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财经新闻 | 体育新闻 | 科技新闻 | 美女图片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新闻 > 娱乐评论 > 专栏评论 > 让老朱来告诉天朝,忽悠天朝接收难民的非蠢即坏或是拿了外国人的钱
  • 让老朱来告诉天朝,忽悠天朝接收难民的非蠢即坏或是拿了外国人的钱

    时间:2017-06-22 15:59:03  来源:新浪微博  作者:朱砂的码字人生

    ​​2017年6月9日,网名为“西北-三白”的网友开出10万元的巨额赏金,悬赏人肉反绿领袖“大汉之鹰001”的个人信息。网友“边城妖刀”在其帖子下质疑“你给得出10万吗?”这货回答了两个字,欠条。

    这一让人啼笑皆非的事件,史称“欠条悬赏”。

    今天,老朱学学西北三白,在这里欠条悬赏几个人,每人赏金一元。

    是的,你没看错,就是一元,因为这几块货就值这些钱。

    这几块货的名字分别是,姚晨,闾丘露薇/李佳佳,杜猛,王辉耀,黎蜗藤。

    老朱挨个扒一下这几块货的“丰功伟绩”,有知情的人士,还望深挖一下,看一看这几块货是不是拿了外国NGO的钱。

    这些人的“丰功伟绩”总结起来就一句话,儿卖爷田去装B。具体所指是,仗着自身的影响力,上窜下跳地游说天朝接收难民。

    第一扒:姚晨

    背景:

    2017年,6月7日,联合国难民署在北京举办了媒体见面会,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菲利普·格兰迪到场与姚晨进行会面交谈,宣布与联合国难民署中国区亲善大使姚晨续约两年,并赞赏了姚晨多年来为支持难民工作做出的不懈努力。

    今年已经是姚晨和联合国难民署携手走过的第七个年头了,姚晨从最初联合国难民署的“中国区代言人”升任“亲善大使”已经四年,七年中,从泰缅边境到非洲沙漠深处,姚晨自费探访了菲律宾、泰国、埃塞俄比亚、黎巴嫩和巴基斯坦的难民,却觉得自己为难民做的还是不够多,表示难民问题大概是目前世界上最复杂难解的问题之一,自己对难民问题的了解也就是“小学刚毕业水平”。

    让老朱来告诉天朝,忽悠天朝接收难民的非蠢即坏或是拿了外国人的钱

    老朱语:

    如果你知道,联合国难民署签的“亲善大使”名单中有著名影星安吉丽娜·朱莉,便很容易明白为什么难民署在中国要选姚晨了。

    噢,别误会,不是因为嘴大。

    虽然安吉丽娜*朱莉的嘴是全球女星中数一数二的大,但联合国难民署选她是因为她的国际影响力而非她的嘴,联合国难民署在全球各国挑选一些各行各业的明星当亲善大使,这些人基本相当于联合国难民署手中那一盏盏唐僧的“钵”。

    要饭的?

    是的。

    难民嘛,代表着要寄人篱下,如此,你都要饭了,还藏着掖着干嘛?别说你要脸,你都当难民了,还提脸,不觉得奢侈吗?想要有尊严的活着,就打回去,努力去建设自己的国家,而不是舔着个脸去别人家蹭饭吃。

    别说你家里在打仗不适合生存,从鸦片战争到8年抗战,中国也曾山河破碎、生灵涂炭,可四万万五千万中国人民没想着逃到任何国家去,而是拿命去和侵略者拼,这才为子孙保住了脚下的这片土地。你个一看打仗撒腿就跑的怕死鬼,一点骨气都没有的垃圾,还好意思跟世界人民提脸?!

    哦,楼又歪了,咱现在说的是姚晨,对,说姚晨。

    新浪有个网友的ID叫“坦率的天真X”,个人感觉此名用在姚晨身上再贴切不过了。此刻,我基本可以确信,大嘴当这个“亲善大使”不是为了钱,甚至她还有可能倒贴,大嘴这么做,就是想装个高大上的圣母。

    我知道大嘴不缺钱,但我担心大嘴缺脑子,故,在此提醒一声:小晨晨哪,想当圣母不是错,祸国殃民就不对了。在我天朝玩儿悲情给难民们忽悠几个钱可以,但牺牲子孙的生空间、接大爷们来鹊巢鸠占的活儿还是算了吧,你也不想你家儿女像欧洲的孩子们那样,过早成为难民性启蒙的对象不是?

    第二扒:闾丘露薇/李佳佳

    这俩货的共同点是“外国的月亮好大好圆啊”。

    原本,我只想扒一下闾丘,碍于我的好友老李一再举荐李佳佳,看在他“饥不择食”(这定义是大鹰下的)的份上,于是我把李佳佳挂在了闾丘的屁股后面,一并扒了。反正这俩货一直以来也总是遥相呼应的。在此肯请老李别怪我,坦诚的讲,让我单独列一行独喷,你的小佳佳还真不够格儿。

    第一次看闾丘拿着话筒在伊拉克报道萨达姆时,北京站斜对面船板胡同中卖大饼的大哥头发还跟 @中年唐唐 似的半秃,这会儿大哥都有资格天天坐店里数头发的奇偶数了,闾丘却当起了公知。看到其做为一个拥有400多万粉的大红V,微博的转发与评论量还不及我一个不到两万粉的喷子,不觉长叹——中国人民已经不好糊弄了,靠灌洋鸡汤刷眼球儿的业务前景堪忧啊!

    闾丘的微博认证为“前著名记者”,李佳佳的微博认证为“前《佳访》主持人”,常识告诉我们,所有喜欢显摆“老子以前也曾1234”的,都是越混越差的。

    此前读过闾丘《我们为什么要帮助难民?》一文,第一感觉是,小妞儿你读过历史吗?竟然说什么“道德推动人类社会进步”,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是道德?科技对此明显表示不服儿啊。纵观世界史,从石器时代到青铜器时代,从铁器的发明到蒸汽机的出现,再到电脑的问世互联网的普及,你哪只眼睛看到这些进步是道德推动的了,脚鸡眼吗?

    俺管仲哥说,“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如果你非要坚持“是道德推动的人类社会进步”,认为天朝有义务帮助那些难民,那么,好了,你自己先去德国的难民营做俩月义工去吧,别认为自己年老色衰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要知道德国的中东难民可重口味儿的很哪,连七老八十的老太太都不放过的。

    在老朱的认知中,自己舍身去帮难民的是真圣母,呼吁别人帮难民的是圣母婊。闾丘姐与佳佳妹,你俩在大义凛然的号召别人去帮助难民的时候,还请先把自己的全部家产拿出来资助难民好么,你俩先以身作则再来谈这个咋样?

    以前的圣母,是把自己碗里的饭给穷人,现在的圣母,是要求别人把饭给穷人,对方要不给,她们便跳起来大骂:你这人怎么能这样,真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对于这样的人,我只说一句话:这个B装的,我给打满分。

    “不要单纯指责某个族裔,当年十万华裔从越南逃离称为海上难民的时候,也是西方国家出头安排,结束了族人海上漂泊等死的悲惨命运。”

    闾丘姐,当我第一次读您文章中的这段话时,感觉您的真的是天朝高瞻远瞩的灯塔式人物啊,可我把脑袋都翻烂了,也不记得啥时候西方帮着安排过越南华裔,我读书少,你表骗我。否则我只能怀疑您是不是为了忽悠天朝多接收中东难民,故意撒的谎。

    敢问苍天,现在的公知开始靠撒谎来做业务了吗?哪位大伽给科普一下,这会儿的五毛这么难赚了吗?

    第三扒:国务院参事,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 王辉耀

    王辉耀认为, “中国也到了深度参与全球治理的时候了,中国希望承担更多国际责任,这里面必然要包括接收难民。”

    王辉耀认为,中国现在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国际人道主义的义务,适当地接收难民也是大国责任的体现。

    王辉耀认为,在接收难民方面,国际移民组织的很多成熟经验可以供中国学习借鉴,帮助中国更有条理、更规范地接收难民。

    老朱语:

    讲个【段子】:有一记者问一农民:"如果你有一百亩地,你可以捐给国家吗?" 农民回答:"可以!" 又问:"如果你有一百万,你愿意捐给国家吗?" 农民回答:"我愿意" 三问:"如果你有一头牛,你愿意捐给国家吗?" 农民回答:"我不愿意" 记者疑惑:"为什么?" 农民窘困:"因为我真的有一头牛"

    王哥,看您的头衔儿,国务院参事,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主任,想必工资不低、北京有房有车吧?您到底给国务院都出了些什么主意,俺不敢乱评价,在此只向您请教一点,这些年您捐了几名失学儿童?救助了几个留守的孩子?给孤儿院又捐过多少?去敬老院做过义工没?

    可别告诉我您和上面段子里的老头儿一样噢,如果您从不曾帮助过自己国家的弱势群体,又如何有脸慷国家之慨让天朝去“体现大国的责任?”

    是,中国政府有钱了,可中国政府的钱是几代中国人民汗珠子砸脚面挣来的,中国政府的钱是老百姓纳税的钱,是用来搞国家建设、造福民生的,不是用来救济外人的。中国人的钱去帮助个贫困的山区儿童,20年后这孩子可能成为灾难中帮助大家的子弟兵,去帮助一群外国MSL,保不齐啥时候他在大街上冲中国人抡砍刀呢。

    噢,还有,前几天我听到一件事,说水均益曾经访问过一个在北大留学的巴勒斯坦留学生,让他谈谈巴勒斯坦人民遭受的苦难以此来声援巴勒斯坦。参访完毕,那个巴勒斯坦留学生非常愤怒的质问水均益一行,你们既然了解巴勒斯坦人民的痛苦,为什么还不让新疆独立?

    怎么样?是否还坚持忽悠国家去承担“接收难民的国际义务?”说说呗,是不是还坚持让天朝大量接纳东突的难兄难弟们到中国来,援助东突在新疆建国?

    隔壁老王以插足邻居的家庭为已任,到了王兄您这儿可倒好,完全倒过来了,竟然想着让难民来祸祸自己的国家。在此兄弟提醒一声,下次再这样瞎BB时,先弄几个难民到您家来插几天足试试,群众很乐意听您现身说法的讲故事噢!

    第四扒:著名学者,经济学家 北大房地产发展研究基金中心副主任博士 杜猛

    杜猛:10年内劳力缺口达1亿以上,中国将形成大规模的移民潮,成为除美国之外,容纳全球性移民最多的国家。中国2010年已进入老龄社会 ,人口红利替补办法是“进口劳动力与人才”,引进亚非拉人口移民。

    杜猛:人道主义旗帜下,难民无国界。

    老朱语:

    首先,我想问老杜同学一句,广州有许多非洲人,他们一过海关便把护照撕了,或者是,他们保存着护照,但他们的国家正在经历战乱,请问,按您的意思,这些人你是打算让天朝收下了?因为,无论是从您“中国进入老龄社会、缺少劳动力,应引进亚非拉移民”的角度,还是“人道主义旗帜下,难民无国界”的观点,这些人都应该成为天朝的一员,不是吗?

    您觉得应该向移民难民敞开国门,给他们更大的生存空间才对,对吧?可是,您想过吗?这空间哪里去找?除了挤压天朝子孙的,你他妈的给老子创造出来点儿我看看?!

    做为一个多少有些名气的学者,您应该知道二战后德国引进土耳其劳工的后果吧?不管您是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在此我都要告诉您,当初的德国为了弥补战后劳动力的不足,几十年的时间内引进了大约300万土耳其劳工,然后,结果是什么呢?这些劳工接来了在土耳其生活的妻子儿女,在德国的土地上拼命生啊生。再然后,成群结队的没有受过多少教育的土耳其后裔指着街头晒太阳的德国老人大骂道:听好了,德国佬,德国终将是我们的!

    全球有16亿穆斯林,大多生活在贫穷与战乱的国家,如果天朝敞开大门迎接移民和难民,涌进来最多的一定是各国穆斯林。这些人没有保家卫国的概念,更不会与我们共辱与共,他们的脑子里只有安拉,他们的“习俗”是,和平的时候你要尊重我,给我特殊照顾,有事时趁火打劫,落井下石,打赢了便将一个地方彻底清真化,打输了撒腿就跑换个地方重新再来。

    您让国家敞开大门迎接这种德性的移民和难民,将祸水引向天朝,你他妈的是真的脑残还是别有用心?!

    第5扒:黎蜗藤,本名郑海麟,中山大学哲学学士,1987年暨南大学历史学博士。

    2017年6月14日 ,黎蜗藤为FT中文网撰稿,题目是《中国应积极填补美国的领袖空缺》,读罢此文,我的感觉只有一句话:黎兄,一个耳光,你值得拥有。

    文中,黎蜗藤指责中国“作为一个崛起中的负责任的大国,有钱有力,更提出了“一带一路”、建设命运共同体的宏伟目标,却令人尴尬地在难民问题上至今仍袖手旁观,政府既没有积极的表态,就连民间也对此漠不关心。即便是在视野理应更加开阔的香港,讨论到难民问题时,也是隔岸观火。媒体更多说西方国家应该负起更大责任,却没有人会说,中国在国际难民问题上也应该有所作为。”

    并就此,黎蜗藤提出,“中国是否真的和难民无关呢?如果说中东非洲的难民距离中国还遥远了点。那么对来自近在咫尺的邻居缅甸的难民,中国若仍置若罔闻,就未免和要成为责任的大国的抱负不相称。”

    最后,黎蜗藤忽悠中国接收罗兴亚难民,“罗兴亚人生活在缅甸,却一直没有缅甸国民身分。根据联合国说法,他们是受到迫害最严重的少数民族之一。过去一些年,罗兴亚人大规模逃亡。周边国家,如孟加拉国、泰国、马来西亚都设立了大规模的难民营,作为他们的第一落脚点。这些国家都付出很大的努力,但现在都无力继续接收,还不得不拒绝偷渡船靠岸。很多难民就此悲惨地被抛弃在茫茫大海之上,酿成人道主义灾难。目前,还有大量罗兴亚人逗留在马泰印的难民区,等待其他国家接收。昂山素季上台后,罗亚兴人的状况毫无改善,令国际失望。罗兴亚人的境况有其历史原因,但现在国际社会的当务之急,不是责备任何一方,而是如何保障这些难民的基本人权——生存权。指望昂山素季似乎不再可行,那么中国是否应该伸出援手呢?”

    “想想与罗亚兴人毫无关系的美国,也长年接收罗兴亚难民,仅2014年就已经接收多达1000名罗兴亚人。缅甸是中国的友好邻邦,是战略上寻求印度洋出海口的最重要国家。昂山素季也与中国交好。习近平提出中国和东盟的关系是命运共同体,又说亚洲人的事应该由亚洲人解决。因此,中国不应该认为罗兴亚难民仅是缅甸的事,或者是马泰印等邻近国家的事,而置若罔闻 。特朗普与班农反移民的立场,正是中国显示大国的全球性责任的良机。”

    老朱语:

    读黎蜗藤此文,听到其拼命怂恿天朝接收罗兴亚难民,我的第一直觉是,这货居心不良,想将祸水往天朝引。原因很简单,我此前研究过罗兴亚难民的成因与现状,写过一篇题为《让无国可归的罗兴亚MSL告诉天朝某些坏X们,死都是作出来的》的文章,我一个喷子都知道罗兴亚难民是怎么回事,黎蜗藤一个历史学博士能不知道?如此,只有理解为这货别有用心。

    抱着这样的疑惑,我拿出挖坟的精神去翻黎蜗藤的微博,12万粉的黄V,6月15日有两条微博,一个转发量是1,一个转发量是7。

    打开粉丝列表,一页页满是僵尸粉。

    买的,6块钱一万的那种。

    此刻您一定纳闷儿了,老朱你咋对买粉这么门儿清呢?实话告诉您,史上,一读者对我说,我的粉太少,没面子,要帮我买点儿粉,他说,“朱老师您放心,我一定给您买真粉。”我好奇,于是问为什么还有真假粉之分。接下来,从这大哥的嘴里,我知道了,假粉是“关注在60上下,粉丝与微博皆个位数,市价6块钱一万的。这些粉丝不能评论不能转发,故称僵局粉。”

    看黎蜗藤的粉丝列表,便知,一页页皆是僵尸粉。

    一个花钱买僵尸粉的人,说明三点:虚荣,虚假,吝啬。

    没有能力吸引真粉,又好面子,于是只好买粉,买粉又舍不得买650块钱一万的真人粉,于是,只好买6块钱一万的僵尸粉。

    如此的学者,写出来的东西很难让人信服。

    纳了个闷儿了,这样的一个人,为什么会有网站肯花钱买他的文章呢?好奇心的驱使让我一路追索下去,发现刊登黎蜗藤文章的网站叫FT中文网,简介是: FT中文网为逾250万读者提供来自英国《金融时报》的当日全球商业财经资讯,以及本地原创专栏、分析与评论。

    坭玛,英国《金融时报》的发声筒啊,怪不得忽悠天朝接收难民呢。

    这一刻,忽然想起前几天从深度News官网上看到的一个消息:

    【马来西亚难民防线崩溃在即,英女王嘉奖帮助难民少女】马来西亚一直以对难民不友善著称,之前更是一度拒绝从缅甸出逃的罗兴亚穆斯林靠岸。但是近年来在马来境内外人权组织的强力施压下,马来西亚的难民防线正在逐步崩溃。今日英国女王甚至嘉奖了一名马来23岁女生Heidy Quah,奖励她在2012年设立非赢利组织帮助偷渡到马来的非法移民融入马来西亚的生活。她也是马来今年唯一一名英女王年轻领袖奖获得者。据了解马来境内的非法移民多为从缅甸转道来的罗兴亚穆斯林,遣返困难极大。

    对此,新浪网友@Jeffery的秘密 的评论是:这事出在马来西亚我会赞美这个女的善良,大爱,人性光辉。要是有国人干这个事我就操他全家,应该按叛国罪处理。像我这么双标的人真是不多见。

    这一刻,我想对@Jeffery的秘密说,握下手,我是你战友。

    超长待机的英国女王都开始忽悠其它国家接收难民了,英国《金融时报》更是跳出来花钱雇佣黎蜗藤之流忽悠中国政府接收难民,足见英国有多坏,也足见当下的难民形势有严峻。

    有统计显示,全球目前大约有超过1000万的难民等待安置,其中有70%以上的人是穆斯林。事实表明,难民的流动是无序的,尤其是穆斯林难民,他们将自己的价值观带到了接收国,不但不想融入世俗国家的生活,相反,一旦站稳脚跟,这些穆斯林难民便企图在当地实施沙里亚法,形成事实上的国中国。导致的后果是,这些人像一粒粒癌细胸,侵入接收国的肌体,为接收国埋下了动荡和社会混乱的种子,撕裂着这个国家原本平静的生活。

    回顾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当如中国人一样的它国人民在挥汗如雨的埋头建设自己国家的时候,西亚和北非的人吃饱了晒太阳,夜以继日的生,生,生。这会儿,资源匮乏了家里闹乱子了,拍拍屁股走人、去祸害其它国家了,凭什么自己造的孽要让别人来承担后果?

    做为公众人物的闾丘、杜猛,王耀辉等人,难道你们瞎,看不到难民到达欧洲后给欧洲带来的灾难吗?你们如此义正词严的站在道德至高点上指责中国该对难民如何如何,在此,我敢说,以你们的智商,不可能是蠢,只有可能是两种,坏,或是拿了钱。

    装B如闾丘,说什么“如果,当然希望不要有那一天,当我的族人冒着生命危险离开绝望之地的时候,有一块收留他们的地方”,在此,我想说,只有如你一样的舔洋党、圣母婊死得越多,中国人民陷入这种悲惨境遇的机会才会越低!

    洋洋洒洒说了这么多,中心思想只有一句话:“谁他妈的也别忽悠天朝接收难民,谁这么做谁就是老子的敌人。”老子不怕公知们骂老子狭隘,自私,铁石心肠,没有同情心。相比于子孙的生存,这点骂屁都不是。

    话说回来,站在人类的角度上来讲,对于无家可归之人,帮一把是应该的,但这个帮的前提是,不损害救助国自身的利益,个人建议,今后,对于任何产生了难民的国家或地区,由联合国难民署出面,在战乱国划出一片非军事区来安置难民,世界各国共同捐款承担难民营的各项开支,个人认为,这是大家能为难民所做的,最大的努力。

    别的国家咱不管,咱现在只说天朝。对于天朝境内对难民深表同情的普通人,建议您多关注一下新浪网友大汉之鹰001,司徒茄子等人的微博,没事抽出时间来读读我的《告诉天朝系列》帖子;而对于忽悠中国政府接收难民的学者、公知,建议有能力的洛阳铲深挖,看看这些人是蠢,是坏,还是拿了外国人的钱;而对于今后任何一个跳出来忽悠中国政府接收难民的人,不管你是谁,老子都送你一句话:中国人民欠你爸一个避孕套!

    关键词:
      吉克隽逸:人生就是这样有高有低
    • 吉克隽逸:人生就是这样有高有低

      很多人认识吉克隽逸是因为“好声音”,那时的她以特有的外形和歌喉,吸引不少粉丝。如今再度参加真人秀节目,吉克隽逸说,如今自己长大了一点,对自己要求更高了。...

        关键词:吉克隽逸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