,屡屡斩获殊荣。

面对父母自豪的笑脸,学校老师的夸赞,同学们的羡慕,马明宇内心满满的都是成就感。

2008年,马明宇以优异的成绩,被一所985大学录取,就读电气工程专业。大四上学期,雄心勃勃的他就开始规划人生——

毕业的第一年,在一流的公司找一份年薪不低于20万的工作。第三年,跻身公司中层。五年后,拥有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实现“赚1个亿的小目标”。

2012年,本科毕业后的马明宇,如愿进入一家人工智能开发公司,从事产品研发,年薪22万。

一切似乎都在按马明宇规划好的方向前进。踌躇满志的他,还在工作的第一年收获了爱情,和一家咨询公司的企宣刘煜玲相识相恋了。刘煜玲是杭州本地人,家境富裕。

两人相恋不久,感觉恋情已经稳定的刘煜玲,便带着马明宇见了自己的父母。刘父刘母在吃饭的过程中,旁敲侧击地问马明宇,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马明宇不假思索地回答:“30岁之前,我不打算结婚,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刘父刘母面面相觑,刘煜玲的脸上也有点挂不住,便找个理由将话题岔开了。

回到两人租住的公寓之后,刘煜玲埋怨马明宇说话太直,让她的父母很难堪。马明宇却不以为然,他认真地强调:“做我马明宇的女人,就要懂我。”

马明宇开足马力,在事业的路上狂飙猛进。他经常在公司一待就是十一、二个小时,节假日加班更是家常便饭。

他从来就没有自己动手做饭、洗衣的习惯。如果刘煜玲没有做饭,他宁愿叫外卖。在他看来,花一两个小时去淘米、择菜、炒菜、洗碗,实在是太浪费了,简直就是谋财害命。

进入公司的第二年的国庆节前夕,马明宇获得了一个开发新项目的机会。当他回公寓后,兴奋地向女友宣布,自己国庆节要加班时,女友沉着脸说:“你说过国庆节和我一起马尔代夫的,护照都办好了,机票也订了,就这么算了?”

“马尔代夫什么时候都可以去,但机会却并不常来,你要理解我!”马明宇的态度很坚决,刘煜玲只好妥协。

2015年4月,公司研发部主任退休,位置空了出来。马明宇仔细地分析一遍,觉得主任这一位置当属自己无疑。

8月那天,公司公布了一批新任命的中层干部名单。研发部主任名单赫然写着老刘的名字。那一刻,马明宇觉得全公司的人都在嘲笑他。

一整天,马明宇都浑浑噩噩的。晚上一回家,他就从冰箱拎出5瓶啤酒,喝得酩酊大醉。

赚够一个亿再结婚?做梦!

次日酒醒后,马明宇感觉头痛欲裂,胸口像被火灼烧过一般,难受之极。

他躺在床上,浑身无力。刘煜玲称自己从他的手机里搜寻到了公司人力资源部的电话,替他请了假。

而后,她端起一碗自己特地为他熬的红豆粥,一边喂一边说:“一个主任职位,有那么重要吗?”

马明宇用虚弱的语气,忿忿不平地说:“我为公司鞍前马后地付出了这么多,为什么不是我?我看,十有八九是我说话或做事不慎得罪了领导,或者老刘和相关领导有着某种见不得人的交易。”

刘煜玲劝他:“不要总是把别人想得那么龌龊。你说你为公司付出了很多,难道别人就没有付出?做事不要急功近利,那样会欲速不达。”

对于女友的苦口婆心,马明宇并不领情,反而觉得女友也瞧不起自己,出人头地的心情也更加迫切。

2016年春节过后的一天晚上,刘煜玲躺在马明宇的怀中,告诉他一个意外的消息:“我怀孕了。”

马明宇沉着脸,半晌才说:“公司一个新的研发项目正在攻关,我要想升职,这是唯一的机会了。要不,连刚毕业的师弟师妹都要跑在我前面了。”

刘煜玲说:“那你的意思,是暂时不结婚?那孩子呢?”“打掉!”马明宇说。

刘煜玲的心头掠过一丝寒意,眼泪在眶里打转,她咬着嘴唇狠狠地说道:“真没想到,你竟如此自私、懦弱!”

骂归骂,马明宇不肯结婚,刘煜玲又怎敢独自生下孩子?她瞒着父母悄悄做了人流。

此事对刘煜玲的打击很大,一连数天,她沉默不语。而马明宇,仍急吼吼地奔走在他的精英速成路上,对女友的异常没有丝毫的察觉。

2016年10月的一天,马明宇和女友参加同学聚会时,有个男生是开着宝马去的。那男生称自己做了一个人体克隆项目,已经完成了第一轮融资,正在筹备第二轮融资。

“30岁前,实现赚1个亿的小目标,目前看来是可以实现的。”那名男生志得意满地说。一群同学都用崇拜的眼神望着那名男生,而马明宇则倍感失落。

当晚,马明宇回公寓,向刘煜玲提出:“我准备辞职了,在这家公司干得没意思。”

刘煜玲欣喜地说:“那在你找到下一份工作之前,我们结婚吧!”

谁知马明宇将头摇得像泼浪鼓:“我现在一无所有,拿什么结婚?我辞职的目的,是想自己创业。你再支持我一把,我保证3年之内,像那个做人体克隆的同学一样,年收入达到六位数。”

男友的选择让刘煜玲深感失望,她几次想提出分手,可苦心经营了5年的感情,她又确实有点舍不得放弃。于是,只是再次选择了迁就。

2017年初,马明宇从人工智能公司辞职,而后拿着自己不多的积蓄,再向父母、女友分别借了一些钱,和别人合伙开了一家金融公司,主要业务是向房屋中介公司发放贷款,经营租赁住房业务。

马明宇的父母虽然一直要求儿子出人头地,但这一次,他们和刘煜一样,都非常担心马明宇,认为他一个工科男,进入自己并不熟悉的金融行业,是否能够驾驭。

马母劝说儿子:“我们家虽然殷实,但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有钱人,不可能给你提供太多经济上的支持,前期借给你的那些钱,就是我和你爸的棺材本了。别人如果失败,还可以重来,你却很难翻身。”

马明宇却说:“创业要趁早。现在机会摆在我面前,我不抓住,别人就捷足先登了。”

见儿子振振有词,母亲叹了口气,也无可奈何。

赚够一个亿再结婚?做梦!

可是,从人工智能行业,进入自己并不擅长的金融行业,哪有那么容易上手!马明宇的公司创建后,一直惨淡经营。

2018年3月,马明宇的公司资金链面临断裂的风险,他到处找人借钱,连刘煜玲的同事们也不放过。

刘煜玲再次劝他:“趁着还没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赶紧抽身。否则,一旦被卷入漩涡,到时哭都来不及。”

马明宇说:“只要度过这一难关,我的公司就盘活了。”见他一意孤行,刘煜玲欲哭无泪。

5月的一天,刘煜玲外出办事后,傍晚回家时,路过一条偏僻的小道,赫然发现马明宇的车停在路边。因为路灯正好照射进车内,她看到了自己最不愿看见的一幕:一个40岁左右、风情万种的女人,坐在副驾的位置上,正和马明宇打情骂俏……

刘煜玲感觉自己的血都快要凝固了!

回过神来之后,她快步冲上前去,使劲地拍打车窗。马明宇摇下车窗一看,见是刘煜玲,脸上显得无比尴尬。刘煜玲将手伸进车内,“啪”地打了马明宇一记响亮的耳光,而后转身掩面哭泣而走。

刘煜玲回到租住地后,用被子蒙着头,呜呜痛哭起来。

和马明宇相识相恋四五年了,他不会疼人,他粗枝大叶,他精致利己,为了他自己的精英,他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给他让路,这些,她都忍了,也能接受。可如今,她付出一切不惜代价所爱的男人,却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这让她实在无法容忍。

午夜,马明宇回公寓了。自知理亏的他,硬着头皮向女友解释:“那是生意上的一个朋友,她答应给我的公司注资,所以……”

“所以你就出卖色相是吧?你还有没有一点底线?”刘煜玲厉声质问,马明宇无法回答。

感情就这样一点点耗干,刘煜玲心如刀割。但她还是决定,就此放手。

6月的一天晚上,马明宇回到租住的公寓内,发现刘煜玲不在,她的衣服、鞋袜、化妆品等一应生活用品,全都消失不见。擦得干干净净的桌子上,留着一张纸条,刘煜玲娟秀的笔迹映入马明宇的眼:

“我从不介意过普通人的日子,也从来没有给过你任何压力。相反,在你碰到难关的时候,我会倾尽所有地帮助你,竭尽所能地开导你。可是,你为了‘精英梦’一次次伤害了我们的感情,就连我们的孩子,也成了牺牲品。我真后悔,这些年瞎了眼找了你!”

马明宇赶紧打刘煜玲的手机,发现已成空号;发微信,信息传不过去;上QQ,也无人答理。看来,女友真的走了!

当马明宇意识到这一既定事实后,突然有一种揪心之痛。“为了心中的精英梦,我的牺牲是不是太大了?”马明宇第一次这样扪心自问。

失恋后的马明宇,更是将全部身心投入在了事业中,像个急了眼的赌徒,孤注一掷,置政策风险于不顾,疯狂扩张。殊不知,这将他和他的公司置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2018年7月,杭州一家房产中介公司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房东和租客打架,银行和金融公司扯皮,一时间乱成了一锅粥,马明宇的公司不幸也被卷入其中,被迫倒闭,而后进入破产清算程序。

除了前期投资的100多万全部化为乌有之外,马明宇还欠下200余万巨债。以他当年在人工智能公司的年薪计算,每年不吃不喝,也得还上近10年!

当公司的大门被法院贴上封条的当天,马明宇像个木头人似的,茫然地游荡在大街上,不知何处才是归途……

编辑:知音读酷

本文为知音原创文章,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