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新闻 > 明星访谈 > 港台明星访谈 > 曾志伟64岁再拿金像奖 称很怕自己会过时

曾志伟64岁再拿金像奖 称很怕自己会过时

时间:2017-12-21 08:16:40  来源:新京报  作者:周慧晓婉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曾志伟

曾志伟

“做人不要太计较”,是曾志伟最常对儿子说的一句话。

从跑龙套演“尸体”到香港娱乐圈的好人缘大哥,出道已四十余年的曾志伟尝遍了酸甜苦辣。一路上他演了不少江湖大佬,而演艺圈在他眼中就是一个江湖。不计较外界的调侃,会出言维护朋友,从来不忘提拔新人——如同陈可辛曾说,他是一个永远不计较自己会得到什么的人,似乎就是为了帮助别人而生的。“就像现在,有些戏我是知道的,可能口碑不济、票房不佳,但我不在乎这些,如果我在乎就不会拍或是演了。”他想了想说,“我的初心是想帮忙,帮朋友、帮新人,这些比给我片酬、让我拿奖更让我开心。”

而面对如今一波波新人的出现,曾志伟说,“如果让我给如今的年轻人一些忠告,那就是学会吃亏,会吃亏、不计较才会让人觉得你不错。人生不需要做太多打算,最重要的是活在当下。”

A

曾是足球运动员

因为好玩一脚踏进娱乐圈

“我不是一个大帅哥”是曾志伟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没有周润发、梁朝伟的帅气外形,也没有刘德华、张学友富有感染力的嗓音,曾志伟很清楚,自己和明星的距离差得很远。

1953年,曾志伟出生在香港,父亲是香港警察足球队教练,3岁开始,他就跟着父亲踢球,中学毕业后还当上了职业足球运动员,并代表香港青年队参加了亚洲青少年足球赛。大概踢了三年,也不见有什么成绩,反而是经常来球场上踢球的刘家良、洪金宝,给他的生活带来了新鲜感。

一年刚好有两三个月放假时间的曾志伟,趁空当跟着刘家良,去了片场,“我的父母给我很大的自由度,他们觉得年轻什么都可以尝试。当时进电影圈就是觉得好玩,还可以出国,虽然我从不觉得自己可以当艺人,本来也是抱着玩的心态,没想到一进来就成了终生职业。”

他想了想说,“这个圈子就是这样,脚一进去就很难再出来了。”

B

外形受限扮绿叶

演得最多的是尸体和女人

最初,曾志伟拿到的角色都是毫无存在感的“尸体”,“主角们都是1.8米的大个儿,我站在后面,太矮了,看都看不到。想来当时哪有什么演艺事业一说,就是拿把刀冲过去,中刀了就在那儿躺一天,演完这个尸体再去演下一个(尸体)。”因为身材瘦小、戴上假发和女生相似,曾志伟慢慢晋升为动作片里的女演员替身。

曾经,他七天七夜没合眼,连拍了八部戏:吊着钢丝替女演员演跳楼戏,人悬在几十层楼高的地方结果遇上了停电,风吹得钢丝哗啦啦地响,吓得他腿软。被工作人员接下后,两脚站都站不住。做武行的那段日子,曾志伟已经记不清身上受了多少伤。即便如此,他依然过得窘迫,他试过靠五块钱撑两个星期,买只腊鸭,每天每顿都吃腊鸭煲饭,从鸭嘴吃到鸭屁股。

曾国祥谈及对父亲的童年记忆时,曾说过,“电影里很多都是好色、猥琐的他,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他演的大部分角色都是这样。”同样的经历女儿曾宝仪也有,高中时曾宝仪特意买票请全班同学去影院看自己的明星老爸,结果曾志伟一出场台下一片窃窃私语,还有人取笑曾志伟的角色总是被人打,曾宝仪很受打击,特意给老爸写了封信让他以后多演一些有男子气概的角色。

C

麦嘉一番话

转行做编剧拍出票房冠军

相比于皮肉伤的折磨,让曾志伟更受刺激的是外界的嘲弄与同行的不看好。

早年间,他参演的一部作品的导演喝醉了,从兜里掏出把奔驰跑车的钥匙扔在地上,赏赐般地让他去开一下,“他说我一辈子也开不上这种车。那句话让我大受刺激,我发誓我也要买一辆属于自己的奔驰跑车。”多年后,当他真的买到奔驰跑车时,兴奋地坐进车里振臂大喊,卖车的销售还以为他是神经病,他却说这是刺激和鼓励换来的喜悦。

至今,曾志伟都很感激当年麦嘉对他说的那句话,“如果以后没了动作片,你能做什么?”曾志伟想了想说,“大概就是临时演员吧。”麦嘉提议,他不如尝试去做做编剧,“他说,人生最痛苦的就是改行,但只要有电影,就会有编剧。当年如果没有麦嘉的这番话,也不会有今天的曾志伟。”

在麦嘉的劝说下,曾志伟做起了编剧助理,边学边做,慢慢还当上了导演,成了“新艺城七怪”(麦嘉、石天、黄百鸣、徐克、施南生、泰迪罗宾、曾志伟组成的七人创作小组)之一。1982年,众人群策群力推出了贺岁电影《最佳拍档》,创造了香港影史上第一部票房突破2000万的电影纪录,作为该片的导演,此时的曾志伟只有29岁。

D

三获金像奖

拿奖只是幸运不想被过誉

有了名气,但曾志伟却没有忘记提携他人,“我出道以来受了很多照顾,我总在想自己哪天红了,能帮助别人了就一定要帮。”陈可辛曾说,香港演艺圈里曾志伟是他心中唯一的大哥,一直感念他的提携之恩。当时还是制片人的陈可辛和曾志伟合作电影《龙兄虎弟》后,他悄悄把自己想做导演的愿望告诉了曾志伟。1991年,曾志伟给了陈可辛做导演的机会,拉上好朋友谭咏麟,一起出演了电影《双城故事》。片中曾志伟演绎了一段和好友爱上同一个女孩的故事,他也凭借该片拿下了香港金像奖最佳男主角。

不久前,在新京报策划的“谁是华语影坛最具票房号召力的男演员”调查中,曾志伟以超过70部电影拿下102亿的累计票房,高居第二位,听到这个结果他也难掩兴奋,但又显得有些腼腆。今年,64岁的曾志伟凭借电影《一念无明》,第三次捧起了金像奖的奖杯,荣膺最佳男配角,而这距离他上一次拿奖整整过了20年(1997年凭借电影《甜蜜蜜》获得金像奖最佳男配角)。

很多人都说,曾志伟是个被忽视的最佳男主角。他放声大笑,说这是外界的过誉。“不用分男一男二,也无论正派还是反派,这次拿奖只是我非常幸运,遇到了好剧本。”事实上,曾志伟也有野心,他说谁都会想演主角,“一开始你会想自己的作品能够卖座,等卖座了,你又想自己的作品能拿奖。”

提携新人最看重

人品+勤奋

这些年,演员、监制、导演、司仪……都少不了曾志伟的身影。“这个年纪就希望做自己没做过的事情,尽自己的能力帮助新人。作为前辈,很多经验都是带不走的,我帮后辈找投资、找老板都方便很多,既然有这个便利我就会帮他们搭桥,放手给他们干。”

曾志伟说在提携新人上,他最看重的是做人的准则,比起才华,他更注重人品,“我希望给这个行业带来好人、真正努力的人,才华和艺术可以慢慢培养,但人品替代不了。我经常通过几顿饭、简单相处就能看出对方的人品,如果他做人两面派,当他大红大紫的时候就更糟了,这样的人我宁愿放弃。”在曾志伟看来,人品之外,努力同样很重要,“像刘德华,他已经红成那样了依旧很努力。我当导演拍戏的时候他几乎不睡觉,有时我会劝他去车上休息,拍戏的时候再叫他,结果那车里的灯就没熄过,一进去发现他还在工作。我说你能不能休息会儿,他笑着说自己还有首新歌,看看歌词能不能改下。”

亲情

如今的曾志伟多了一个身份——新晋导演曾国祥的父亲,也是著名主持人曾宝仪的父亲。说起早前曾国祥在接受新京报专访时提到,年少时很抗拒被人说和父亲长得像,曾志伟一声憨笑摆摆手,“他长得和年轻的我一模一样,不信给你们看照片,只是因为他太高都说不是我亲生的。”

友情

要说在香港演艺圈人缘最好的艺人,一定是曾志伟。刘伟强说曾志伟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照顾人,不分大小都会照顾,拍戏都不拍了就去市场买菜,给摄制组的工作人员煮饭吃。他还有一个外号叫“曾医生”,总是在自己开的餐厅里帮朋友出谋划策。

新鲜对话

新京报:处在如今这样一个需要话题和流量的时代,会觉得自己过时吗?

曾志伟:确实很怕自己过时。但我想我还跟得上潮流(笑),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和新人合作的原因。我常说,电影要温故知新,我命好,以前一直能接触到资深导演,他们会给新人很多进入娱乐圈发展的机会;所以到了我这儿,就要坚持与新导演合作,不想一直拍老套的东西。同时保持年轻的心,也不会过时。

新京报:如果遇上新潮的东西会向哪些人请教呢?

曾志伟:说来不怕你笑,最近我看有些剧本竟然看不懂,全是用现在的潮语、俚语,可把我急坏了,结果旁边人告诉我现在的年轻人在网上都这么说。我就向儿女请教,或者问一些新演员和新导演,年轻一辈脑筋转得快,也比较懂。我必须要去学着用一些超前的东西,如果脱节了就创作不出新东西了。

新京报:出道这么多年后悔过吗?

曾志伟:有难熬的时候,但从来不后悔。我很注重活在当下,不用想以前,因为之前的事已经发生了;也不用想太多以后,因为未必会发生很多事情,你往后看的都是假设,如果想太多就不用做现在的事了,很多事情就像我不久前上映的那部新片《这就是命》。

新京报:想过有一天外界改叫你“曾国祥、曾宝仪的爸爸”吗?

曾志伟: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很想。我以前带他们出来的时候就怕外界老是叫他们曾志伟的儿子、女儿,但他们做得都还挺不错的。就像宝仪读书时,科科都是第一名,我去她学校很多同学都指着我说这是“曾宝仪的爸爸”,我当时就想宝仪还挺有名气的(笑)。

新京报:有没有想过未来父子俩正经合作一次?

曾志伟:都很忙,都很想,但都没有时间。(笑)

关键词: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