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娱乐新闻 > 八卦爆料 > 娱乐圈爆料 > 陈昱霖母亲回应吴秀波风波:女儿说她是被陷害的
  • 陈昱霖母亲回应吴秀波风波:女儿说她是被陷害的

    时间:2019-01-22 21:50:28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张香梅 王天琪 张夕

    陈昱霖

    陈昱霖

    近日,吴秀波婚内出轨女演员陈昱霖一事引发网友关注。女方父母发布的公开信显示,吴秀波向公安机关报案称,女方陈昱霖以曝光隐私为要挟勒索钱财,陈昱霖现因涉嫌敲诈勒索罪被捕。

    按照吴秀波的指控,陈昱霖将可能面临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刑罚。1月22日,陈昱霖的母亲向北青报记者证实了上述说法,“目前确实已经对陈昱霖进行了批捕,不过家属和代理律师都还没收到批捕通知书。”关于女方是否曾向吴秀波索要高额分手费的问题,陈昱霖母亲称“因为不是参与人,细节并不清楚。如果我们最后真的有罪,我们也认罪。”

    律师吴法天告诉北青报记者,2018年10月份,女方陈昱霖曾向他咨询与吴秀波感情纠纷一事,当时吴秀波曾提出赔偿千万元,律师曾提醒陈昱霖不要主动提赔偿,不然很可能会涉嫌敲诈勒索罪。

    据了解,我国法律并不禁止索要分手费(索赔数额以实际损失为限),但禁止通过威胁方式,否则构成敲诈勒索罪。因索要“分手费”入刑的案例不在少数,北青报记者查询发现,有女子曾因索要“分手费”最高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吴秀波婚外情女方涉敲诈勒索罪被捕

    连日来,吴秀波婚内出轨女演员陈昱霖长达七年的消息在网络热传。吴秀波婚内出轨后将女方送进监狱,陈昱霖明知男方已婚还与其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双方均引来众多网友的一片指责。

    1月18日晚,女方陈昱霖的父母发布公开信称,自去年中秋节陈昱霖在朋友圈发布与吴秀波婚外情的相关内容后,吴秀波及其经纪公司、律师出面要求陈昱霖澄清所发内容不实,并愿意以经济补偿方式给陈昱霖一笔分手费。之后,陈昱霖与吴秀波达成协议,一直待在国外。期间,吴秀波曾向陈昱霖支付了小部分赔偿,并要求陈昱霖回国商议后续事宜。11月5日,陈昱霖回京被警方带走。吴秀波以“敲诈勒索罪”报警,按照指控,陈昱霖将可能面临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的刑罚。

    1月22日晚,陈昱霖的母亲接受北青报记者的采访,证实了公开信中的说法,“目前警方确实已经对陈昱霖进行了批捕,不过家属和代理律师都还没收到批捕通知书。”

    女方涉敲诈勒索罪被捕后,关于双方感情纠葛的爆料层出不穷。网友纷纷指责吴秀波为“渣男”,多年经营的魅力大叔人设顷刻之间崩塌。随后,陈昱霖也被爆跟了吴秀波之后整容、周游世界、满身奢侈品、坐私人飞机等奢靡生活。更有网友爆料称,分手后,陈昱霖向吴秀波索要数千万甚至上亿的“分手费”,最终才因敲诈勒索被捕。

    律师称吴曾提出赔偿女方千万

    1月19日,律师吴法天在其个人微博中发帖称,他曾在2018年10月、11月期间,就陈吴二人的分手问题给女方陈昱霖提供过法律援助。

    1月22日,北青报记者与吴法天取得了联系。吴法天称,他是在2018年10月20日接到陈昱霖的咨询,最初陈昱霖想委托他去与吴秀波方面进行会面,但一直没有确定见面时间、地点等问题。

    2018年10月26日,陈昱霖再次联系他,并表示已经与吴秀波关系缓和,可以私下来解决两个人的分手问题了。

    去年11月3日,陈昱霖再次找到吴法天,就签订第三方协议的问题进行咨询,“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我刚好有个大案开庭,等到4日的时候我们才详细沟通了情况。陈昱霖在电话里告诉我,吴秀波要给她1000万,但是需要签一个三方协议才行。”吴法天说,陈昱霖在电话中除了告知她吴秀波方面的赔偿外,还向他咨询第三方协议的签订问题,“她和我说,吴秀波让她回国签协议,并问我协议是不是一定要本人签才有效。但是我告诉她,协议是可以委托给律师或者可信的人的,没必要非要她回国来签。”

    吴法天说,通话过程中,他还给了陈昱霖一些建议,让陈昱霖不要主动提赔偿的事情,除非对方主动提起,并建议陈昱霖不要回国,就是担心她在与对方对话时,被对方抓到言语漏洞,对方再以敲诈勒索罪告她。

    独家对话陈昱霖母亲:

    女儿会见律师时说被设计陷害 如果真有罪我们认罪

    北青报:陈昱霖被捕的消息是真的吗?

    陈昱霖母亲:是真的被捕了,我们几个月没见过她了,这期间只有律师可以会见。比起两个月前,我已经冷静多了,现在我们面临着很大的舆论压力,网上有很多的不实说法。

    北青报:你知道陈昱霖和吴秀波交往的事儿吗?

    陈昱霖母亲:女儿初识吴秀波的时候,我们为她结交到一位好前辈好老师感到开心。直到去年2月份,我才知道女儿与吴秀波的这种关系,当时也曾打骂过女儿,但考虑到她当时的身心状况,实在无法苛责太多。陈昱霖的父亲是直到女儿被拘留15天以后瞒不住才知道的。

    北青报:现在网上有很多关于陈昱霖生活奢靡的说法,是这样吗?

    陈昱霖母亲:我们平时没有生活在一起,大部分时候我们都在老家。她是有很多衣服,怎么来的我们确实不知道,但是昨天亲友看到最近的新闻说,这些衣服包包在演艺圈和明星身上根本就不算什么。另外,网传的4套房子并不是真的,陈昱霖在北京只有一套70平的房子,是在2016年买的。网上现在有很多假的截图,我从没有向自媒体说过那些名牌包包都是假的。

    北青报:陈昱霖在会见律师的时候有什么说法吗?

    陈昱霖母亲:律师会见的时候,陈昱霖告诉律师她是被设计陷害的,她是无罪的,这也是我们发声的原因。对方报案说陈昱霖涉嫌敲诈勒索,我们确实不知道他们有哪些证据,就连我们的律师现在也没有看到。

    北青报:陈昱霖到底有没有向吴秀波索要巨额分手费?

    陈昱霖母亲:关于案情方面,我们不是参与的人,细节也不是很清楚。虽然吴法天律师曾联系过我们说可以公开,但吴秀波的律师曾经威胁我们说不要公开,公开的话就把我们抓起来。我们也想知道事实真相,要是最后陈昱霖真的有罪,我们也认罪。

    北青报:当初公开这件事情是为了威胁吴秀波吗?

    陈昱霖母亲:我们从来没想过把吴秀波的名声搞臭,不然你说,哪个母亲愿意把自己女儿是小三,女儿被抓的消息闹的人尽皆知呢?我们实在是没办法了,才选择把这个事情公开的。

    律师解读

    若真索要千万属数额巨大

    将面临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北京明航律师事务所律师戚连峰告诉北青报记者,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被害人使用威胁或要挟的方法,强行索要公私财物的行为。索要分手费并不违反法律,但若以威胁的方式来索要分手费,则涉嫌构成敲诈勒索罪。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若陈昱霖确实向吴秀波“索要1000万”,那么这个数额是巨大的。具体的刑罚判定,要从敲诈勒索的金额、次数、手段、恶劣程度等各个度角来综合判定。同时,当事人认罪、悔罪的态度也会对量刑有一定影响。

    背景链接

    有女子索要“分手费”最高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北青报记者在查询裁判文书网上查询到,有数例女子因索要“分手费”构成敲诈勒索罪的案例。在这些案例中,多名女子索要的“分手费”金额巨大。

    2016年,陕西省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刑事判决书称,刘某在未告知屈琪琪本人已婚的情况下,与其确立男女朋友关系。之后,屈琪琪在得知刘某已婚的情况后,以曝光二人关系或走司法程序相威胁,迫使刘某写下赔偿她精神损失的100万元欠条。

    法院认为,屈琪琪在受到感情欺骗后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要挟方法勒索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敲诈勒索罪,应依法惩处。但其犯罪行为因未能达到,属犯罪未遂,依法可以减轻处罚。故判处屈琪琪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四年,并处罚金9000元。

    在另一案例中,一女子因索要90万,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

    据陕西省晋城市城区人民法院2014年发布的刑事判决书,2007年8月份左右,贾小雅与张某某系情人关系。2010年4月,二人产生矛盾,协商分手。2011年11月份贾某某以曝光二人关系、举报张某某为由要挟,向张某某索要了50万元。

    判决书显示,贾小雅多次敲诈勒索共90万元。2012年6月份左右,贾小雅将2011年索要的50万元交给张某某让其放贷,在十几天内又强行向张某某索要10万元利息,张某某无奈于2012年7月10日汇给贾小雅60万元。而后贾又多次给张某某打电话、发短信,以曝光二人关系为由相要挟,先后向张某某索要买房款20万元、分手费10万元,张某某分多次交给贾小雅共30万元。

    贾小雅认为,这90万元钱是张某某自愿给的,认为自己不是敲诈勒索。

    但法院认为,二人在交往期间,张某某是自愿支付贾小雅20万元分手费的,但二人分手后,张某某受到贾小雅的威胁,不愿将二人的情人私情公布于众,从而支付贾小雅的90万元非自愿。

    最后,法院判决贾小雅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90000元,认为其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与被害人张某某分手后,采取发短信等手段威胁被害人,强行索取被害人钱财,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

    此外,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一案例中,一女子在索要“分手费”后,因将款项退还给男方,最后虽被判处敲诈勒索罪,但被免予刑事处罚。

    山西省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6年发布的刑事裁判书显示,张某某离异带一儿子生活,与孟某某在做生意过程中相识,并保持了四年不正当男女关系。期间,双方互有经济往来,后因感情纠葛,几度分手未果。2014年初,孟某某再次提出分手,张某某通过电话和短信向孟某某索要分手费,孟某某在同意支付张某某30万元分手费后,于2014年3月12日向公安机关报案。同年3月19日,孟某某以转账方式给付张某某10万元,后双方经电话协商,剩余20万元不再给付。案发后,被告人张某某家属退还被害人孟某某全部款项。

    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某某以短息、电话等方式多次威胁被害人索要分手费,其行为构成敲诈勒索罪。鉴于被告人张某某与被害人有不正当男女关系,初期被告人是以和被害人结婚为目的,并无非法占有他人财产的故意;其次,张某某收到孟某某10万元汇款后,明确表示不要剩余20万元。案发后,张某某家属已将赃款全部退还孟某某,并取得谅解。且张某某系初犯,主观恶性较小,社会危害性也相对较小。法院判决,被告人张某某犯敲诈勒索罪,免予刑事处罚。

    最近更新
    推荐资讯