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新闻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新闻 | 财经新闻 | 体育新闻 | 科技新闻 | 美女图片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新闻 > 电影新闻 > 日韩电影新闻 > 坂本龙一:我很悲观,因为年轻人不再抗争了
  • 坂本龙一:我很悲观,因为年轻人不再抗争了

    时间:2019-12-23 20:28:16  来源:新京报  作者:周郎顾曲

    《坂本龙一:终曲》收获高口碑。

    《坂本龙一:终曲》收获高口碑。

    最近,作曲家坂本龙一的纪录片《坂本龙一:终曲》登陆国内院线。电影热映的同时,坂本龙一本人也开通了新浪微博,在视频中用中文跟华语乐迷打招呼 。一时间 ,坂本龙一和他的音乐成为热门词汇,甚至登上了微博热搜。

    事实上,这不是坂本龙一第一次在中国引起热议。乐迷们亲切地称他为“教授”,因为他学识渊博,又风度翩翩。他每一次来华演出,都能刮起一阵旋风,俨然当代最受欢迎、知名度最高的作曲家之一。

    但是,在这样一个被流行化,标签化了的坂本龙一背后,还有另一个坂本龙一被遮蔽了。那就是他音乐中的社会性,以及他对公共议题,左翼理论的关注,对资本主义生活方式的批判与警惕。

    今天我们的推送,聚焦于坂本龙一创造的这个迷人神秘的音乐世界,更关注于背后支撑他的创作理念,而这与坂本龙一对公共事件的介入与关注息息相关。

    对于他的音乐,

    每一个定义都像是冰山一角

    音乐响起,一双光滑的手抚摸着琴键,弹琴人绷紧面颊,上下牙床紧紧咬合,他很快进入了忘我的节奏,眼前生锈的钢琴,如同亡灵复活,在荒凉的地带发出悲怆的声音。 2011年,福岛核泄漏事件后,坂本龙一和朋友去到现场,找到一架曾被海啸淹没过的钢琴,这架钢琴已经严重走音,坂本说:“我只是想听听它的声音。” 他利用这架钢琴弹奏了一首不安、短促,甚至有些刺耳的音乐,这首曲子被命名为《disintegration》,收录进2017年4月的专辑《async》。关于这部作品,坂本解释道:“钢琴是通过‘文明的力量’让自然符合人类的标准,海水重击钢琴,对人类而言他们是失准的,本质上,他们只是恢复了自然中原本的状态。”

    这不是坂本第一次给人惊喜。在中国,他最被人熟知的是电影《末代皇帝》的配乐。同时,他最经典的曲目《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广为流传,影响力甚至超越了大岛渚的电影《战场上的快乐圣诞》本身。

    坂本龙一热衷接受考验。随贝托鲁奇制作《末代皇帝》期间,贝托鲁奇要他写一小段音乐,渲染溥仪加冕的那一幕,规定完成时间只有两周。他希望坂本能在拍摄那一幕的前一天就写完并且录制好。

    但是现场什么都没有,好不容易找来一架钢琴,竟然严重走音。坂本龙一提出抗议,贝托鲁奇挑衅道:“埃尼奥(指音乐家莫利康内)就是这么干活的!”

    结果,坂本在两周内疯狂写了44首曲子,其中最经典的就是小提琴主奏、二胡、古筝、琵琶等中国乐器配合的音乐《Where is Armo》,凭借这首曲子,坂本横扫了当年的奥斯卡金像奖、格莱美奖和金球奖。

    贝托鲁奇在中国

    贝托鲁奇在中国

    贝托鲁奇很喜欢用激将法,当他拍摄《遮蔽的天空》,再一次和坂本合作时,他临时觉得前奏并不让人满意,要坂本换一个。坂本摊手道:“太仓促了,前面有40多个人等着呢,换不了!”贝托鲁奇撇嘴说:“要是莫利康内就可以!”坂本心想:“莫利康内可以,那我也必须可以!”于是他马上把乐队叫回来,紧急排练。

    坂本龙一就是这样的音乐家。无论是弹钢琴,还是玩电子,他都展现出令人惊叹的想象力,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因此,该怎么形容坂本龙一的音乐?或许一句话不能概括。

    《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里,是寒夜里哭着吃完饭的人,被鼓励好好活下去;《雨》(Rain)中,是文绣丢下雨伞并说:“我再也不需要它了”;《Where Is Armo》里,是溥仪在太和殿蓦然回首,自己在千百朝臣面前追着黄绸布,到头来,“所有的人你都追不上,所有的门你都打不开”。

    坂本龙一的音乐不能被定义。虽然,关于他已经有了很多传说,网络上也不乏文章,简明扼要地归纳他的风格,但每一种归纳都流于轻易,每一个定义都像是冰山一角,你越想了解,越发现自己充满疑惑。

    一个人这辈子只做一件事,他可以做到极致。坂本龙一把自己交给了音乐,他坚信自己做出来的东西一定是最好的,为此全心全意投入,在他演奏时,一丝一毫的打扰都会让他不安。

    1996年8月11日,他应邀去中国参加一场私人演奏,张艺谋、陈凯歌、崔健和姜文也在场,但他演到一半气愤地走下台,因为台下第一排有观众不停在拍照,影响了他的演奏。坂本对那个观众说:“我是想以最好的演出来奉献给中国的观众,但台下的干扰几乎使我无法演奏下去。”

    说起来,那时的坂本在中国还不算知名,但时过境迁,如今他已经是东亚年轻人的共同偶像,在北上广的文艺圈子里,坂本龙一成了一个迷人的符号,少男少女汇流其中,在音乐的召唤下,在迷离的歌舞声中,陌生人举杯共饮,畅聊偶像坂本的八十年代。

    出身有闲阶级,拥抱左翼理论

    坂本龙一三岁就开始学钢琴,十四岁那年,觉得自己是德彪西转世。后来他曾说:“一生中影响最大的音乐家,一个是巴赫,一个就是德彪西。”

    他的音乐天赋早早被证明。有一次考试,老师要求学生“五小时写一首赋格”和“七小时写一首奏鸣曲”,他是全场第一个交卷的人。

    大学毕业后,他继续读研,但旷课不少,导师劝他尽快毕业,不要浪费大学资源,他就交了一首管弦乐曲,得到日本先锋音乐家黛敏郎的赞赏。

    坂本龙一年轻时也是个左翼热血青年,看毛泽东的著作,听左派马克思主义者柄谷行人的讲座。高中时期,他经常去一家叫“维也纳”的咖啡馆,那是日本激进分子的聚集场所,相隔一个店面,就是音乐咖啡馆“风月堂”,据坂本说:“那里聚集了许多感觉前卫的左翼诗人与画家,但是店里的气氛实在令人不敢恭维,所以我们只会去感觉比较粗犷的维也纳。”

    70年代,左翼思潮在日本非常流行,热衷介入现实的艺术家、知识分子,大部分都属于左翼阵营,比如当时知名的左翼马克思主义学者柄谷行人,就曾把坂本龙一奉为座上宾。左翼思想直接影响了坂本龙一的音乐,高中时候和朋友喝酒,他就大言不惭地说:“我们一起解放被资本主义操控的音乐,让我们仿效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精神,用音乐为劳工服务!”(《音乐使人自由》)所以,青年坂本龙一既不满足于温文尔雅的宫廷古典乐,也旗帜鲜明地批判武满彻的民主主义音乐。不过,他在自传《音乐使人自由》中透露:有一次他去武满彻的音乐会门外发传单,本想去斗争他,结果武满彻出现后,和他耐心地谈了30分钟,反而让他觉得相当感动,昔日的斗争对象,转瞬成了他钦佩的前辈。

      吉克隽逸:人生就是这样有高有低
    • 吉克隽逸:人生就是这样有高有低

      很多人认识吉克隽逸是因为“好声音”,那时的她以特有的外形和歌喉,吸引不少粉丝。如今再度参加真人秀节目,吉克隽逸说,如今自己长大了一点,对自己要求更高了。...

        关键词:吉克隽逸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