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新闻 > 欧美娱乐 > 戛纳国际电影节 > 敏观察:戛纳电影节,守旧还是迎新?

敏观察:戛纳电影节,守旧还是迎新?

时间:2018-05-20 20:23:48  来源:新浪娱乐  作者:浏览:  评论:  条  加入收藏

戛纳电影节奖项出炉 是枝裕和斩获金棕榈

戛纳电影节奖项出炉 是枝裕和斩获金棕榈

50年前的5月9日,来到戛纳准备参加电影节的人们面对影展取消的突变。电影人支持在巴黎和全法火热进行中的工人学生运动。戈达尔痛斥疯狂的人潮,米洛斯·福尔曼对自己影片放映被取消表达不满……对于不久前刚刚离世的福尔曼,戛纳金棕榈成为永久的遗憾,而新浪潮的老将戈达尔,则以主竞赛影片的形式,再度重返。

历史总是某种形式的重复:如今的法国在戛纳举办期间,再次深陷各种大罢工,学生、工人到声援的普通群众,他们反对政府的改革措施。

开幕布置时红毯上的保安

开幕布置时红毯上的保安

1、中国电影年轻力量的希望

毫无疑问,在华语电影近些年失意戛纳之后,今年终于迎来了华语作品和电影人的大丰收。贾樟柯作为品质保证《江湖儿女》进入主竞赛,年轻新秀毕赣导演的第二部剧情长片《地球上最后的夜晚》入围一种关注,中国影片中少见的美学创意和一个近60分钟的3D长镜头,给戛纳带来惊喜,成为关注热点。第六代的川籍导演章明《冥王星的地址》入围导演双周,中国台湾演员张震,继去年范冰冰担任主竞赛单元评委后,今年受邀加盟凯特·布兰切特担任评审主席的9人团队……

在这所有令人欢呼的名单之外,尤其令人振奋却被大多数人忽视的,是今年戛纳短片竞赛单元和电影基石单元也都出现了中国新一代导演的身影并成绩可嘉:电影基石单元申迪的学生作品《动物凶猛》斩获二等奖荣誉,短片竞赛单元魏书均《延边少年》获得特别提名奖鼓励。他们是中国电影未来的希望所在,让我们在第五代第六代声名确立的名导名家之外,看到鲜猛的新生力量,虽然实力还有待确认和巩固,但已经大跨步走在和国际接轨的大道上。

魏书均(左)与短片金棕榈导演查尔斯-威廉(右)

魏书均(左)与短片金棕榈导演查尔斯-威廉(右)


2、大师名导让位新人:破局还是危机?

很多年前,采访时任影展主席雅各布,后者说,作为世界电影节的领头羊,戛纳并不能躺在成绩上沾沾自喜,不进则退,只有不断保持进步和前进,才能始终遥遥领先,维持老大哥的地位。

今天的戛纳电影节组委会一直在强调,70周年庆典结束,2018年将是一个新十年的开始。然而如何开始?在一个电影市场高速发展演变、电影技术不断推陈出新的时代,哪怕是一直高举世界电影先锋大旗的戛纳,也开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也正是如此,一直以稳健著称的戛纳影展,今年有了前所未有的各种改变。从影展组织排片,到关键的选片方向,都在各种漩涡中很不平静。

首先是3月下旬,一则独家刊登在《法国电影Film Français》上的电影节总监弗雷茂的专访,在业界掀起轩然大波。没有任何先兆,采访文章中弗雷茂突然宣布,今年将取消已经延续了20多年的媒体提前观影场,要让官方世界首映典礼成为真正的首场放映。

然而,这对媒体的戛纳报道,从场地、人次到时间安排上,都构成巨大挑战,质疑、不满、观望……媒体各种声音反响巨大。国际费比西影评人协会还专门正式致函电影节组委会,希望得到更多解释。

改变不仅仅是组织排片程序上。尤其令人们意外的还有今年的官方选片名单。阿萨亚斯、多兰、奥迪亚、索伦蒂诺……那些此前被人们以嫡系身份预测将再次现身戛纳的名导名家竟然纷纷缺席。经过70年的发展,戛纳电影节如果固守这些如雷贯耳的大师名字,一年又一年保持不变,断代和陈旧将在不久的将来成为来自内部的最大威胁。面对电影世界的巨变,戛纳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适应新的发展,注入新鲜活力的年轻血液。也正是出于这一缘由,我们看到今年的官方入围名单上,主竞赛和一种关注单元出现了众多从未听说过名字的新人新作。

跳出舒适区,所有的改变都要承担风险和付出代价。在选择这些人们并不熟知的名字的另一面,是好莱坞作品和大牌明星相比往年大幅减少,来自英美媒体的批评声音不断。其实,早在四月宣布入围名单的新闻发布会上,电影节总监弗雷茂就表示无奈,因为无论戛纳怎么做,总是会有媒体处于报道需求做出各种抨击:大导明星主导,会被指责保守,而选择新人新作,则会被指责缺少明星和人气。

电影节艺术总监弗雷茂与主席皮埃尔·莱斯库尔

电影节艺术总监弗雷茂与主席皮埃尔·莱斯库尔


截止现在,戛纳电影节几乎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可以将世界顶级大牌明星、作者电影同时汇集到一起的影展。今年第一次,在明星和作者电影间建立的平衡似乎被打破,虽然有戛纳早已树立的威望和名气,但是媒体总是很实际很世俗,没有足够响亮的顶级明星天天捧场,据说今年的参与人数明显减少。美国媒体甚至宣称戛纳电影节开始出现危机。

事实上,面对世界电影格局的改变,戛纳的优势和优越感在一点点消失。今年,从来不屑于和其他电影节比较的戛纳,在弗雷茂特别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第一次承认威尼斯在奥斯卡策略上更加占据有利时机。

好在,戛纳电影节大幕刚刚落下,今年的整体选片质量在许多人眼里,是近年来品质最好的一届。戛纳的破局之举,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不过,至少我们看到它的意愿。这一仗,在选择保守还是创新之间,戛纳并未败下阵来。

3、 网飞之争,以及如何面对现代影像发展

然而,这远远不够。去年网飞Netflix投资的《玉子》等两部影片入围主竞赛单元,带来巨大争议后,各路电影人纷纷表态站队。弗雷茂在后来接受采访时透露,这场纠纷影响巨大甚至差点让他丢了饭碗。今年双方分歧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愈演越烈。戛纳组委会宣布,不能在法国院线上映的影片,不能入围主竞赛。

这样,原本备受期待的阿方索·卡隆新片《罗马》因条件不符被排斥在主竞赛选片之外。这一次,网飞Netflix 面对法国的独特法规显得恼火和强硬,宣布全面撤出报名参加作品,戛纳原本期待放映奥逊·威尔斯的影片《风的另一面》,因为网飞买下版权,最终遗憾地于今年戛纳失之交臂。这场争论,在表面的技术和不同国家法规争议之外,更多的是电影垄断大集团之间的经济利益角逐。而夹在这中间的戛纳影展,某种程度上成为无辜的炮灰。

不过,对传统电影的支持,戛纳却始终立场坚定。在弗雷茂的影展理念里,大银幕上观看,才是戛纳电影节充满使命感的发展方向。今年恰逢库布里克《2001太空漫游》首映50周年纪念,当戛纳放映大厅里人们激动地等待70毫米胶片放映,纪念历史的同时,戛纳维护传统电影的象征意义更是明显。也正是如此,戛纳电影节是三大影展中,至今唯一一个拒绝将电视系列选入官方日程的影展。

诺兰与卡塔琳娜·库布里克(导演库布里克之女)助阵戛纳《2001太空漫游》首映

诺兰与卡塔琳娜·库布里克(导演库布里克之女)助阵戛纳《2001太空漫游》首映

71届戛纳的一大新举,还是第一次面对年轻人常开了怀抱。影展最后三天,通过邮件表达对电影热爱申请参加的青年们,将有机会受邀来到戛纳,观看所有的电影节影片。这是影展主席皮埃尔·莱斯库尔和总监弗雷茂给年轻人的机会,也是发出的一个放下身段走向群众的信号,此前的戛纳一直被法国大众诟病娱乐圈的自娱自乐,远离普通人世界。

时代巨变,电影拍摄工具和放映载体都发生演变,戛纳是维护电影传统,还是接纳新的电影发展趋势和形式?面对未来的电影节参加者,无论是电影专业人还是普通参加者,又会以怎样的决策来保持和时代脚步一致?在守旧和迎新之间,戛纳是否经得起考验?十字路口,戛纳还会面临很多选择,我们拭目以待。

关键词:戛纳电影节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