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0x60广告位
234x60广告位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新闻 > 电视新闻 > 内地电视剧新闻 > 张译首次“触网”带给观众惊喜
  • 张译首次“触网”带给观众惊喜

    时间:2020-03-29 12:22:54  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

    《重生》

    张译出演过不少警察角色,《亲情暖我心》《少年》《国家行动》《光荣时代》……称得上是警察专业户。正在优酷播出的网剧《重生》中,张译再次选择这一类型,饰演失忆刑警秦驰。他表示:“之前的警察角色是相对顺序叙事的角色,经历的基本都属于事件上的转折,而秦驰有一个巨大的人格转变过程。我常常想,当我的生命走到终结时,可能也会回顾我这一生到底是怎样的人,我也想知道,曾经的我究竟是何种面貌,这是我特别喜欢秦驰的原因。”

    最难演的是“混沌”状态

    《重生》的故事主线是,在与军火贩交锋的“714枪案”中,警匪两方唯一幸存者——西关支队副支队长秦驰,在苏醒后一方面被当成警队英雄,一方面又与失忆不断抗衡,在寻找“714枪案”真相的同时,秦驰也要一步步面对失忆前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及与周遭亲朋战友关系的重新定位。

    秦驰富有层次感的人物设定令张译很感兴趣,“‘重生’这两个字讲的就是秦驰的重生,他不仅仅是在探究案件的本来面目,还在探究自己本来的面貌。”他提到最难的地方在于如何进入一个似是而非的状态,失去“714枪案”重要记忆的秦驰,与周边人的关系也处于一种莫名的状态中,他的一切都是混沌的。张译将拍摄比作打仗,“我只能说每天早上睁眼的时候就进入到战场,做好打仗的准备。”

    最担心是旧伤“拉后腿”

    因为《重生》是刑侦题材,免不了会有爆炸、追逐、打斗的戏,对此张译坦言已经适应了。“这些年我觉得像《我的团长我的团》《红海行动》很多都有打斗或者近距离爆破的戏,对我来说,《重生》惊险的桥段都不是特别惊险,或者说我已经适应了。”手枪组装对张译来说也非难事,“这些年拍过不少军队、战争、警察类型的电影和电视剧,我被观众认识是从《士兵突击》这部军旅题材剧开始的,2018年上映的《红海行动》又跟枪密不可分,所以对我来说倒不用专门训练。” 不过,张译还是提到了一场爆炸跳跃戏,“需要我们从高点直接跳到一个坑里,可能对我来讲难的不在于跳跃,而是着陆。”

    《重生》播出后,很多网友打趣张译的腿经常受伤,在《生死线》《我的团长我的团》《好家伙》《红海行动》《攀登者》中,他饰演的角色性格迥异、年代不同,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腿脚不好。很多人不知道,张译的腿在拍摄《红海行动》时曾摔断过,所以《重生》的跳跃戏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那条腿一直比较脆弱,吃不上劲,而且地不平都是石子,担心跳下去出现问题会影响后续拍摄。”剧组考虑过增加保护措施,试图加上垫子,“一跳发现不如不垫,因为不确定垫子下面的石头是什么形状的。”最终张译还是选择撤掉垫子,直接跳下去。

    最精彩的是眼神“切换”

    《重生》播出后,延续了《白夜追凶》的口碑,张译的表现也得到观众的肯定。让人不得不谈的是他的眼神戏,在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中,张译虽戴着口罩却挡不住溢出的情感,靠眼神撑起了整场戏。《重生》中也是如此。因为失忆,秦驰的性格变得内敛,与周边人的相处显得敏感谨慎,当他与前妻见面时,一句“潇潇,我应该用什么牙刷”令人动容,演绎这一细节时,张译眼中闪烁着千言万语,有疑惑、有动情、有期待,欲说还休。

    张译在防风林中的回忆戏同样精彩:秦驰和路铭嘉调查杀人案,途中进入树林查探,一段往事突然涌入脑海,是他与前妻在此游玩的记忆碎片,那时的秦驰眼神明亮充满喜悦,镜头转回当下,陷入回忆的秦驰眼中蓄满泪水,神色脆弱迷茫,之后被一声“秦队”拉回理智,又迅速切到冷漠模式,人物的多重情绪在张译的演绎下表现得富有层次。张译说:“秦驰永远不清楚曾经的自己是什么样子,这种人生出现重大空白的角色,我只能说用最大的努力去演绎。”

    入行十几年,张译一直在行进的路上。从电视剧到电影,再到网剧,演技派是他的标签,努力进取是他的个性。如同《重生》的剧情——不看到最后一集不知道真相,对于张译,观众也不知道他还会带来怎样的惊喜。

    关键词:重生 张译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