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新闻 > 明星访谈 > 内地明星访谈 > 倪妮:好看的女孩不一定是草包 不害怕别人的质疑
  • 倪妮:好看的女孩不一定是草包 不害怕别人的质疑

    时间:2021-01-27 18:21:36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流金岁月》剧照,倪妮饰演朱锁锁

    《流金岁月》剧照,倪妮饰演朱锁锁

    《流金岁月》截图

    《流金岁月》截图

    又上热搜了。排练话剧间隙,倪妮看到微博上自己说的有关体重的话题被顶到热搜榜,“一脸蒙圈”。没多久之前,在一场电影路演上,倪妮说了一句“宝贝儿”,也在另一个平台上了热搜。再之前,是各大红毯密集期,倪妮以明艳动人的美大杀四方,她穿着各种礼服的美图,又上了几次热搜。

    她有些头疼。

    虽然热搜不完全客观反映网友的关注点,但倪妮的“美”上热搜是大家公认的点击量。她的脸,笑容,优秀的线条,白到发光的皮肤,没有人不愿意欣赏世间的“美”。

    “你因为这个上热搜而头疼是不是有点凡尔赛?”记者问到,被称赞美丽难道是种烦恼。

    “真不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大家都向往自己看起来漂漂亮亮的,我也不会说自己不好看,这没必要否认。但这么无限捕捉和放大、过度提及这个事情,会削弱演员本职的形象,让大家觉得好像我只会用这个东西来吸引目光。”倪妮在接受澎湃新闻专访时,这样解释。

    以演员的身份待在行业中九年了,依然因为长得漂亮这类原因上热搜,令倪妮心里有点不安,“你有作品上了,大家的关注点还是在你美不美,我心里感觉又是这样……有一点失落。”

    尤其是近期的一次热搜,她因为出演电视剧《流金岁月》朱锁锁而接受采访,被问及有关身材的问题,她随口说了一句“30岁以后体重没下过100斤”。她认为体重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聊天话题,没必要上纲上线反复琢磨,这怎么还能上热搜了?

    但不论网友的关注点是否合理,倪妮演的朱锁锁的确美到了让人过目不忘,从第一个镜头,穿着卫衣坐在窗前涂指甲油开始,连衣裙、短上衣、职业套装、婚纱、甚至素颜穿病号服……她没有辜负作者亦舒赋予朱锁锁的“宝石般的外表”。

    为了让演员心无旁骛,《流金岁月》的导演沈严跟倪妮说,如果没看过原著就最好先别看,时代不同人设也不同。倪妮照做了。但看完给到她手里的部分剧本,倪妮略微有些抵触朱锁锁。

    朱锁锁很可爱,是八面玲珑大开大合的性格,会讲话,甚至有点刻意讨好他人。倪妮对这个角色没有意见,只觉得会“演得很吃力”,“我自己的性格确实不太接近这个人物,我不擅长演可爱的感觉。”

    沈严跟倪妮也有话直说,“你要演这个角色,就要做好被质疑或者被骂的准备。”不论朱锁锁的出身是多大的豁免金牌,但行为上,凭借美色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通常是影视剧里的反面角色。

    抛开性格这块,朱锁锁的“美”对倪妮而言也是一个障碍。在剧本里,朱锁锁的美没有具体形容,但她能通过自己的外表获得许多常人无法得到的资源,侧面印证了她的好看。“包括之前电影版的钟楚红,都让我觉得朱锁锁是明艳大美女。我从骨子里不觉得自己是,那你让我演,我就会有点抗拒。”倪妮说。

    除了《金陵十三钗》,倪妮一直比较警惕演大美女这个事情,她“没有那么大自信”,“我知道,每次我这么说,记者总说你是不是谦虚啊?但是我真的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是一个明艳的,美到毫无缺点的大美人。”

    很快,和导演沈严交流之后,倪妮还是找到了对朱锁锁的理解。

    “她比我勇敢多了。她看清了现实,是选择让自己快乐地活的女性,不会无限循环在一个让她痛苦的情感里,她很能拎得清。能够做到及时止损,凡事都很果断。”倪妮一口气总结了一长串朱锁锁的魅力,“我不像她,在现实生活当中,人遇到情感问题也好,事业上生活上的问题也好,都很难像她一样做这么果断的处理。”

    最后她还在朱锁锁身上找到了跟自己相似的地方,“那种自信跟阳光,她也知道别人怎么说她,但是她丝毫不介意。这点倒是跟我蛮像的。”

    倪妮当时能想象一些观众会有的质疑批判,在看剧本时她就已经先“批判”了一番,“比如说很多她(朱锁锁)的冲动,不计后果,除了她对蒋南孙是倾其所有的付出,其他很多方面朱锁锁都是有成长空间的。面对马师傅、叶谨言、谢宏祖,这些感情里面都存在她自己的功利心,或者说成长环境带给她的一些不那么好的影响。”

    最终,好和不好,像或不像,倪妮对朱锁锁就一句话——

    “我很欣赏她。”

    欣赏归欣赏,要“化身”朱锁锁,的确存在性格上的客观差异,倪妮尝试用自己的方法合理化朱锁锁的人设。她把可爱的阈值更多地向“仗义”调整,“虎一点儿,直率的感觉为主。”因此剧中朱锁锁能得到杨柯、范金刚等同事的青睐,跟“讲义气”关系很大。

    而依靠外表去得到美好生活这点,调整得再真诚一些。比如剧本里本来的行为是利用司机马先生进入精言集团,演的时候,倪妮增多了对这份情感的认真度,“想要削弱一下这种利用感,她的确因为马先生要给她一个家感动,她对这份感情是用心了的。”

    但也有诸多她力所不及的地方,比如如何对待袁媛的这条线。

    作为一部女性题材剧,袁媛无疑是其中并不正面的典型,这个人物在原著中也不存在。倪妮认为袁媛有些符号化,朱锁锁对待袁媛的“爽文”做法,她是有所保留的。

    倪妮跟不同的人沟通这个问题,跟导演编剧说,“朱锁锁对袁媛的态度是不是过分了?”跟饰演袁媛的何泓姗交流,“这样的对话是不是过分了?”

    得到的回答都是“不过分”。“其实就是观众感受一下闺蜜手撕绿茶。但从我的角度来说,袁媛并没有犯什么大错,不应该被在道德层面谴责,她也有自己的坚持和理想。”

    尽管倪妮对于“不过分”始终心存疑问,但并未为难主创非要改,“人性远远复杂于创作,碍于篇幅我们没办法往深里挖,这只是38集的剧,我也没办法去研究怎么演出层次感了。”

    最显著的调整是在衣服问题上。在《流金岁月》中,朱锁锁的美是现代的,有网友把身着黑色西装裙的倪妮在毛坯楼道间的镜头p上一个logo,直接就是一张时尚大片。

    关于剧中的造型,倪妮也有自己的见解,并融入了朱锁锁这个角色的特质。比如开场的红色裙子穿了两次,她提出现代年轻女孩其实都有“战袍”,“朱锁锁在前期没有钱,她只有那一件战袍,所以两场都得穿着。这件最贵,最得体,适合穿出去见人。在我跟导演的坚持下,最后两场戏穿同一套。”

    又如朱锁锁刚刚见到叶瑾言的戏,叶瑾言扮演者陈道明现挂了一句台词,“上班不要穿这么暴露。”这句原本不在剧本中。

    倪妮赶紧让剧组找点套装过来,“他们给我搭配的职场衣服更暴露,以亮色为主,挺性感的,我说不行,都已经坐到范秘的办公室里了,别挑太暴露的衣服。虽然朱锁锁可能不太在意别人怎么说的,但还是要注意老板对自己的要求。”

    《流金岁月》在播出后的口碑上面临和前一部亦舒改编剧类似的问题,这到底是不是现实主义?背景改到上海,时代改得接近当下但做了模糊,朱锁锁进的不是夜总会而是房地产公司。

    倪妮认为这部剧并非现实主义,很多方面是“比较理想化的”,甚至“有点偶像的东西存在”,比如说朱锁锁在职场开的金手指。

    “集数有限,很多东西都没有办法铺开了,如果说《流金岁月》是一部现实主义题材剧,我觉得它还是偏理想主义的,包括两个女性之间的友情,我和诗诗都认为非常美好,但也许我们没有经历过大事,我身边暂时没有那样的友情。”倪妮并不回避剧中“不合常理”的一些设定。

    话题回到倪妮现实生活中。或许角色和演员的确因些许相似而相互成就,相互影响。

    最近一段时间,倪妮将许多精力投入到话剧《幺幺洞捌》的巡演上。在镜头里做演员做了近十年,这是她第一次正式走上舞台,坦然向观众摊开自己演技的真实模样,脱离镜头,不论是技巧和失误都会被放大,且没有重来的机会,她觉得自己以前“应该不敢这样做”。

    能够走出这一步,是因为前一部古装剧《宸汐缘》拍得太伤,她在这部剧中的角色受尽折磨,分手、生离死别、失去爱人等情绪激烈的戏不在少数。仙侠剧中下凡历劫的设定需要想象力,但为了让角色真实,倪妮调动大量情感投入其中。

    拍完后,她觉得自己快被掏空了,“萎靡,想从那个环境情绪里跳出去”。实际上更让她担心的,是这部戏消耗了她的心力,“我不知道我后面再演一个情绪激烈的戏,该怎么演了,我没有素材了,没有生活了。”

    为了重新打开自己,倪妮认为自己需要一个刺激,比如观众能把她“从头到尾哪一点不好都看得清清楚楚”的话剧表演,“如果永远不迈出这一步的话,我就一直不知道我自己的瓶颈该怎么样去突破。”

    每次演出前,她还是下意识紧张,但到上海之后,见到赖声川和其他演员,紧张和担心被逐渐冲散,专心进入表演让倪妮感到享受。她在朋友圈看到一起演话剧的宗俊涛发朋友圈,“演过这么多年舞台剧了,都没有想到说再见的那一刻还会这么不舍。”

    倪妮对这种纯粹没有抵抗力,觉得“特别感动,很幸福”。她觉得这次可以夸奖自己了,“我挺勇敢的,这回特别‘看得起’自己。”

    [对话]

    长得好看的女孩子不一定是草包

    澎湃新闻:看完剧本后,对朱锁锁这个人物是怎样的感受?拍的时候对这部剧整体的感受是什么?

    倪妮:我特别能够理解,编剧秦雯老师把这两个人物改在现代是多么难改,因为朱锁锁在原著小说里笔墨并没有特别多,而且都是通过蒋南孙的视角,让大家去想象的。所以要把这么一个比较悬浮的虚的人物,非常生动地刻画出来,而且是放在现代普世价值观里,是非常难写的,很多就只能改成独立奋斗,靠自己。对于朱锁锁这个人物是有一些损失的。但是我理解,现在要传播比较正面的价值观。

    朱锁锁虽然是从小寄人篱下,但她绝对不是一个自卑的人。可能很多人会觉得既然从小看人脸色,她的生活应该都是小心翼翼的,但是我却觉得,因为她先天条件好,从小追她的人就特别多,她不会小心翼翼。只是她不想要在舅妈家里看别人脸色,所以她在职场上是非常豁得出去的人。

    其实在原剧本里,职场篇幅写得比较悬浮,看的时候肯定会觉得是卡通的,包括叶谨言的态度,其实原剧本中叶谨言不苟言笑,心狠手辣一些,只对朱锁锁一个人笑,后来陈老师演的时候丰富了这个角色。朱锁锁因为原著里体现出的感觉就是长得漂亮,编剧在想怎么样让她不讨人厌,可能卡通一些,就让人设稍微讨喜一点。当然,这条线上有非常好的演员配置,陈道明老师,田雨老师,包括王骁等等。但我觉得整体上,朱锁锁的人物是偏想象和理想化。

    我就希望能够演得自然,没有要求她一定要怎么样,根据面对不同的人,她有不同的面,跟范金刚在一起时是一个性格鲜明的形象,对叶谨言就是敢说敢做,有什么就表达出来,让人感觉和同公司其他人不一样的。可能在职场这一篇,编剧就是着重讲义气、仗义,包括杨柯对她有知遇之恩。

    对我来说也就是表演困难比较大,主要是因为它有些地方比较悬浮,或者说理想化。但这并不是主要讲职场的戏,所以也没有必要说这么明白,有一些悬浮我都能够理解接受。

    澎湃新闻:你觉得独立女性的奋斗和拼搏,和她依靠美貌,这个不冲突吗?不矛盾吗?

    倪妮:不冲突,就像我台词里说的,长得好看又不是她的错,长得好看,又肯拼命,而且在某些方面我也的确是有实力,现在都已经什么年代了,不是说长得好看的女孩子都是草包。

    她也没有用什么不正当的关系,来获取想要的利益,她只不过是美而自知,运用这个方面的优势,去达到想要的结果。社会上存在非常多长得又漂亮又有实力的女孩子。

    澎湃新闻:你对女性之间友谊的感受和看法是怎样的?

    倪妮:朱锁锁和蒋南孙的友情是非常理想化的友情,每个人可能都希望身边有一个她们。

    不知道这样的情感在现实生活当中会不会存在,因为我跟我闺蜜之间,可能还没有碰到过像她们经历的这么大的事。我和诗诗是真的很快能够融入到角色当中,去相信我们彼此的关系。因为我们都属于那种特别简单的人,都是很向往这样的情感存在,我也相信这样的情感是存在的,比如说我母亲到现在都跟她的同学维持着多年的友情,也都是经历过一些人生大事的。

    亦舒的小说,本来就是非常强调女性力量,历尽千帆之后,女性可能是在家里顶起一片天的,比如蒋南孙家道中落,她父亲去世时就是靠着蒋南孙和奶奶度过一段时间,亦舒表达了女性温柔且坚韧的感觉。

    澎湃新闻:这是你自己所认同的女性力量,在拍这个戏之前是有这样的思考吗?

    倪妮:这不用思考,本来就是这样。只不过是因为现在很多影视作品中,能够把这个东西强调和表达出来的机会非常有限,过去很多影视作品很难得会有这样的机会,能够把女性的力量突出出来。

    但现在,以女性视角来说故事,女性成长题材也不少了。

    澎湃新闻:或许这个人物是有争议的,但当你看到大家对她有一点看法的时候,你会想要去解释一下你的想法吗?

    倪妮:不用解释,很正常,每个人成长轨迹都是站在不同的视角,都会以不同的视角去解读,这个剧里的每个人物,你要单从对立面去说的话,那他们都是有问题的,永远都有人可能跟你的世界观不合。不能够设身处地站在你的位置想问题的话,就永远都是有对立面,社会本来就是矛盾的。

    不存在完美的人,人性本来就是这样,我接受任何对朱锁锁的评价,质疑也好,批评也好,我完全都接受。

    澎湃新闻:作为一个女性题材的剧,你认为这部剧最重要的是要传达什么?

    倪妮:两个女孩子不离不弃,给彼此支撑,包括小姨(袁泉 饰)的角色,有特别多金句,她的母亲、奶奶、甚至是袁媛,我觉得不同立场上的女性,在不同成长阶段,都有她们自己的人生感悟。

    我希望大家能够通过里面每一个女性的形象,给自己一点力量。

    也不能说男性角色都是衬托,毕竟篇幅有限,所以男性角色为了两个女孩子友情的成长,可能会有一些瑕疵缺点,但绝不是说要站在侮辱男性的视角来阐述,其中有些东西确实标签化了,或许是出于篇幅把标签展开,但最终标签化的结果,也不是不尊重男性,只不过可能把男性“标签”中的许多行为浓缩在了一起。

    但说实话,观众看完获得什么感慨,是作为主创管不了的。我有时候觉得,大家看剧就是放松心态,可能一边吃饭一边看,一天工作疲惫了,打开电视养养眼也好,听听里面的名言金句也好,抱着一个特别轻松的心态,不是一定要得到某些启发、成长,我觉得大家能够开心就可以了,或者其他任何情绪我都能够接受。这本来就是一个影视化的作品,你说它真实,它有些东西是悬浮的,你说它不真实,可能也的确从某些方面反映了一些现象。

    我们这个剧如果跟原著比的话,有关男性那一边的东西都已经是上了一层滤镜,说明了某些角色为什么会那样。从某些观众的立场上来说,是能理解章安仁,也是能够理解袁媛的。

    “我不害怕别人的质疑”

    澎湃新闻:在你心中有没有一个理想女性的模样,或者说有什么女性故事对你有比较深远的影响?

    倪妮:我觉得女性这个概念太百态了,我会从任何一类型女性身上,发现她有魅力的地方。跟我相似也好,非常不相似也好,都特别棒,甚至反而是觉得有点缺陷的人对我来说是有很大魅力的。

    澎湃新闻:如果让你从那么多见识过的百态性格里面选一样你认为最珍贵的留下,你会选择什么?

    倪妮:智慧。

    澎湃新闻:你会有身材焦虑吗?

    倪妮:我觉得有很正常,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大家都向往自己看起来漂漂亮亮的。

    但是我的焦虑会表现在,有一段时间不拍戏我就会放开来吃,好吃的东西会让我特别开心,一旦下个月要进剧组了,我也知道我自己瘦一点上镜会更好看。

    如果说这是本职工作的一个要求,我会有些焦虑,比如说我参加活动要穿礼服了,很明显拉链有点紧,我可能是胖了,就需要控制一下饮食了。

    没有工作约束我的时候,我就是会胖,我一般都是工作前一个星期,基本就是吃鸡蛋,黄瓜,蔬菜之类的。主要是控制体脂,体脂降下来人会看起来比较清瘦一些。本来我的脸骨骼在那里,就不属于小脸,我也知道瘦一些好看,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话题一下成为了大家的关注点。

    澎湃新闻:或许是因为现在女性的外貌焦虑非常严重吧,许多女孩因为身材问题而没有自信,其实也并不是有意要去消费什么,只是你的身材非常好,引起了大家对所谓外貌焦虑的讨论。

    倪妮:对于我来说的话,自信一定是建立在我对于自己本职工作的认可上。我喜欢做演员,真的有静下心来去学习,我也知道自己哪些方面不足,我也不怕自己露拙,把它暴露给大家,我也不害怕别人的质疑。比如说我去选择可能我并不太擅长的舞台剧,我就是敢于把这些东西暴露出来。

    通过做这个事情,慢慢我觉得自信心不是建立在知道自己有多优秀上,而是建立在我能够打开自己,不害怕别人质疑我。我会反而知道自己劲该往哪使,我的目标我的思路会非常清晰。

    澎湃新闻:你演戏演了快十年,和你入行的时候相比,对于演戏这件事情看法上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倪妮:以前演戏可能是总是想要证明自己,现在演戏觉得我要开心。我之前也有问过很多好演员,是怎么表演的?他们说不要想着演,开心玩起来。心态上是最大的不一样。

    而且现在我觉得,表演没有好坏之分,每个人看东西的视角不一样,有人觉得你演得不好,但是从他的经历来说,可能就是对的。任何事情,包括表演,都是可以投射到观众自己身上的,没有所谓绝对的对和错。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