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新闻 > 明星访谈 > 港台明星访谈 > 吴镇宇:从没演过烂角色 我为此感到骄傲

吴镇宇:从没演过烂角色 我为此感到骄傲

时间:2018-06-23 09:01:21  来源:新京报  作者:周慧晓婉  

《冲上云霄》

《冲上云霄》

吴镇宇很忙。大银幕上有邱礼涛执导,再度携手佘诗曼、张智霖的影片《泄密者》,荧屏上又有刘德华监制的网剧《东方华尔街》热播,该剧一开局豆瓣评分就高达8.3分。

在很多人的固有思想中,喜欢演反派的吴镇宇脾气暴躁,并不太好相处,但这并不是真实的他。必须承认的是,他确实不喜欢掩饰自己,他很直接,有自己的独到想法,且并不介意别人如何看待他。采访中,他会时而高呼拍桌“自己能演的戏为什么要用替身”,偶尔正襟危坐担忧着“烂片如云,能够选择的好电影几乎为零”。

但对于演戏,他依旧有着自己的坚持,“我好像不演戏就没了生活,虽说闲有闲的好处,但不拍戏好像参与不到社会,不知道周围人最近发生了什么,就像我也会‘八卦’那个人真的和另外那个人在一起了吗?”

而当话题回归到孩子、生活时,他又变回“吴妈”。“现在大家都叫你吴妈呢?”“对啊,我其实一直是个老派的人。”

《绝代双骄》

《绝代双骄》

1,当演员不求别的 只为找份工作

1961年,吴镇宇出生在香港一个普通家庭。原名吴志强,问起当初为何要改名?他说,印象中好像只有景黛音、汤镇业这样的名字才容易走红,很少见名里面带“强”字的明星。

那时,吴家附近有个“批命改名”的店,他说找那个师傅改过名的,都红了,比如欧阳震华。

从小,看到电视里的人,吴镇宇都会心生羡慕,直言不讳儿时的梦想就是当明星。对于这一点,他从不觉得是好高骛远。

他调侃自己学历不好、家庭条件也不好,大概只有明星这个职业不太计较这些,“我们那个年代都是平民生活,家庭环境太好反而当不了明星。你想想,哪有机会给你演富二代、富三代的?我们演的大多都是农民、警察这些小人物,影视作品需要表达一些苦楚才能感动观众,一辈子没苦过、没被欺负过,哪里演得出来苦的感觉?”

所以在吴镇宇的观念里,当明星不是为了光鲜亮丽,只是为了找份工作,“但你再看看现在的一些小鲜肉,挣钱多容易,根本不需要演戏,也不用实景拍摄,坐在家里穿着古装戏服就能赚钱,抠像替身样样来,比网红还网红。”

《枪火》

《枪火》

2,进TVB考了四年 毕业去跑龙套

17岁那年,吴镇宇报考了无线电视台(TVB)艺员训练班,一考,就是四年。“我的考试经历真的是一部励志大剧啊”,三次被拒的理由也是各式各样:第一次,台词念得不够好;第二次,台词念好了,演得又不行;到了第三次,被拒的理由是——眼睛上镜有问题,“他们说我是斗鸡眼,为了改掉这毛病,我跑去看小鸟,让眼睛练得灵活一点。”

直到1982年,他才正式入选,“我本来都打算放弃了,结果被人死活拉着去考了”。同一年被录取的,还有梁朝伟、周星驰。但吴镇宇并没有他的两位同学那么幸运。

至今提起在TVB跑龙套的日子,吴镇宇没有一丝抱怨,他说,演那些无关紧要的角色一点都不累,妆不怕花、头发也不怕乱,没有镜头,就在地上躺着歇会儿,拍完了还能和万梓良、周润发这些已经飞黄腾达的老学长去吃宵夜。

他不在乎比较,也不羡慕同学比他红,但直到有一天,他发现没人陪自己玩了,他着急了,“以前我们一起打牌的是四个人,结果一个个地走了,连陶大宇都走了,我想糟糕了。很快,他们的话题我都跟不上了。”吴镇宇发现,他需要做出点改变了,他开始看和表演有关的书、看影碟,“原来,电影里的才叫明星,电视中的最多叫艺员。”

《无间道2》

《无间道2》

3,总演反派是因没人找他当主角

上世纪90年代初,父亲的去世,让吴镇宇第一次感受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苦,再看看自己拿的那点工资,拍一天电影挣的钱能抵他在TVB干一个月的。加上好友刘青云等人纷纷转战电影市场,就算彼时已经拥有了“电视一哥”之位,他还是选择迈出了这一步。

1992年,他因在电影《绝代双骄》中饰演反派江玉郎,获得了第12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的提名;次年,他又在《溶尸奇案》《雨夜天魔》中出演杀人狂……他说,那时候没人找他演主角,只能去演那些没人愿意演的反派。到了1996年,他才迎来了事业的转机,在《古惑仔之人在江湖》中饰演“靓坤”——虽然还是个“坏人”。“有次我去参加联谊会,出席的有很多被叫做‘大哥’的人。他们用沙哑的声音唱着张国荣的《侬本多情》,其他人如痴如醉般地鼓着掌,那个时候我就想,以后一定要用这种声音去演次‘大哥’。”

“靓坤”之后,他开始减少演反派的频次,“因为这个角色太经典了,我不想去破坏他。但我并不认为他(靓坤)是我事业的巅峰,而是一个开始,这之后才不断有人找我拍戏。”

吴镇宇讨厌重复,他说每天做同一件事,很闷。所以他演了《赌神3》里的师兄高傲、《基佬四十》里的同性恋、《97家有喜事》里的学霸。至今,他觉得,最难以驾驭的是《冲上云霄2》中的Sam哥,重温时甚至都很难想象,当时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演。

《放·逐》

《放·逐》

4,演戏不是竞技比赛输赢看缘分

打开知名度后,吴镇宇的选择也变多了,他的电影年产量逐日增长,产出了不少知名作品。

1999年,他凭借电影《枪火》中饰演的古惑仔阿来荣获第37届台湾金马奖最佳男主角;2001年,他又以出场镜头不足10分钟的《公元2000》,拿下第20届香港金像奖最佳男配角;2003年,在《无间道2》里刻画了斯文中带着狠辣的倪永孝,“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一句颇具宿命色彩的台词,成了当年港片的经典,并让他拿下第23届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的提名。最终与奖项的失之交臂,至今都是他的一大遗憾。“当演员自然都想得奖,就像比赛一定要为冠军奋斗,最难的是,在你没得到时该如何化解心结。竞技体育慢了几秒就可以分胜负,但演戏,你又知道输在哪里呢?还是要看缘分。”

与此同时,他开始尝试自己做导演,“我记得有人跟我说,香港电影就像纺织业、绣花业的夕阳产业,我心里不服气,但又怕这是真的,就想趁没彻底落寞前赶紧当次导演。”吴镇宇的导演处女作《9413》颇受争议,跳脱的剧情犹如他的脑回路一般,让人摸不着头脑;此后,他又执导了电影《自从他来了》,请来了黄秋生、黄子华等兄弟助阵,虽说这些作品没有掀起太大的波澜,但吴镇宇始终没有放弃他的导演梦。

他说做导演最关键的是看剧本,但提及如今可选择的剧本,他又无奈地摇摇头,“说起这个我想死、真想死!我特怀念香港的黄金年代。那时候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写但又想写,写出来也不错,现在却没了这种精神。”

吴镇宇其实是个不甘于常态的人,表面看上去酷酷的,让人觉得有种距离感,但其实心思很细腻,就连回答同样的问题,都不想给出雷同的答案。他说,因为工作忙,总觉得对儿子有愧疚,自认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只能给自己打5分。他会为了家人和媒体抬杠、遇到看不惯的行为甚至会发飙,“我觉得自己只是有看法,但不是乱发脾气,事实上我是个老派的人,见到前辈会鞠躬,会很注重礼节,这大概才是我最真实的性格。”

★吴妈亲子课★

费曼以后能长1.85米

虽然在银幕上塑造了很多经典形象,但对年轻观众而言,认识吴镇宇却是通过真人秀《爸爸去哪儿》第二季,他也从此多了“吴妈”“吴三岁”的绰号。有了微博后,吴镇宇成了宠娃狂魔,提到儿子费曼的现状,“他确实应该减下肥了,但他的脚就这么大,可能以后真的可以长到185cm。”

不支持儿子做演员

此前,费曼以客串身份出演了某影片。但在吴镇宇眼里,儿子在现阶段其实根本搞不懂什么叫拍电影,“以前他以为演电影就是真人秀,想怎么来就怎么来。结果到了现场完全不懂,就会被我说。”聊起儿子的未来,吴镇宇说,他并不支持儿子将来进娱乐圈。“演员有什么好做的,行业里的潜规则又多,需要靠背景、靠关系,我就不支持。”

新 鲜 问 答

新京报:如何评价自己的演技?还有哪些方向想要突破?

吴镇宇:我确实还不满意,但也不是一定要突破什么。人生不只是演戏,其实越放松、越不当它是一回事,可能效果越不一样。我觉得现在也不像以前要那么努力、执着地去要得到什么效果,演员也不是观众看起来那么简单轻松。角色,是需要你用力去做那个人,在表演的过程中将里面的东西挖出来,才能变成那个人。其实这是个痛苦的过程,只是现在我心态轻松了不少。

新京报:演过这么多个不同类型的角色,如何来调整自己的状态?

吴镇宇:我是个到了现场化完妆、穿好戏服就可以进入角色的人,但一脱下来就不会再去想那个人(角色)了,不然活着会很累。

新京报:观众对于电影的评价,你会关注吗?如果有人说吴镇宇演了烂片,你会怎么看?

吴镇宇:我虽然没有下载那些评分App,也不懂去怎么搜索,但评分是一件好事。很多观众的评论都是我已知的一些缺陷,例如有人说我脖子短,不能穿立领的戏服。但让我一直骄傲的是,我从没有演过烂角色。现在中国就两种电影,一是有票房的烂电影,一是没有票房的烂电影,网上找不到好电影?有!是印度电影。连好莱坞都有烂片,只不过我拍的烂片有票房,我为此骄傲(大笑)。

新京报:前段时间张家辉因为普通话不够标准被调侃,你呢,有没有一直学习普通话?

吴镇宇:其实这个问题我跟他(张家辉)说过。好多年前有次我跟他打电话,听他的普通话,我说,你说什么?你这样还想去内地发展?后来合作了电影,我跟他一起接受采访,简直惊到了。其实他现在比以前讲得已经好多了,进步很大。至于我的普通话一直都还不错,这就是天分(笑)。

新京报:不久前,郑伊健、陈小春、林晓峰等人合体拍摄电影《黄金兄弟》,怎么没有来找你,原班人马合作?

吴镇宇:哈哈,你要知道他们那是《黄金兄弟》的兄弟情,我不是他们兄弟啊,我是他们的敌人来的(指《古惑仔》系列中剧情)。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
ad.tex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