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财经新闻 | 体育新闻 | 科技新闻 | 美女图片

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新闻 > 欧美娱乐 > 奥斯卡金像奖 > 没惊喜没悬念的奥斯卡还能看什么
  • 没惊喜没悬念的奥斯卡还能看什么

    时间:2019-02-26 10:30:26  来源:新京报  作者:

    奖项观察

    奥斯卡终究是项讲平衡的行业奖

    本届奥斯卡的预测和最终的颁奖都可以用惊喜不多、悬念不够来形容。提名的几部影片显然是各有侧重,表明了奥斯卡评委们希望在各个层面平衡入选影片的意图。尽管这次最佳影片提名的选择上我们可以明显感受到对少数族裔和女性等题材的偏爱,可以看作是好莱坞的一种观念上的进步与更新。但是从另外一个方面来看,近年来的奥斯卡奖其实一直在走相对保守和回归古典的路线。

    从这次的最佳影片提名作品来看,《黑色党徒》是一部对美国种族问题反思的作品,结构上采用了最传统的交叉剪辑,在电影故事之外回溯和反思电影史是否仅仅是白人拥有书写的权利。导演斯派克·李几十年来一直根植于黑人电影的创作,这一次他的这部作品尽管获得了提名却最终只拿到了最佳改编剧本奖,不得不说是一个遗憾。

    《宠儿》尽管在英伦宫廷剧里加入一些后现代的黑色和戏谑的元素,但还是一部用心营造古典美学的优质电影。《副总统》是美国前副总统切尼的传记片,是一部标准的关照美国政治的真人真事电影,关注点直指美国政治权力中心,正如前几年的《华盛顿邮报》《聚焦》《第一夫人》等,这个提名继承了奥斯卡这部分的传统。《波希米亚狂想曲》同样是一部传记片,讲述了传奇的皇后乐队主唱弗雷迪·默丘里的一生。这些作品都或多或少地涉及少数族群权益等议题,依然可以被看作是议题优先的电影。

    《黑豹》(图)和《一个明星的诞生》入围最佳影片,让人怀疑奥斯卡奖是否在向年轻人和商业片示好。

    《黑豹》(图)和《一个明星的诞生》入围最佳影片,让人怀疑奥斯卡奖是否在向年轻人和商业片示好。

    《黑豹》(图)和《一个明星的诞生》入围最佳影片,让人怀疑奥斯卡奖是否在向年轻人和商业片示好。

    其实,经过多年经营,奥斯卡奖普遍被认为作风老派,其权威性开始被质疑,收视率也呈下滑趋势。《黑豹》和《一个明星的诞生》的提名是比较有争议的,前者是近年来少有的超级英雄题材的商业片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提名的肯定,后者则是乐坛巨星Lady Gaga的第一部大银幕作品,改编自好莱坞黄金时代的经典作品,普遍被认为是一部平庸之作。但是从这两部作品的提名上我们可以看出奥斯卡正在试图转型,颇有一些向年轻观众的口味和商业片倾斜的意味。但是这种妥协式的倾斜是否真的有效,我们可能还需要继续观察。

    实际上,作为美国电影行业内的工会奖,奥斯卡一直在做各种平衡术,兼顾艺术技术还有政治倾向等不同的诉求,此次呼声比较高的《罗马》则体现了非凡的导演功力,艺术成就早前已经获得威尼斯电影节的肯定,但是由于关注的是墨西哥题材,也很难获得更主流和广泛的认同。

    最终的赢家《绿皮书》不论从剧作到拍摄都是经典好莱坞情节剧的路数,但是很难说在艺术层面有何突破,我们当然也可以批判这样的电影有些乏味,弘扬真善美是这部电影的核心,有趣的地方全部来自细节的营造。当然这部电影获奖其实早也是各路业内人士预料之中的事,相比较其他提名的作品,这部电影在剧作上非常成熟,可以说有如教科书一般标准,而我们观众则在这样的设定下,见证着主人公一次次受到不公的待遇,我相信每一个人也会联想到现实之中的一些情境,从而指导自己的生活。这或许就是好莱坞剧情片的一个重要作用,往往通过精心的戏剧性的安排将对社会和生命的思考放置其中,不作高深的处理。可惜的是,这样的设定最终还是有些让人感到温情有余,思考不足。

    实际上,这种力有不逮的感觉几乎弥散在这届提名的所有作品之中,毫无疑问,这些电影都有着各自优秀的地方,代表着好莱坞制作的高标准。但是,过于追求政治正确和平衡术已经让奥斯卡奖失去了一个电影奖最让人期待的部分,那就是奖励那些更大胆和更叛逆的作品。我们也不难发现,许多在其他种类电影节上获奖的美国作品往往并不能成为奥斯卡的选择,这或许因为各种奖项的定位不同,但是正如前文所说的,如果奥斯卡想要突破,不妨也可以从真正改变一些入围规则入手。

    综上,我或许可以做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奥斯卡奖之于影迷就好像是一位多年老友,我们或许早就熟悉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但是总是愿意奔赴他一年一度的宴请,期待一种变化。可惜的是,宴席的水平似乎总是一个样子,让人产生提不起兴致的失望。 □余余(影评人)

    最佳女主角获奖者 奥利维娅·科尔曼

    最佳女主角获奖者 奥利维娅·科尔曼

    最佳女配角获奖者 雷吉娜·金

    最佳女配角获奖者 雷吉娜·金

    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

    “贤妻”7次陪跑输给“宠儿”,不丢人

    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落下帷幕,在最佳女主角的争夺中,《贤妻》中72岁的女演员格伦·克洛斯败给《宠儿》中的演员奥利维娅·科尔曼,第7次(4次女主、3次女配)与奥斯卡擦肩而过。

    在此之前,格伦·克洛斯得奖的呼声很高,在颁奖季她已经拿下第76届金球奖剧情类电影最佳女主角、第25届美国演员工会奖最佳女主角和第24届美国评论家选择奖最佳女主角等被视为奥斯卡重要“风向标”的几个奖项,甚至《华盛顿邮报》都评论道:“说实话,如果格伦·克洛斯没有拿到今年的奥斯卡影后,那简直有些荒唐。”不过,从颁奖季的表现来看,奥利维娅·科尔曼的成绩更出色一些,其中包括威尼斯影后这种含金量很高的奖项肯定。

    其实,纵观奥斯卡的审美口味,评委还是更喜欢那种外放的表演风格,奥利维娅·科尔曼在《宠儿》中饰演的安妮女王,脾气古怪善变,还带有一丝神经质,吃蛋糕时涂得满嘴都是,并且满嘴脏话,一点都没有女王的样子,在表演上就会带有一种反差,让角色显得更加真实可爱。反观《贤妻》中的格伦·克洛斯,她饰演的妻子40年来一直默默辅佐着作家丈夫,给丈夫当“枪手”,因为角色关系,在表演上更加沉静内敛,大多数心理活动也仅以细微的面部特写表情来展现,可能在奥斯卡评委看来,情绪没有太大起伏,没有打动他们。

    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格伦·克洛斯的表演不够好。如果纵向比较一下格伦·克洛斯的表演风格,观众会发现,其实《贤妻》中的表演算是她的一个突破,在其获得奥斯卡提名的前三部作品中,《致命诱惑》和《危险关系》都是那种邪恶的“坏女人”形象,《雌雄莫辨》中饰演为求活命化装成男人的服务生,这三个角色都属于在表演上比较外露或者形象塑造反差比较大的,与《贤妻》中知性大方的妻子形象有很大差别。

    奥斯卡评委并非丈量一个演员演技的标尺,《阿拉伯的劳伦斯》主演彼得·奥图尔曾8次提名奥斯卡最佳男主角,从未荣登奥斯卡影帝宝座,但这丝毫不影响他在影迷心中的地位。 里昂(媒体人)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