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新闻 > 明星访谈 > 内地明星访谈 > 杨幂拍文艺片现场“被晾着” 刘杰:没有人理她

杨幂拍文艺片现场“被晾着” 刘杰:没有人理她

时间:2018-09-19 22:31:20  来源:新浪娱乐  作者:德克斯特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杨幂在多伦多电影节

杨幂在多伦多电影节

新浪娱乐讯 作为和《妖猫传》一同入围第43届多伦多电影节“特别展映”单元的唯二华语电影,《宝贝儿》在当地时间9月12号在多伦多举行了世界首映。这部电影讲述了一个先天残疾的18岁少女江萌执意救助一个同样先天残疾的婴儿,与孩子父母、福利院、政府部门、自己亲人等等方面展开拉锯,最终完成对孩子和自己的双重救赎的故事。

侯孝贤监制,导演刘杰九年磨一剑的现实主义题材电影,聚焦中国残疾人群体和儿童福利事业。加上主演杨幂首次领衔文艺电影的话题度,《宝贝儿》在映前关注度很高。外媒直接用前年同样来多伦多电影节做世界首映的《我不是潘金莲》作类比。

首映当天恰逢杨幂生日,热情的影迷在映后给杨幂献上了生日祝福。Q&A环节结束后已接近凌晨。第二天一早,我们在多伦多皇家约克酒店见到了导演刘杰和轻微感冒的杨幂,进行了20分钟独家专访。首映后的兴奋和疲倦,还能从他们脸上读出几分,桌上摆放着吃了一半的生日蛋糕。在非常松弛的气氛中,主创们首次谈到了《宝贝儿》的创作过程,角色体会,第一次来多伦多电影节的经历等等话题。

《宝贝儿》在多伦多首映,剧组成员亮相

《宝贝儿》在多伦多首映,剧组成员亮相

关于《宝贝儿》—— 这不是一部轻易的电影

新浪娱乐:拍摄这部关注残疾人的电影的契机是什么呢,是那个著名的社会新闻吗?

刘杰:其实最初的契机不是来自社会新闻。是我跟一个做公益慈善的朋友去他援助的福利院里看看。看完了这些小孩的遭遇,真的很震惊。我不会轻易拍一部电影,所以这部电影的筹备整整花了九年时间。我们做了大量的调研和采访,去医院,去福利院,去残协,去残疾人基金会等等。我的电影都是有很深入的思考才会开拍。比如《马背上的法庭》,人们说它是法律界的一块试金石,出现在很多法学论文中。你要对你的问题够了解,才能提出足够准确和有深度的观点。所以常常为了拍电影,一不小心变成某个领域的专家。

新浪娱乐: 要怎么理解江萌这个女性角色?

杨幂:虽然她遭受了外人看起来残酷的命运 ,包括残疾,贫穷啊,不被人理解等等。但是她是有顽强生命力的,非常积极的女性角色。我不认为她可怜,我相信江萌自己也不会觉得自己的命运是可怜的。

新浪娱乐:为什么当初会选择出演这个挑战巨大的角色呢?

杨幂:其实我没有特别刻意想要追求转变或者改变,对我来说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每一个角色都是一样重要,值得认真对待的。这部戏给我提供了一个没有尝试过的角色类型,我很好奇,想试一试。

刘杰:关于选角,一个导演在创作初期其实有一百种组合在脑海里。最后实现的这个组合是各种缘分促成的。但我首先是相信演员们,如果我不相信杨幂是江萌,我压根儿不会让她来演这个角色。我就把她放进去,折磨她,所以这个戏前前后后拍了一年。

《宝贝儿》剧照,杨幂饰演江萌

《宝贝儿》剧照,杨幂饰演江萌

新浪娱乐:《宝贝儿》这部电影有很多留白的部分,导演可以谈谈想要传达的核心主题吗?

刘杰:还是社会意义吧。包括我自己以前的电影《马背上的法庭》《透析》,都是传达一种对社会的无奈,问题没有那么容易解决,也不是非黑即白的是非。我自己看待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是困扰的,找不到答案。

关于“演技”—— 《宝贝儿》里没有杨幂,只有江萌

新浪娱乐:江萌是一个18岁的残疾女生,她的生活离你本人非常遥远,你是如何揣摩体会这个角色,有运用什么特别的方法和技巧吗?

杨幂: 前期有做一些功课,包括导演带我到医院去了解弃婴们的一些真实状况,还有去农贸市场观察人物的生存状态。一进剧组,就把自己整个交给导演,导演让怎么演就怎么呈现,完完全全成为江萌这个角色。

新浪娱乐: 演绎这部现实题材电影和其它类型的作品差别在哪里呢?

杨幂:这部电影里,我完全没有在表演。你只有先成为江萌,你做什么说什么才能是江萌。你如果跳出来想自己的表演技巧,人物就不对了。找到这个角色其实花了一点时间,包括要说南京话,观察生活中这类人物的状态等等。但一旦找到了,你就是她了。

《宝贝儿》剧照

《宝贝儿》剧照

新浪娱乐:所以前面导演提到的折磨,是怎样一种体验呢?

刘杰:你们可能今天看到她是个大明星的样子。其实拍摄的时候,她就在街边被晾着,没有人理她。她累了,就一屁股坐在马路牙子上歇会儿。我们整个剧组都在,也不会有人给她搬一把椅子。到最后,我就是要她有这样的状态,忘掉自己,进入角色。

新浪娱乐:杨幂有怨言吗?

刘杰:(压低声音)我不知道(笑)。她后来就习惯了。几个月的时间在一个环境里,没有人理她,慢慢她就接受了。根本不会有人照顾她,从第一天开始只要有人去照顾她,就会遭我白眼。这才符合她的人物。如果天天被人像明星一样捧着,怎么演社会底层的人呢。只有别人不理你的时候,你才可能演出来。

新浪娱乐: 有没有哪一场戏印象特别深刻的?

杨幂:挺多的。有过夜里两点起来赶公交车,相亲相了十几个对象。虽然最终剪辑出的只有一场,但是我们完成了非常多的素材和尝试。还有就是,这部电影算是没有剧本的,我都是到了现场导演才会告诉我今天大概会完成的拍摄任务。所以很多准备,包括情绪,包括台词和手语,我都是在现场完成的。

刘杰:其实从青春派开始,我就尝试不给演员剧本。不给演员剧本,其实是给演员更大的压力。有剧本的时候,演员可能先把功课做了,到现场就是按着剧本走,剧本提示我说什么就说什么。你不自觉地去设计,真实的反应都没了。我认为演员就不该有剧本,你不知道结局,才会有无限种可能性的反应。作为演员,他们必须在现场顶住压力,激发出更多本能的东西,意料之外的东西。那就是我想要的。

导演刘杰在多伦多电影节

导演刘杰在多伦多电影节

新浪娱乐:全片你都是用南京方言来演绎,会觉得有困难吗?

杨幂:进了剧组才知道要全部用南京话来演,刚开始是挺大的负担。我会去收听本地的电台广播,去营造一个语言环境来模仿和学习。后来越说越顺,越说越有自信,南京人都说我说得挺好的(笑)。

新浪娱乐:做了这么多的尝试和努力,这部电影有留下遗憾吗?

杨幂:遗憾肯定是有的,我先保留着,下次做得更好一些吧。

新浪娱乐:这次和剧组里的另外两个男演员,郭京飞和李鸿其合作,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体验呢。

杨幂:我在现场基本上没有跟郭老师说上两句话。因为在现场我就是江萌的状态,跟他没有太多交流。我们是在剧组杀青很长一段时间后的一个活动上碰到,才加的微信。跟李鸿其,就是他一来我就紧张,因为跟他演对手戏我需要用手语。虽然这个角色不要求特别熟练的手语,但还是要在现场,现学现用,有些紧张和压力的。

刘杰:这些年轻演员一直在帮助我,让角色更可信。包括我的另外一部作品[青春派],如果你觉得还算是拍出了年轻人的感觉的话,那是这些年轻演员的表演,帮助我完成的。否则我可能捕捉不到,传达不出来那么自然的,年轻态的东西。

刘杰曾在微博上晒出杨幂的背影照

刘杰曾在微博上晒出杨幂的背影照

《宝贝儿》之后 —— 压力都给杨幂了

新浪娱乐:可以透露接下来的拍摄计划吗?杨幂还会继续尝试文艺片吗?

杨幂:其实我从来不去界定自己作品的类型,是文艺还是商业,电影还是电视。对我来说好的作品最重要,接下来也是朝着完成好作品的方向去发展。

刘杰: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安排。我不是商业片导演,也没有人指着我吃饭,所以不需要特别赶着去做什么。我只能说十几年来,作品还是有延续性的。可能还是会侧重于现实题材吧,毕竟就好这一口儿(笑)。

新浪娱乐:为什么执着于拍摄现实主义题材呢,会有压力吗?

刘杰:在社会学上这是有意义的。我觉得有人去思考和关注这些事情,也许(事情)会变得更好一些。我没有压力,压力都给杨幂了。我本来所有的电影都没有票房啊(笑)。

新浪娱乐: 这次来多伦多参加电影节,有什么特别的体验吗?

杨幂:昨天晚上首映结束后,都很晚了,还有特别多粉丝在现场。感觉怎么说呢,异国他乡,挺温暖的。

新浪娱乐: 电影节放映的版本还会在公映前再做修改吗?

刘杰: 应该不会了,我们10月19号就要上映了。最终的版本和电影节版本基本上会是一样的。

新浪娱乐:首映以后,西方观众对这种现实题材接受度也很高。杨幂会考虑以后多往国际市场发展吗?

杨幂:没想过。我觉得电影的意义大于电影本身。通过这部电影,能让跟多人看到这样一个群体的存在。弃婴,和先天性残疾的婴儿,他们能得到更多关注,才是这部电影对我来说的意义。(德克斯特/文 叉尔斯韩/图)

关键词:宝贝儿 杨幂 刘杰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