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财经新闻 | 体育新闻 | 科技新闻 | 美女图片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新闻 > 明星访谈 > 内地明星访谈 > 专访视帝于和伟:不要低估年轻观众的审美判断力
  • 专访视帝于和伟:不要低估年轻观众的审美判断力

    时间:2021-06-11 12:38:32  来源:  作者:

    于和伟获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

    于和伟获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

    于和伟《觉醒年代》饰演陈独秀

    于和伟《觉醒年代》饰演陈独秀

    新浪娱乐讯 从白玉兰奖入围名单公布开始,于和伟的获奖呼声就很高,《觉醒年代》中的陈独秀如此鲜活的呈现在了观众面前,这与于和伟的诠释是分不开的。

    于和伟让这位原本活在历史课本中冷冰冰的名字成为了一个有温度的人,同时,陈独秀这个角色也成就了演员于和伟,在白玉兰奖最佳男主角的获奖感言中,于和伟同样也感谢了仲甫先生。

    评分高达9.3的《觉醒年代》被年轻的网友们称为“yyds”,回忆起那段共同创作的时光,于和伟也依旧觉得很幸福,“大家的表演、艺术理念,都在那个状态下,无需多言,我一个动作对方就能懂。”

    《觉醒年代》是一部难得的佳作,这部佳作的创作过程,也值得被参考和借鉴,以于和伟为代表的剧中一众资深演员的工作状态也应该是现在年轻演员学习和参考的范本。

    对得奖有期待,欣喜若狂

    新浪娱乐:知道自己得奖之后,心情如何?

    于和伟:还是很激动的,因为我的一些原因没有办法到现场,但还是很开心的,非常开心。我也说了欣喜若狂,对吧?有期待,也想着顺其自然,但是真正得到消息的时候还是很高兴的。我的团队欢呼了,我还故作矜持,但内心其实这个挺高兴的。然后团队开玩笑就说,于老师应该跳支舞。

    新浪娱乐: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和谁分享呢?

    于和伟:因为我现在还有工作,所以首先是团队们都先知道了,然后我就给所有家里的人都通报了,我说得了,得奖了,家里人也很开心,还是先跟自己的亲人和家里人分享一下好消息。

    新浪娱乐:《觉醒年代》剧组的朋友们有联系您吗?

    于和伟:我们《觉醒年代》有一个群,张永新导演、制片人刘国华、还有龙平平老师,都在,很多演员也在,我结束工作之后,看群里已经第一时间向我祝贺了,我也祝贺了他们。

    我们有一个群叫“伟新华”,于和伟的伟、张永新导演的新、制片人刘国华的华,在群里,饰演胡适的朱刚日尧、饰演李大钊的张桐都第一时间给我发来了祝贺,我说谢谢兄弟,每一条我都语音回复给大家了,我也希望用语音回复把这种喜悦的心情也传递给朋友们。

    新浪娱乐:一起入围的其他作品,您有看过吗?

    于和伟:看了,我看了《山海情》,我觉得《山海情》很好,能够把一个扶贫剧那么朴实接地气的表现出来,我觉得现在很多比较扎堆的内容,往往人物上差一些,《山海情》其实是在人物上很扎实的,里面的很多人都很鲜活,甚至让我感动,我非常喜欢张嘉益饰演的马喊水。

    拍《觉醒年代》很幸福

    新浪娱乐:当时是怎么接触到《觉醒年代》这部剧的?是谁找到的您?

    于和伟:我记得好像是2018年白玉兰时候的事儿,我得了最佳男配角,张永新导演说,有一个项目,和伟哥,你看你感不感兴趣,他知道我演过陈独秀,他也告诉了我,这是一个有关中国建党的作品,讲述了建党初期思想流变的过程。

    因为之前我演过两次陈独秀了,本来我就是这样,我不太喜欢重复,当时我也没太觉得当时这个事怎么样,但是回来我看完剧本之后,我觉得太棒了,我觉得中国之前还没有一部作品去这样反映那个阶段。

    新文化运动阶段,陈独秀的作用太大了,我看了很多陈独秀的资料,再结合他的生平、和当时的历史阶段,我觉得我有信心把他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一个可以让观众感受到的文化先驱。

    我们所有主创都是想把这部剧做好的,其实当时没想那么多,我们就觉得当时那个年代这一批人,中国的这一批最先觉醒的知识分子,他们为中国救亡之路去探索,去寻找的这份东西,就绝对让我们值得去尊敬,我们都没想到,今天的《觉醒年代》会带来这么大的反响。

    新浪娱乐:您看看剧本是一口气看完的吗?还是边看边研究?

    于和伟:当时是我先没看剧本,因为我回来之后永新导演跟我说了,我先看了一些陈独秀的生平和资料,这是我做功课的一个特点,因为我觉得这个人物我先了解一下他,当我把这些东西全部了解完了,我最后再看剧本,我就会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就会感动,我也知道哪些东西往哪个方向走,这些功课全部做完之后,我看剧本是一口气看完的。

    当时看剧本,我是好几处潸然泪下,我觉得如果我之前没有看到那些生平资料,可能我不会有这样的感情,就是因为我先了解,然后我再看这个剧本,再看这些故事它就会感动我。

    新浪娱乐:看剧本时哪里让您潸然泪下?

    于和伟:南陈北李相约建党,后来研讨剧本的时候,我就和导演说,陈独秀在整部《觉醒年代》的篇幅里,他都可以不哭,或者说他都可以用其他的方式来表达他的悲伤。我只想把最痛的一次大哭放在相约建党那场。在读剧本的时候,这个片段是最触动我的,它也是我们《觉醒年代》这部戏的一个戏剧高潮。

    新浪娱乐:大概是什么时候拍摄的这场戏呢?

    于和伟:已经是临近结尾了,我们拍了大概5个月,那个时候我已经可以说跟角色贴合的很近了,那么在拍这场戏的时候,几乎不用演了,现场的氛围营造到了,我就会有嚎啕痛哭的感觉,我去哭天地,想去哭人民,因为当时的内心思想境界已经跟仲甫先生相通了。

    新浪娱乐:《觉醒年代》的创作期间,给您的感觉是什么?

    于和伟:真的是很幸福的事情,大家的表演、艺术理念,都在那个状态下,无需多言,我一个动作对方就能懂,其实在现场我很多有一些即兴的东西,导演都能懂,而且他抓得住,他当看到我这些东西出来之后,他会再做补充,他会再做强调,再做体现,我觉得这种合作是非常幸福的。

    新浪娱乐:大家用了多久磨合到了一种默契的状态?

    于和伟:我觉得开机大概有一个多月的时候,大家已经磨合得很好了,我觉得最要感谢张永新导演。张永新导演在整个对剧组的表演要求和统一上做了很大的贡献。包括每一个群演、每一场群戏,我觉得他都会去跟大家去讲得很明白,讲得很清楚,让大家的情绪都在那个点上,大概一个多月以后,其实全组的状态就很好了。

    表演的投入和疏离感

    新浪娱乐:在剧组的时候,大家会一起根据角色产生讨论吗?

    于和伟:讨论是经常在的,因为我觉得讨论是为了让这个戏更好,创作氛围非常好,而且我觉得大家都做了很多的功课。

    饰演蔡元培的马少骅老师,他之前就做了很多功课,他把他了解的他的认知蔡元培拿出来,然后我会把我对陈独秀的了解和认知拿出来,大家在一块碰,再结合现在我们剧本的这场戏,这个故事会碰出什么东西来很多,曹磊演的鲁迅,张桐演的李大钊,这个都是在演员自己做了很充分的功课以后大家去讨论,在那样的一个创作氛围一定会出来很好的东西,而且我觉得大家特别的通透。

    我们《觉醒年代》这一批演员就是进入到真正的创作氛围里了,大家首先把持着自己的人物都做了相应的功课和了解,就不会去有人去掉队。即使有觉得功课没做到位的时候,收了工之后马上回家去看书再了解,这个状态在我们剧组里非常常见,我觉得幸福的地方就是我们在认认真真的做了一件事情。

    新浪娱乐:还有一场戏观众们印象深刻,就是陈独秀送别延年、乔年那场戏,当时您知道导演会用这样的剪辑方式去呈现吗?

    于和伟:知道的,因为我们跟导演都聊,聊这场戏怎么去呈现去表达,因为我觉得时间上是对不上的,因为剧中陈独秀是送两个儿子去法国留学,但是他们实际上在三年以后才牺牲。

    陈家一门三杰,前面父子情的戏剧冲突表达到那个程度了,我觉得这个是一个高潮点,这个高潮点跟导演也是充分讨论之后,我觉得出了这个方案是特别棒的。我也看到网友说“太刀了”,现在网络用语,就是说太扎心了,是的,我觉得永远不要低估了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的审美判断力。

    当时拍那场戏的时候,是陈独秀目送儿子离开,当时我的眼前是没有他们受险的画面的,那这种眼神要怎么传达呢?我在脑补,我知道陈独秀的两个儿子是怎么牺牲的,作为演员于和伟,我知道陈延年是一刀一刀被砍死的,至死不跪,那是当时中国的优秀青年。

    我那一瞬间,眼泪就流出来了,最后我做了一个处理,因为毕竟是一个时空的提前,他感受到了儿子走上了革命道路,可以预见到这条路有多难,甚至会牺牲,陈独秀是一个觉悟者,这些是他可以想到的,但是在这颗眼泪掉下来的时候,我想有那种突然意识到我怎么流泪了的感觉,我把他擦了一下,我想要那种投入和疏离感在表演上有进出。

    新浪娱乐:剧中也有很多的新人演员,在和这些新人演员拍戏的过程中,您是一个严厉的角色吗?

    于和伟:我对于年轻演员非常爱护,因为我本身就是演员,我知道他们需要鼓励,我觉得我知道他们也需要点拨,而且我会把我的经验在现场用最短的话,最清晰的东西给他们。

    新浪娱乐:如果跳脱出戏外,想对现在的年轻演员说点什么?

    于和伟:我觉得要真正热爱自己的专业,就是要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当演员,如果真的是热爱的话,也会去寻找各种途径去提高自己,除非你爱的是别的,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想成为专业者,其实还是要想一想,有的演员在剧场里演了一辈子戏,没有人知道,他不求什么,真的有这样演员,他就是热爱表演。

    当他把心思放在这的时候,一旦有一天,请这位在舞台上历练了很多年的老师来演一个角色,一定是大放异彩的,要读书、要阅历、要热爱自己的专业,才有可能厚积薄发。

    新浪娱乐:杀青那天是什么样的感受?

    于和伟:杀青那天离开陈独秀的时候,其实我是有一点缓慢的,一般这么长的电视剧应该也就拍3个月,可是我们拍了5个多月,后来又进行了补拍,其实加起来可能拍了大概六七个月,尤其是最后我去补拍的时候,尤其是看了剪辑之后,跟导演进行讨论,最终呈现出来的状态更深了一步。

    所以补拍杀青的时候,还真的有点怅然若失,我跟导演说,这次是真的杀青了,导演说,杀青了,我跟张永新导演抱在一起,就是这样。

    新浪娱乐:现在再回忆起当时拍摄的那段时间,你会想到什么?

    于和伟:是我第一次试妆的时候,穿上长衫马褂,我从化妆间里走出来,来到拍摄现场,坐在机器前,从那一刻开始,我要成为这个人,我之前做了那么多功课,看完了剧本,不管这部剧未来市场如何,我应该竭尽全力去完成好这次表演,作为文艺工作者,我知道我现在这个阶段是应该有责任的,这个责任就是塑造好中国的角色,塑造好中国的人,我觉得这个角色会让这些年轻的孩子们看完之后,在回味起来觉得,有点意思。(文/肉英)

    关键词:于和伟 白玉兰奖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